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什么是妈妈,我没感觉

什么是妈妈,我没感觉

分享

当一脸稚气的小羊走进虹口法院的法庭时,她身上穿的那件大红号服上的字格外显眼。记者很难想象,眼前这个刚满20岁的女孩,已经因同样的罪名第三次被逮捕了。从17岁开始,小羊就混入本市近20所市区重点中学和职校,疯狂盗窃学生的手机、数码产品等等,她连连得手,并把非法所得的钱财全部用于自己的挥霍。因为系累犯,昨天,她被虹口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3个月。

校园失窃妙龄女孩“三进宫”

“我的手机哪里去了?”“我的MP3呢?”“我的交通卡也没了!”去年12月15日上午,虹口区某高级中学的一个班级的学生们陆续发出了惊叫。就在短短10多分钟的早操时间,班级中10多名学生书包内的手机、交通卡等物品不翼而飞,班主任当即向虹口警方报了案。

警方立即找到了学校的门卫,“早上是有个学生模样的‘上海女子’很奇怪。”门卫想起了一些细节:“她用一口地道的上海话表示自己是给某学生送东西的。”但“上海女子”寻找的学生,其姓名并没有在学生处的名单中找到,因此警方将她列为了重要嫌疑目标。

1月9日下午,小羊被警方抓获。民警们震惊了。在查看了小羊的案底后,他们发现年仅20岁的小羊竟是个惯偷。2004年6月,才17岁的她已经历了铁窗生活。出狱后几个月,她又再次坐牢。刚成人,小羊已经“两进宫”了。这是为什么?

在法庭上,她问什么是妈妈

小羊被法警带进法庭时,非常不安。瞪大眼睛,一直在旁听席上搜寻,可是旁听席并没有出现她想见到的人,小羊失望地转过头去。

“我在等我父亲,等从小和我相依为命的父亲。我妈在我两个月时就扔下我跑了,什么是妈妈,我没感觉。”

记者继续发问,小羊不断回避着关于母亲的话题。“你先告诉我,我父亲来了吗?我爸对我很好,他为了我没有再娶。他以前很有钱的,很多女人追求他,都是怕我被后妈欺负,他单身了20年。”

或许是因为没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庭,自觉亏欠女儿的羊父从小对小羊宠爱有加。总是希望用物资来弥补女儿缺少的母爱。“那时我才读小学,每个月就有近600元的零用钱。吃饭都是在必胜客、肯德基、麦当劳等地方吃的,我也很爱交朋友,常常请大家吃饭。”渐渐的,小羊养成了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父亲并没有把这种习惯看成危险信号,他只是觉得只要女儿听话,花点钱也很正常。确实,小学时候的小羊很优秀,毕业时还考入本市一家知名重点中学读书。

家境突变她已习惯不劳而获

重点初中——重点高中——重点大学,本来人们都以为小羊会沿着这条路顺利地走下去,可没想到2000年的一场变故,直接改变了她的人生。

父亲失业了,重新上岗后,每个月微薄的工资再也无法供给女儿高额的花销,小羊每月600元的零用钱直线下降,经常是几个月也拿不到零用钱。

怎么办?手机要打,每个月200元的手机费,少不了。饭要吃,洋快餐吃多了,其他的就吃不惯……小羊想到了不劳而获。

靠着自己的学生身份,她混入一所高中,非常容易就从一间教室内“收获”了手机、MP3若干。卖成钱后,小羊手中又一次拿到了几百元“零用钱”。

“很容易呀,学校根本没什么防备。”就是靠着这份侥幸心理,小羊一次又一次地把贼手升向了校园。

就偷重点“他们有钱且受宠”

“徐汇区某市重点中学,普陀区某市重点中学,虹口区某重点高中……”读出卷宗中的学校名单,小羊为什么就选重点学校下手,这个疑惑一直萦绕在很多人的心头。“他们比较有钱。而且重点学校的学生,父母一直宠着呗,一般想要什么就给什么。”因为曾身在重点中学,曾被父亲宠爱有加,相同的经历,相似的年纪,这些都成了小羊选择重点中学下手的理由。

“现在的学生谁不是手机、MP3应有尽有,他们以为进了学校就很安全?根本没有防范意识!手机这些贵重物品都是乱放的,随手翻几下就能拿到好几只。”就这样小羊找到了一条偷东西的“捷径”——背个书包,在早上7点40分之前跟着其他学生混入学校,等他们做操时,进入教室翻书包。这条“捷径”让小羊一次次得手,也让她越走越远。(陈轶珺、范彦萍、杨磊)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