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影音 【视频】暗访婚介“富婆”全...

【视频】暗访婚介“富婆”全是假的

分享
{wmv}/Video/TopNews/FuPo{/wmv}
暗访录像 

刘先生曾被婚姻中介骗过,上周二他给记者提供了十几则征婚广告,“我愿意配合你们揭露他们的骗局”。

记者详细浏览了这些广告,发现广告中的征婚女子都有明显的共同点:很有钱,丈夫得病或因意外死亡,留下了大笔遗产或赔偿金。

沈阳真有这么多单身“富婆”吗?在刘先生的配合下,记者对沈阳10家婚介所进行了为期一周的暗访,结果令人吃惊,这些婚介所,无论是有执照的还是没执照的,都在用“富婆”诱人上钩,收取中介费。

 

揭秘

在记者的暗访中,不难发现这些利用“富婆”和雇她们的婚介所都有明显的共同点。

与应征者见面就同意

这些单身“富婆”对应征者基本没有什么要求,协助记者采访的刘先生身高只有1.64,由于长期帮助民工在沈阳寻职,已经50岁的刘哥脸色黑红。然而,在刘先生配合记者采访的所到之处,那些“富婆”居然没有一个不同意和刘哥相处的。

在沈阳市怀远门附近金星大厦A401的一家执照不全的“黑”婚姻中介,一名40来岁、身高 1.68的“女老板”与刘先生“一见钟情”。“黑”婚介立刻让刘先生交100元中介费,“女老板”也在一旁说“咱俩要是处上了,你就给我管理厂子”。刘哥拒交钱后,婚介所又管刘先生要了5元钱的电话费。

注重自我包装和宣传

记者暗访的这些婚介所都非常注重自我形象的包装和宣传。

记者在沈阳市和平区文新大厦的一家婚介所进行暗访时发现,只有十多平方米的写字间挂着两块宣传板,上面都是一家沈阳市非常有名的婚介所的资料。

在皇姑区北行商业街国美电器附近一家中介所,记者注意到,他们的墙上挂着许多锦旗、牌匾,可锦旗中有的却并不是赠给这家婚介所的。

处上就狮子大开口

那位当场被记者揭穿的婚介所负责人说,婚托大部分会和征婚人处上几天,之后就狮子大开口,让征婚人带着去逛街、吃饭、买衣服。记者从中街一家商店的服务员处了解到这样一件事实,服务员经常看到一个中年女子来店里买衣服,基本上10天左右,她身边的男子就会换一个,而每名男子为她买的衣服,几天后就被她退掉换钱。时间一长,大家都知道她是附近一家婚介所的婚托。

暗访一

见面不到5分钟就让交钱

“贫苦出身的女老板,38岁,夫与子在一次旅游途中不幸身亡……内心渴望有位体贴她包容她的男士与之共同生活携手商海……地区城乡贫富不限,只求真心实意。024-81212×××。”

记者拨通了广告上的电话号码,对方没有告之婚介所的具体地址,只是说“你到北行之后打电话就行了,有人接你”,大有秘密接头的味道。

上周五,记者与假装为“征婚者”的朋友来到了沈阳市皇姑区北行商业街,当再次接通婚介电话后,对方让记者到国美电器门前等候。

大约10多分钟后,一名高个女子将记者与朋友领到了国美电器东侧的一个平房里。

进屋后,屋内的一名壮汉将记者推到了北屋,“你在那屋呆着,他去见人。”在北屋,记者发现门上有个“猫眼”,可向外看却看不清楚。原来,这是个反装“猫眼”,外面的人可以把里面人的行为看得一清二楚。

不到5分钟的时间,记者的朋友就出来了。“没钱赶紧走。”壮汉大声催赶,而一名女子也急匆匆地从南屋往外走,记者的朋友说,此女子正是那名“女老板”。

记者想追出去问个究竟,却被壮汉拽回来,“这是规矩,你们去刨了我们的‘地道’怎么办?”

朋友告诉记者,进屋后他也没看到女方的任何资料,壮汉就问双方是否同意,那个女子先点的头,当记者的朋友也表示同意时,壮汉立即催促记者的朋友交100元中介费。

暗访二

百万“女老板”乘公交溜掉

沈阳市和平区文新大厦的一家婚介所登出了这样一则征婚广告:“32岁,善良貌美无孩父母双逝,前夫丧于车祸,为她留下年收入百万实体和商楼,无助的她更需要善良真情男士为友,地区年龄婚况职业孩不限。024-82126×××。”

在婚介所的安排下,记者见到了这个32岁的女老板。记者要求看“女老板”身份证时,她拿出来晃了一下就收了回去。记者询问其开的是什么工厂时,她说是一个面包厂。当记者进一步追问“什么牌子的”,“女老板”吞吞吐吐地说“没牌子,往市场上送”。

当记者将暗访机器稍稍调整的时候,这个“女老板”转身出去了,记者跟出去看个究竟,却发现这个号称“身家百万”的“女老板”竟乘坐一辆公交车溜掉了。

暗访三

婚介拒退钱“你爱找谁找谁”

414,记者跟随刘先生来到了在沈阳市魅力厨房大酒店楼上的“都市情缘婚介所”。

刘先生只身走进去后,一名穿红衣服的“富婆”与刘先生见了面。

刘先生说,他与“富婆”只说了三句话后,婚介所的人就马上催促“她已经同意了,别磨叽了,赶紧交钱”。刘先生交了50元钱后,婚介所的人只给他开了一张白条作为收据,上面连个戳都没有。

随后,刘先生要求看一下“富婆”的具体资料。然而,在登记表上除了“李晓曼,1000元广告费”之外,什么也没有。刘先生提出能否与见面女子进一步相处时,“都市情缘婚介所”的负责人表示,“那得再交150元”。

刘先生走后,按照记者的意图打电话与婚介所商量“我花了50块钱,连对方的身份证都没看到,你们能不能把我交的钱退给我?”婚介所的负责人表示“那不可能”。

刘先生警告说,要是不退钱,就会去找民政部门,对方满不在乎地说“你爱找谁找谁”。

婚介人自曝婚托是普遍存在的现象

在沈河区中街的一家婚介所,打出了一则广告:“女军官”,丧夫,拥有一家三层楼的医院和一家生物制药厂,对应征者条件很宽松。

记者在婚介所的安排下,于上周日下午见到了这名“女军官”,没说几句话后,记者亮出了自己的身份,这个原本仪态端庄的“女军官”立刻变了脸色,拔腿就跑。

婚介所的负责人羞愧地承认,这个“女军官”是个“托儿”。

这名负责人说,现在很多婚介公司都这样,这些“富婆”婚托一般在每个征婚者的中介费中提成20元到30元。

他说,婚托的出现已将整个婚介行业搅乱了,使得行业的公信度下降,而不利用婚托,一些小的婚介所就无法生存,结果就造成了恶性循环。你有“富婆”,我就有“军官富婆”;你有百万家产,我就有房有车。一时间,“富婆”占据了大部分婚介市场。

婚托使一些善良人受到了伤害,他们便到处投诉。沈阳市曾有一名生活拮据的男子被婚托欺骗之后,欲投河自杀。有报道称,去年有关婚托的投诉高达3000起。

做婚托也不是没有“风险”,一些不法分子就盯准了婚托。他们钻婚介所对征婚者身份审查不严格的空子,把婚托领出去,实施抢劫、强奸。沈阳市前不久就破获了一起婚托被碎尸的案件。

一位知情人士说,按照规定,凡是正规的婚介所,室内都会悬挂“沈阳市婚姻家庭建设协会会员单位”的牌匾,对征婚者确认身份,需要提供身份证、单身证明、最高学历证明等证件,而且都实行会员制管理。

这名知情人士分析,之所以会出现婚托泛滥的现象,一方面是因为征婚者对婚介所行业管理制度不知情,另外这些管理制度在执行和监管上也存在问题,某些相关的职能部门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辽沈晚报记者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