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长江水生生物危机

长江水生生物危机

分享

“如今在长江流域,鲥鱼已难觅踪影,濒于灭绝。”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副所长陈大庆日前在第十一届世界生命湖泊大会上如是说。

  

昔日水中西施,如今难觅风采

  鲥鱼,江海洄游型鱼类,其营养丰富,具有很高的药用价值,为我国珍稀名贵经济鱼,被列入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网得西施国色真,诗云南国有佳人。”这是清代诗人谢塘赞美鲥鱼的诗句。苏东坡、何景明、郑板桥等诗人也赋诗称鲥鱼为“南国绝色之佳”。而今天,人们难睹鲥鱼美丽的风采。陈大庆说,长江鲥鱼趋于灭绝主要表现为产量下降,不能形成鱼汛。据统计,1968年至1977年的十年间,长江鲥鱼年平均产量为49.2万公斤。从1984年开始,产量开始急剧下降,1986年仅为1.2万公斤。现在的长江基本上捕不到鲥鱼。另一方面,长江鲥鱼产卵群体连年呈现出低龄化和小型化特点。群体平均年龄下降,资源呈明显衰退迹象。记者在芜湖、九江等地采访时,当地渔民告诉记者,他们现在基本捕不到鲥鱼了,现年70多岁的芜湖渔民陈大爷说:“二十年前,我们一网下去能捕一二百斤鲥鱼,现在我已七八年没有捕到这种鱼了。”据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流域水资源保护局统计,江苏、安徽、上海每日排放的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达121.9万吨。陈大庆说:“这些含有各种有毒物质的废水排入江湖中,给长江鲥鱼的正常洄游、产卵、孵化、仔幼鱼的发育生长造成严重的影响,导致长江鲥鱼种群衰退;加上捕捞强度过大,鲥鱼趋于灭绝。”

  

长江水生生物,面临三大杀手

有关专家指出,长江生物种群和数量减少,主要受水域环境污染、过度捕捞等因素的影响。据长江流域水资源保护局统计,2005年,长江沿岸年污水排放量已达280多亿吨,长江大部分水域均已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导致水生生物环境被破坏。另据统计,长江流域分布着各类渔船2万多艘,专业捕捞渔民5万多人,另有兼业捕捞渔民20多万人。近三年,长江沿岸十省市每年查获违规捕捞船就达7560艘次。捕捞强度过大,造成水生生物资源日益衰退,而电、毒、炸鱼等非法作业,又进一步加剧了这种趋势,导致经济鱼类日趋低龄化、小型化、低值化,捕捞生产效益显著下降。农业部渔业局副局长陈毅德介绍说,水电工程建设、采砂作业等人类活动,直接影响各类水生生物的栖息场所及环境,水生生物洄游通道被人为切断。记者了解到,沿江两岸一些火电站,没有将温排水冷却,就直接排入长江,造成江水温度升高,影响鱼类产卵,甚至造成幼鱼死亡。

维护生物多样性,实行禁渔期制度

长江流域是中国众多珍稀濒危水生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繁衍场所,拥有白鳍豚、中华鲟、白鲟、江豚、大鲵、胭脂鱼等国家一二级重点保护水生野生动物,其中白鳍豚、白鲟、胭脂鱼等为长江特有鱼种。统计资料表明,长江流域现有水生生物1100多种,其中有鱼类370多种、底栖动物220多种、水生植物214种。这些水生生物资源在维系长江流域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保障国家生态安全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水生生物学家警示:白鳍豚总数已不足百头,如再不采取特殊措施加紧抢救,它将在二十年之内彻底灭绝。长江刀鱼遍身银鳞,形如利剑,“恣看收网出银刀”,这是苏轼对刀鱼的比喻。长江刀鱼宛若剑术高超的侠士,在晴空里表演着神奇的剑术。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资源研究室主任施炜纲说,1998年左右,首先是南京没有了渔汛,后来,镇江、扬州长江刀鱼产量也锐减。长江刀鱼人工繁殖还没成功,如果不珍惜,也许连种群都保不住。被列为国家一二级野生保护动物的中华鲟、白鲟、达氏鲟、扬子鳄、江豚、胭脂鱼、淞江鲈等,种群数量呈逐年下降趋势。据农业部渔业局介绍,为养护和合理利用长江渔业资源,促进长江渔业可持续发展,农业部从2003年起在长江流域全面实行禁渔期制度。目前,长江流域的禁渔范围包括云南德钦县以下至长江河口的长江干流,以及汉江、岷江、嘉陵江、乌江、赤水河等一级通江支流和鄱阳湖区、洞庭湖区。这个制度实行四年来,有效地削减了捕捞强度,改善了鱼类生存环境。与此同时,为保护长江水生生物多样性和恢复渔业资源,农业部及长江沿线各地渔业主管部门已累计向长江及主要湖泊投放各种水生动物原种苗种5亿尾左右,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长江水生生物资源不断下降的趋势。另外,我国正在编制实施《长江水生生物资源保护规划》,将为长江水生生物资源保护管理工作提供技术支撑。长江作为中国第一大江河,不仅是中华文明的摇篮之一,也是中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摇篮之一。

(转自:新华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