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雕细刻 老木工阿庆伯的故事 (八)...

老木工阿庆伯的故事 (八)

分享

 

阿庆熟练的木工技艺却也在这个时候挽救了他。原来日本政府为了能够快速地生产军事装备,在南台湾的高雄设立了一座木工工厂,主要即是生产军机上所需使用到的座椅。因此拥有木工手艺的阿庆,便在朋友的介绍之下,进入了这座工厂而躲过了成为战场上炮灰的厄运。

在这座日本工厂里,阿庆第一次使用到了机器。快速的动作、整齐画一的成果,而且几乎不必使用到太多的人力,年轻的阿庆初时为这种现代化的发明感到无比的惊奇与兴奋。但是才几天后下来,阿庆却慢慢地感到了厌倦。

由于机器取代了人工,使得人与木料之间的关系疏远了,无法在制作过程中直接去感受木料,让阿庆觉得浑身不自在。看著那一批批从机器中依序产出的半成品,阿庆没有了那种因为出自自己双手来完成的喜悦。阿庆拿起一块从刨木机送出来的木材细细端详,他发现,虽然由机器所刨成的木材既快速又整齐,但是却缺乏了一种温润的感觉–那是经过人的双手操作刨刀而在木料上所形成的一种层次分明与饱和的感觉。

阿庆现在完全不觉得是自己在生产著产品,而是那庞大且充满震耳噪音的机器在生产著,而他只不过是一个看顾著机器的操作员。

然而,虽然立刻对这份工作厌烦了,但是阿庆却不能任性的就这么辞去这份工作,否则战场的残酷将在前面迎接著他。在百般无奈之下,阿庆只得捡拾一些生产过程中剩下的零碎木料,在工作之余,利用他的巧手将这些被认为没用的废弃物品,制作成一个个小巧的家具模型。

没想到,阿庆为了满足自己对于木材的情感所做出来的这些小玩意儿,不久后却成为工厂内日籍管理员与工程师竞相搜集的对象,他们央求阿庆能多做一些,甚至愿意给他更多的自由时间,好让他能有时间来满足他们的需要。

阿庆记得,有一次一位日籍工程师从他的手中小心翼翼的接过一个刚完成的神桌模型时,眼中充满著既佩服又崇敬的眼光,在仔细把玩之后,又是嫉妒又是赞叹的脱口而出:「这!就是中国啊!」

四年后,战争结束了,阿庆赶忙收拾了行李回到故乡。此时,这个小镇一片萧条,原本还算热闹的街道因为海边的晒盐场被误认为是日军的机场,而被盟军轰炸得处处疮痍,而每间木作坊也几乎都处于停业的状态。

不知如何是好的阿庆,只有来到已退休的阿成师家里向他讨点意见。

满头苍发、双目却依然铄铄有神的阿成师皱著眉头对阿庆说:「说实在的,我一世人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景况,你要问我的意见,我一时半刻也很难有什么想法。」

阿庆其实也不意外,他知道,在现在这么混乱的局面,什么事也都很难有个准儿的。他今天说是要来请教阿成师的意见,心里倒是有大半原因是想来探望这个久未见面的老师的。

师徒两人沈默了一会儿,阿成师又说话了:

「依照我的看法,咱们镇里一、两年内是很难有什么出头的,战争刚结束,大家生活都穷,要添置什么新家具是不太可能。照我在看,与其在镇里等机会,倒不如出去外面找机会,你阿和伯那时候说的也是不错,依你的能力,到外面去历练历练是有好没坏的。现在这种看起来是走投无路的情况,对你来说,说不定正好就是个机会啊!」

师徒俩又对坐了好一会儿,聊聊这些年来的变化与遭遇。在临走前,阿庆从包包里兜出一组传统家具的模型,从太师椅、花几、茶几到神明桌,一应俱全,这是他在日本工厂里偷闲做的,自己也留下了一套,特别是要送给阿成师的。

阿成师眯起眼睛看著这一组比例正确、制作精美的模型,随后又一个个拿起里外上下端详,发现这组小玩意儿连接合都是采用最正统的榫接方式制作,心中不觉开怀大乐。他看看阿庆、又看看那组模型,乐呵呵的不知是在称赞著哪一个:

「哈哈!真好!真好!真是宝啊!」

阿庆告别后临出门前,阿成师突然跑出了个念头,于是拉住阿庆给了个建议:「也许你应该去找阿和伯问问,他外头人面广,说不定可以帮你一些忙。」

说到阿和伯,阿庆不禁想起出师那天发生的事,当下感到有些为难。他踌躇不决地对阿成师说:「这样好吗?那时候我当面让他下不了台,现在再去找人家帮忙,这好像有些…」

阿成师呵呵的笑了两声,对阿庆说道: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样傻啊!咱们做木工的个性本来就比较耿直,大家一两句话里有些冲突,你阿和伯怎么会放在心上呢!何况,若要说得罪,那天我可能罪比较大吧!呵呵。」

不待阿庆回答,阿成师接著又说了:

「你知道吗?你那天的表现,阿和仔可是非常欣赏的,他后来逢人就说,咱们做木工人里面出了一个阿庆,有原则、有骨气、知道感恩,未来一定会替咱们做木工的挣一口气的!」

听到这里,阿庆心里有点惊讶,更是感到激动万分,从他踏入木工这一行以来,相助的贵人就不曾断过,眼前的阿成师不说,想不到连辈份有别、交往不深的阿和伯,都如此的看重他。

阿庆深深的向阿成师行了个礼,眼眶泛红的说著:「多谢师父的指点,我一定会好好努力,不会让师父丢脸的。」

阿成师最怕阿庆那双容易激动的眼睛,想不到三十出头岁的人了,还是像十多年前一样动不动就红了眼眶,于是他赶忙地挥了挥手,催促著阿庆:「好了,好了,赶快去找阿和伯吧,找到个工作比较重要,不要让家里人饿著肚子了!」

说著,阿成师藉口要抱孙子回过头走进了房间,阿庆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后,才慢慢地踱开脚步,往阿和伯家里走去。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