诗词歌赋 旅夜書懷

旅夜書懷

〈旅夜書懷〉杜甫

細草微風岸,危檣獨夜舟。

星垂平野闊,月湧大江流。

名豈文章著,官應老病休。

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

 

步在夜晚的江岸,凜冽的風如刃刮過他面頰,似是漫天讒言成傷無形無數。他瞇細了眼,凝望江上的一葉孤舟續它的漂泊如他,而他的寂寞如它的危檣孤聳。漫天繁燦映入江中,就像淒落,襯得這原野闊如天穹。而那銀輝還覺不足夠,盪入江流,洶湧出幾代賢英的豪慨。

是為了什麼因由走上這條路,他已遺忘,明明是決意深刻於心的呀!那志懷、那宏望,但記憶卻像滯留在落地的第一聲啼哭中,離得遠了,太遠太遠。於是他失了方向,筆下文章就算名布天下,亦無法再為他指明應走之道,正直之道。是歲月坎坷了前路,又或髮蒼視茫的傷感礙住了腳步,人生、官場他竟無一不惘。

人皆稱天地之大。天地之大,若鴻鵠在中不得展翅,那麼以狹隘稱之又何妨?而他,他這一離了群的孤鷗,竟想望在這狹隘中,撲騰出半個民安盛世。「懸念當了。」思緒回歸。逝者如斯,前人不見,後人不及。於白日、於詩三百中,養著了一個哀壯的夢。

分享
前一篇文章京華煙雲35
下一篇文章京華煙雲36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