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长江:背不动中国石化产业带...

长江:背不动中国石化产业带

在国内外石化产业结构调整的大背景下,我国沿海沿江地区掀起了一股“石化风”,水资源丰富的长江沿岸,更是让国内外化工企业趋之若鹜。与此同时,沿江一些地方政府由于盲目追求GDP增长,对这股风潮推波助澜。而在快速、大量上马化工项目的同时,由于缺乏整体规划及对环境影响的评估,长江流域石化产业布局混乱分散,存在重大污染隐患,“母亲河”的生态环境受到严重威胁。

重化工热潮席卷长江“母亲河”

最近,记者在长江沿岸采访,充分感受到各地大上化工项目的“热情”。

位于江西省九江市湖口县的金沙湾工业园,是长江岸边新兴的化工园区。记者在园区内看到,目前已有十几家化工企业入驻,不少高耸的烟囱正在向空中排放出滚滚黑烟,一些企业正在通过明管或暗道,肆无忌惮地将大量工业废水排向长江。据说,这个园区还在加紧引进新的化工项目,园区面积也在不断扩大紧挨湖口县的彭泽县也“不甘示弱”,在长江岸边规划了一个化工园区,目前正在紧锣密鼓地招商引资,拉开了大干一场的架势。记者在现场看到,在长江干流彭泽段沿岸,一大片一大片已经平整好的土地正待建厂,一辆辆装运车满载砂土正在施工。远处十多幢化工厂房已拔地而起,工人们正在紧张地作业。

记者了解到,湖口和彭泽两县只是九江市热衷于发展化工产业的一个缩影。而九江市又只是长江沿岸大上化工产业的一个缩影。

记者了解到,地处长江上游地区的四川省泸州市利用自身丰富的煤、硫和天然气资源,在60多公里长的长江沿线上规划建设了纳溪、合江等4个化工园区,主要发展煤化工、精细化工、医药化工等,要力争将泸州建成“西部化工城”;重庆市利用天然气资源,在位于三峡库区的长寿、万州、涪陵发展天然气化工等;武汉化工发展区计划依托葛化集团,以化工新材料为主,以新领域精细化工为辅,利用良好的水域建港条件和北湖新城的发展,建设化工型港口城镇……

专家指出,随着我国经济发展对化工产品的需求日渐增加,以及化工行业结构调整的大力推动,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长江下游的一些地方就掀起了一股兴建化工园区的热潮。近年来,这股热潮已蔓延至整个长江沿岸。长江水利委员会水资源保护局水保护处处长穆宏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从长江上游往下走,在漫长的长江沿线上,四川、重庆、湖北、江西、江苏的许多地方政府,都强烈表达了发展重化工业的愿望,将发展重化工产业作为地方经济增长点,并且都宣称有发展重化工业的区位优势和资源优势。

长江水利委员会提供的数据显示,全国21326家化工企业中,位于长江沿岸的有近万家。目前,长江流域正在建设或规划的化工园区就有20多个。在长三角16个城市中,把石油、化工等列为主导产业的有8个。当前,长江沿岸化工产业布局已呈现出中央直属化工企业、地方化工企业和中外合资化工企业共同“跑马圈地”的态势。

政绩观催生“大石化风”

长江流域方兴未艾的“石化风”,其成因绝不仅限于市场需求推动及国内外石化产业结构调整的大背景。穆宏强指出,长江流域重化工业项目如此炙手可热,其原因之一在于沿江许多地方政府官员为了出政绩,盲目追求GDP增长。因为重化工业产业关联度高,延伸的产业链条长,一个大石化项目往往可以衍生数十、数百个中小型项目,能够带动整个经济发展,对GDP和税收的贡献最大。

重庆、湖北等省市的一些地方政府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坦言,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长江流域有着丰富的水资源和原材料资源以及便利的航运条件,发展重化工产业得天独厚。

但急功近利的结果,是长江流域化工产业的发展充满了盲目性。记者了解到,长江流域的一些化工园区根本没有进行充分的可行性论证,甚至规划还在进行之中,就开始对外进行大规模宣传和招商活动。一些园区因此分割成几个小园区,跨区域建设。如泸州化工园区就一分为四,散布在60多公里长的长江沿线上,很难实现化工园区资源共享、集中治污所带来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长江水利委员会环保专家翁立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前长江流域许多省市不顾资源承载力和环境容量,盲目争上石化项目,特别是一些小型石化企业和石化园区,布局在环境敏感区,环境污染严重,而环境治理手段十分落后,这势必给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带来隐患。据初步统计,在总投资近10152亿元的7555个化工石化建设项目中,81%布设在包括三峡库区、南水北调输水干渠沿线在内的江河水域和人口密集区等环境敏感区域,其中45%为重大风险源。

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在盲目追求政绩、大上化工产业风气的催动下,长江沿岸一些地方在招商引资过程中环境门槛过低,给一些化工企业的“污染性转移”提供了可乘之机。记者在九江市湖口县金沙湾工业园采访时就发现,这一化工园区从2002年启动建设,到目前为止所引进的10多家企业,大都为染料、硫酸、农药等容易对环境造成污染的企业,它们多数是从沿海发达地区尤其是江苏和浙江转移过来的。记者在这儿暗访时发现,多条排污暗管从工业园背面直接伸入长江,令人作呕的污水源源不断地偷排进江,在江面上形成污染带。

石化布局混乱,生态环境面临威胁

化工产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同时又是工业生产中的污染大户之一。据国家环保总局对全国10778个化工企业“三废”排放情况统计表明,1999年全国化工废水排放量占我国工业废水排放总量的32.3%,居第一位;化工废水中列入国家总量控制的8种水污染物中石油类、氰化物、挥发酚、硫化物和砷的排放量居第一位;化工危险废物产生量也高居首位。有鉴于此,在被称为“母亲河”的长江沿岸发展化工产业,必须将污染控制和治理放到首位。但让人担忧的是,由于盲目、快速、大量上马化工项目,长江沿岸的化工产业存在重大环境隐患,对长江的生态安全构成了威胁。

记者沿长江一路采访,长江污染之重令人触目惊心。长江水利委员会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长江水质在过去10年中不断恶化,仅在2005年便有大约300亿吨的工业废水排入长江,与1998年相比增加了50%。目前,大约27.5%的长江水体已经遭到严重污染,水质低于三类标准。长江流域湖泊半数以上已处于富营养化状态,沿江城市500余个取水口受到不同程度污染,住在江边没水吃的现象普遍存在。

位于湖北省石首市的楚源精细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长江仅一堤之隔。谁能想到,这个现有11家子公司、总资产近20亿元的大企业,其高额利润和迅猛发展,却是以牺牲长江生态和周边居民的生存环境为代价换来的。

像楚源公司一样,对长江生态构成重大威胁的化工企业在长江沿岸并不鲜见。由于缺乏科学发展的整体规划,目前以部门利益和地方利益为出发点的石化产业发展布局,使得长江流域化工企业布局混乱分散,化工园区无序发展,出现了遍地开花的发展态势。而由于环保措施不到位,其中一些企业不仅污染严重,还为发生重大污染事件埋下了严重隐患,一旦发生污染事故,后果不堪设想。

记者在重庆、湖北、江西等沿江省市采访时还发现,至今为止没有一个地区对大型化工园区所在区域的环境容量即环境承载能力进行科学测算。环境专家对此十分担忧,他们认为:即便是每个项目都达标排放,但由于整个区域环境承载能力的限制,许多大型化工园区或项目聚集在一起,还是会产生污染叠加效应,造成严重的生态灾难。

来源:中国水运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