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双胞胎儿子被抱错21年索赔...

双胞胎儿子被抱错21年索赔无果

在医院产下的双胞胎儿子,却有越来越多的差异,一个健康一个多病;一个内向一个外向;一个高一个矮……在另一个家庭,独生子也被发现跟父母不像。不过,两家都未曾在意。

有一天,独生子意外发现了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那之后,两个家庭慢慢被联系到一起,直到他们发现,21年前孩子在医院被抱错了。

对调的关系,却无法对调21年的亲情。面对关系的转换,两个家庭陷入了困惑。

迟到的相聚

6月24日,李、杨两家借给3个孩子过生日的机会,终于坐到了一起。

杨刚和李亦平仍不好意思改口,对于亲生父母,仍然叫着叔叔、阿姨。

看着李亦河与李亦平相谈甚欢,杨刚也会加入其中。不过,说着说着,杨刚会停下来,看着李亦河发呆。

两家的父母则在一旁交流着彼此儿子的点点滴滴。

李石的眼睛始终盯着杨刚,“上次见他不敢认,这次总算看清了。两个孩子长得真像,说话的声音,表情都一模一样,还有他们手指都细长细长的。”

怀着同样复杂的心情,坐在一旁的杨刚的母亲刘丽,端详着自己的亲生儿子李亦平———目前的李家老二。

刘丽后来说,近在咫尺却无法言说的感觉,让她揪心不已。当时她只是一个劲地给孩子们和李家两位老人夹菜。

本来,杨刚该叫李亦平,李亦平该叫杨刚。

这样复杂的关系,开始于21年前的通州妇幼保健院。

始于21年前的错位

1986年6月19日,刘丽在通州妇幼保健院产下一子,取名杨刚。

同年6月23日,同一家医院,一对农民夫妇李石和杨花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老大取名李亦河,老二取名李亦平。

几天后,两家人都高高兴兴地把儿子带回了家。

对于李家来说,两个双胞胎儿子有些异常。老大很少生病,而老二体弱多病。

两个孩子性格反差也很大,哥哥李亦河内向心细,弟弟李亦平话多外向。

两人长大后,李亦河继承了父母的高大健壮,身高1.84米,李亦平身高不到1.7米,长得白净。周围人都开玩笑说,李亦平不像李家人。

李亦平读初中时被医生诊断为遗传性近视眼,杨花一直纳闷,家族中没有这样的遗传病史。不过杨花并没有多想,而是一直自责没有带好孩子。

在另一个家庭中,刘丽的丈夫身体不太好,多年前便已去世。刘丽独自抚养孩子,一人默默打拼,让儿子接受了最好的教育。也有人说儿子不像他们家的,不过刘丽从未在意过。

无论是李家还是杨家,在长达21年的时间里,都没有怀疑过孩子不是亲生的。

双胞胎的一面之缘

两个家庭按各自的轨道走着,直到两个孩子的偶然相交。

杨刚在通州某中学读高二时,一天一个同学很不高兴地问他:“在肯德基你怎么不理我?”

杨刚莫名其妙,因为当天他没有去过肯德基。同学解释半天,说在肯德基见到一个跟他一模一样的人。杨刚听了很奇怪。同学说下次再碰到,一定把他带来给杨刚看。

不久,在同学的努力下,杨刚见到了“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杨刚惊讶地张大了嘴,看着那个人,感觉自己像在照镜子。

那个人便是李亦河,当时他在同区读书。

李亦河见到杨刚,也觉得不可思议。

聊天中,李亦河得知杨刚是1986年6月19日在通州妇幼保健院出生的,想到自己是1986年6月23日出生在通州某医院,心里动了一下。又想到两人出生相差几天,为避免同学议论,他便谎称自己是1987年出生的。杨刚后来说,看到两个人如此像,他还以为自己是母亲人工授精的。

两个人当即互称“哥儿们”,杨刚还特意用手机给李亦河照了张相。这张照片至今还保留在杨刚的手机里。

当晚,杨刚回家向母亲刘丽提起这件事。刘丽并未留意,只是随口说道:“哪天给妈也带来看看,我又多了一个儿子。”

命运的逆转

另一方的李家渐渐失去了平静。去年12月底,李家人被众多邻居的责问弄得一头雾水。经常有人说在城里看到了李亦河,叫他却不回应。

两个老人当是外人看错了,直到有一天,亲戚在城里看到了跟李亦河长得一样的人。

两位老人把事情先告诉了大儿子,大儿子说见过这个人。

从此,李石眉头紧锁,不断抽烟。他跟老伴开始回忆老二成长的点点滴滴,愈发不安。

经过长时间挣扎,两位老人终于决定将此事告诉李亦平。

2007年3月25日,三人去做了亲子鉴定。鉴定结果显示,李亦平跟李氏夫妇无血缘关系。

他们带着鉴定结果找到通州妇幼保健院,希望医院帮助他们找到亲生儿子。医院拒绝了。

此后李石夫妇开始自己寻找儿子。

21年后的“对调”

直到5月初,李亦河跟妈妈杨花终于在一位同学的帮助下见到了杨刚。

“21年了……一见到他,我恨不得拉他马上就去医院做鉴定。”杨花说她当时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将自己家的事跟老二的情况一五一十告诉了杨刚。

杨刚说他也感到事有蹊跷,不过想到独自抚养自己的妈妈,关于是否做亲子鉴定,他说要回家跟妈妈商量。

杨刚带回的消息,让刘丽觉得像“晴天霹雳”。“养了21年的儿子是别人的,天塌了……”她后来说。

杨刚失声痛哭,抱住母亲:“妈,您不要哭,不要紧的,我永远也不会离开您。”

5月10日,杨刚和李石夫妇,刘丽也和未曾见过面的李亦平分别做了亲子鉴定。

当天,李石第一次见到杨刚。他说看到杨刚时,他一度以为看到的是大儿子李亦河。

刘丽说,她见到李亦平的那一刻,就知道那是自己的儿子:“妈是没假的,那孩子长得像我,白净。身高、神色和眼睛简直就是他爸的翻版。”

5月21日,经鉴定,杨刚和李石夫妇亲子关系确认率99.999%,李亦平和刘丽亲子关系确认率99.999%。

相认后的困惑

事后,感到精神受到伤害的两家人多次找到通州妇幼保健院,不过,双方就赔偿问题一直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昨天,再一次协商无果的情况下,两家决定起诉。医院方面说,医院会积极应对诉讼,并会依照判决积极赔偿,但21年前的情况要等法院有结果才能透露。

事情走到今天,李、杨两家喜忧参半。

“毕竟养了21 年,比亲生儿子还亲。养了21年的孩子转眼变成了养子,亲儿子生下来却一天没养过。心里堵得很。”李石说。

李石说他想认回杨刚,可又怕会让亦平难过,又想到刘丽独自抚养杨刚多年,就怎么也开不了口。

同样的担忧也压在刘丽心头:“本是我的亲生儿子,可每次见到亦平,大家都很客气,他完全就像朋友家的孩子。”刘丽说,若杨刚离开她而亦平又不愿回来的话,她下半辈子就什么都没了。

关系的转变,也使得父母子女间的相处一时有些难。前阵子杨刚第一次跟母亲顶嘴,冲动中说:“我不是您的亲儿子,您不用管我了……”这番话让刘丽很难过。

许多问题开始困扰两个家庭,包括两个孩子日后生的孩子该姓什么、各自的权利与责任如何分割……两家人感到迷惑,下一步该怎样,他们也觉得茫然。

(注:应当事人要求,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来源大众日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