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世代相传的《铡美案》

世代相传的《铡美案》

陈世美,宋朝均州人,家里很穷,读书很用功。妻子秦香莲供奉公婆,教养儿女,每日织布纺线,维持全家生活。 这一年,陈世美上京赶考,父母妻子叮嘱再三:考中考不中,早些回来。

陈世美到京城,不日竟然高中状元。照例新科状元要夸官游宫,跟随的太监透风说:国太有招驸马的意思,陈世美沉思起来。果然,太后召见陈世美,问他家里情况。陈世美一狠心说父母早亡,尚未娶妻。国太很高兴。陈世美和皇姑成亲那天,文武百官都来紫樨宫祝贺,热闹非凡。

自从陈世美进京,家里就杳无音信,父母思念成病,秦香莲当了纺车给公婆看病。连着三年均州大旱,米价一日三涨,二老活活饿死,秦香莲剪了头发换了芦席,埋了老人。母子三人一路乞讨来找陈世美。到了京城,听说陈世美中了状元,秦香莲可高兴了,又听说招了驸马,不禁忧愁起来。第二天求人带她们去找。来到紫樨宫,秦香莲说“驸马的同乡求见”。一会儿门官出来说:“驸马爷叫赏你一顿饱饭,叫你走。”秦香莲说“冬哥和春妹的娘求见”。一儿会门官出来说:“驸马爷说不认识,给你锭银子,叫你走。”秦香莲就说“陈世美的妻子求见”。门官怔住了,说:“把你的围裙撕下一半给我。”秦香莲会意,带着冬哥和春妹跑进大堂,门官跟在后面。陈世美狠狠让门官滚出去,看着秦香莲和一双孩子,陈世美犹豫半晌,但一想到欺君之罪,便说:“你是何人?敢闯进宫来!”秦香莲站起来说:“你难道不认识我了?我是你妻子秦香莲呀!”陈世美把脸一沉:“不要胡说,快出去!”

秦香莲悲痛的说:“自从你走后,家乡连年荒旱,你父母饿死,……”陈世美也难过起来,狠心说:“快滚!”秦香莲指着孩子说:“不认我也罢了,这两个孩子可是你的亲骨肉,不要让他们挨饿,把他们留下吧!”陈世美咬咬牙,拔出宝剑,吓唬道:“你要不走,这口剑对你不利!”秦香莲丝毫不怕,说:“这剑还是留给你自己吧!你欺骗皇上是不忠。不顾父母是不孝。不认妻儿是不仁不义。”陈世美恼羞成怒,命家人把秦香莲拖出去。

路人很同情秦香莲,带她们找人去写状子,可人家一听是告当朝驸马,都不敢写。

这时正好有官轿路过,秦香莲便拦轿喊冤。这轿子里正是三朝元老老丞相王延龄,他听了秦香莲的哭诉,就去见陈世美。陈世美将老丞相迎进宫里,王延龄屏退左右,语重心长地劝陈世美,最后说:“皇帝要见罪,有我担待!”陈世美狠狠心说:“我早已向皇上奏明,我父母早亡,没有妻儿。你这分明是有意想陷害我!”王延龄见他绝情绝义,走出来,叫秦香莲她们去找包公做主。

陈世美心想“无毒不丈夫”,竟把家将韩琪找来,给他一把刀叫他去杀秦香莲母子。韩琪赶到庙里要杀秦香莲,秦香莲惊恐地说:“我和你一无仇,二无恨,为什么要杀我们?”韩琪怔了一下,便盘问秦香莲。听了之后很吃惊:“驸马说是他仇人,原是他妻子。”韩琪看着母子三人,左思右想下不了手,但又无法回去交差,用刀自刎了。

包公刚回京城,就见母子三人手捧刀拦轿喊冤。包公见刀上写着“紫樨宫”,很纳闷。秦香莲把陈世美不认母子,韩琪自尽的经过诉说一遍,包公叫她们母子随轿回开封府,一面叫王朝去庙里验尸。王朝回来,包公叫去请驸马。驸马等韩琪等得正焦心,听包公有请,拿着皇上赐他的上方剑来了。寒暄之后,包公问他乡间有无妻子,陈世美一口咬定父母早死,无妻无子。包公就叫秦香莲母子出来。陈世美见了很吃惊,拔剑要杀秦香莲,包公拦住。陈世美就要走。包公说:“你既来了,等案子结了再回去。”随即吩咐升堂。秦香莲告陈世美:欺骗皇帝,饿死父母,杀妻灭子,逼死韩琪。陈世美反赖秦香莲冒认官亲,以下犯上。包公道:“你派人行刺,还敢抵赖。”叫王朝拿出韩琪的钢刀和刀鞘。陈世美见人证物证都在,不说话就走。包公说:“你走不了了。”命左右摘取陈世美的乌纱脱了蟒袍,打入大牢。

皇姑赶到开封府,质问包公,包公将陈世美的罪过告诉她,皇姑要鞭打秦香莲,包公止住。国太来了,怒气冲冲斥责包公。包公说:“我只知道王子犯法,与民同罪!”

皇姑和国太办法用尽,在大堂上胡闹起来,国太说:“你不放驸马,我就不回宫!”

包公看国太变脸,恐事态闹大,犹豫一会,叫王朝取出自己俸银三百两,对秦香莲说:“这案子难办,你拿着这些银子,带着孩子回去吧! ”秦香莲非常难过,不接银子,说:“人家都说包相爷是清官,不想也官官相护。从今以后,我屈死也不喊冤了。”

包公被刺痛了,下了决心。叫带陈世美上堂来。吩咐左右准备虎头铜铡,高叫一声:“抬下去,开铡!”国太和皇姑急忙去拦,已经来不及了。陈世美被铡死,皇姑晕了过去,国太一面大哭,一面大骂包公。包公面无惧色,手捧乌纱说:“走!去见皇帝!”

在中国古代,只有简单的王法。官府判案,敢于犯法者打板子,再坏的完全丧失了人的德性的就杀头。象杀陈世美这样道德败坏的人在历史上留下了警训,《铡美案》的故事世代相传。

我的母亲没有读过书,当说谁没良心时,她就说是陈世美。当感叹谁命苦时,就说是秦香莲。当我要骄傲起来时,就说要走麦城。……这些都是她看戏看的,可是她一辈子诚实善良,鸡都不敢杀一只。

在所谓“依法治国、以德治国”的当今中国,新法律层出不穷,三天两头严打,公审、监狱、劳教劳改不一而足,可是大白天你走在大马路上都没有安全感。那些执法者对老百姓作威作福,对待千百万善良的信仰“真善忍”的群众,更是无法无天。老百姓上访无路,投诉无门。正义人士的呐喊被禁声,报道真相的媒体被封杀。整天空喊着的冠冕堂皇的道德口号,实质上贪污腐化烂至骨髓,社会丧失了是非曲直、善恶评判的坐标……

你说社会是在进步还是在退步?

(转自《卡通之窗》)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