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探访黑砖窑事发地-曹生村

探访黑砖窑事发地-曹生村

分享
场地一角还散落着农民工零零散散的破胶鞋、破旧衣服
2
砖窑农民工的食堂杂乱不堪

        若不是前些日子那场“黑砖窑”事件的冲击波,这个坐落在山西晋南原野的小村庄还无缘进入公众的视野:京城高层关注,媒体相继聚焦,当地政府“关照”,一时“名声大震”。

  在洪洞县城,记者询问曹生村的方位时,市民们热心帮着指路,使得记者顺利地走入山西“黑砖窑”事发地——洪洞县曹生村。

  记者到达村庄时已近正午。昨夜一场中雨使村庄的空气显得清新湿润,道路还有几分泥泞。村里偶尔传来几声犬吠,羊羔在村路旁的小树林中吃草,顽皮的幼童结伴在路边嬉戏,一些村民正在田间劳作。

  “黑砖窑”场地尤显冷落,现场早已空无一人,往日负责看守打工者的狼狗不见踪影。场地内残留大片尚未烧制好的砖坯,附近被推倒的工棚、残留的砖窑赫然在目。场地一角还散落着农民工零零散散的破胶鞋、破旧衣服。从这里依然能联想到那群外乡人在这里所遭遇到的种种磨难。

  记者准备离开砖窑时,碰上几位回家的村民,提起窑场往日的做工情景,人们不愿多说些什么。

  路上走来一位年长者,他回望着眼前这大片尚未入窑烧制的砖坯,告诉记者:“这些砖坯都是那些外地娃们辛苦干的活,很不容易,应该及时烧制好才行。再遇上几场大雨,这损失就大了。如果烧好砖卖的钱能返给娃娃们多好。”

  记者想进一步了解情况时,村民沉默无语,匆匆借故离去。出村时,又遇几位村民,不愿放弃机会的记者又再一次尝试询问,却得到“我也不是本村人,是来串门找人的”、“我年纪大了也不识字”的说法。

  离开曹生村,记者赶往洪洞县。当地政府部门一位官员介绍,广胜寺镇曹生村五十名村民代表联名给洪洞县人大常委会写信,要求罢免原村党支部书记王东记的县人大代表资格。

  洪洞县人大常委会一位副主任到村里主持村民代表大会。经过投票,已经依法罢免了窑主王兵兵之父、曹生村原党支部书记王东记的县人大代表资格。

      希望所有的孩子们都得到了解救,可是,看着更多的家长们失望的表情,我们知道,事情还远没有结束。。。。  

转自:东方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