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丈夫为证明自己“能力”疯狂...

丈夫为证明自己“能力”疯狂盗窃

分享

昨日,重庆铁路公安处第一看守所。33岁的徐庆一脸悔恨。

家住九龙坡区的徐庆1999年和崔小丽(化名)结婚。在成为铁路大盗前,他经营建材,生意不错,不但有套70多万元的住宅,而且家中存款也有百余万元。

2004年5月中旬的一天,徐庆要与人签合同,和妻子说好晚上迟点回家。当晚8点多钟准备签合同时,他发现草拟好的合同忘在家中,赶回家,床上一幕让他怒火冲天——妻子正和一个男人在一起。

“我气得准备揍那个男人,但他乘我不备,抓起衣服跑了。”徐庆说,事情发生后,他没有打骂妻子,“很多次我都问自己,难道对妻子不够好?可我赚的钱全交给她了,家里的大事也是由她作主。”徐庆说,自己很爱妻子,他不介意妻子犯了错误,只是希望她此后不要再那样。

然而妻子和那个男人暗地里仍有往来,徐庆开始监视妻子行踪和调查那个男人的情况。在多次跟踪、调查后,徐庆得知那个其貌不扬的男人叫“二娃”,是扒手。妻子为啥背叛自己,爱上一个扒手?徐庆百思不得其解。

知道丈夫掌握了她和“二娃”的情况后,崔小丽不但没有痛改前非的意思,反而提出离婚。

徐庆不同意离婚,他要把妻子夺回来。不过,他没有从婚姻生活中去探寻妻子红杏出墙的原因,而是买了几本心理学方面的书,试图分析出她爱上扒手的原因。

证明“能力” 疯狂盗窃作案

徐庆一直没有找出妻子红杏出墙爱上扒手的原因,直到半年后的一天,几个邻居无心的几句议论,让他自认为找到了挽回妻子芳心的良方。

那是2004年10月的一天中午,徐庆路过住家附近的小卖部,无意间听到几个人正在谈论妻子。“你们说怪不怪,崔小丽跟一个完全不能和他老公相比的扒二哥好上了……”“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可能她觉得当偷儿的生活刺激嘛……”

徐庆认定找到了答案,那就是妻子不是爱“二娃”这个人,而是她觉得扒窃让人感到刺激。于是,他想到去盗窃以证明自己的“能力”。

徐庆没有胆量去扒窃,“我连扒手使用啥子工具都不清楚。”于是他开始选择盗窃那些既笨重又不值钱的东西,因为那些东西往往没人看守。

偷来东西,徐庆却不知如何销赃,“幸亏我不是为了钱,而是为讨老婆喜欢。”于是他租了一间房子堆放赃物,随后把妻子带去,让她看自己的“成果”,并信誓旦旦向妻子保证都是自己亲手偷来的。

徐庆说,到了自己的“仓库”,妻子脸色很难看,“她说‘做生意你是好手,当偷儿你连小蟊贼都赶不上,快到医院去检查检查是不是脑壳有病’。”

徐庆误会了妻子的意思,认为她是指自己没有“二娃”能干。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是小蟊贼,他随后设法认识了人称飞贼的“杨二哥”,要求和他合伙干。

“杨二哥”和徐庆合伙干的前两单“业务”就卖得赃款2000多元。徐庆没拿一分钱,他告诉“杨二哥”自己只是为培养“兴趣”。

“杨二哥”随后带着徐庆流窜于西南、东南、华中、西北等地铁路上作案。“技术”提高后,徐庆开始单飞。从2005年3月至2006年11月,他先后盗窃21次,涉及建筑钢筋,洗衣机、洗衣粉、摩托车、电视机、酒、药品等30多类,案值17.6万元。

去年12月,徐庆在成渝铁路盗窃运输物资时,被重庆铁路公安处刑警逮个正着。

“他把我推进‘二娃’怀抱”

在铁路公安宣传部门帮助下,记者和目前在广东打工的崔小丽取得联系。

记者:徐庆说你喜欢盗窃这“职业”。

崔:我智力正常,怎么会喜欢这“职业”?

记者:那你为何爱上一个扒手?

崔:谈不上爱上扒手。我更爱徐庆,但是他把我“推”进了“二娃”怀抱。

记者:这话怎么理解?

崔:其实徐庆各方面都比“二娃”出色,对我更是巴心巴肠。可由于他生意忙,要么几天不回来,要么喝得酩酊大醉才回来,回来也是倒头就睡。

记者:和“二娃”怎样认识的?

崔:麻将桌上认识的。认识不久他就来找我,陪我摆龙门阵,所说的事情很新鲜甚至很惊险,有时还会把我逗得眼泪都笑出来。那以后,我一天见不到他就空落落的。

记者:你什么时候知道“二娃”是扒手的?

崔:认识没多久就知道了。那次他带我上了一辆公共汽车,乘了3站就招呼我下车。回到我家,他从口袋里掏出5张百元大钞,我才知道他是个扒手。虽然这样,我们仍然保持着情人关系。他经常给我讲扒手行话,表演扒窃技术,给我寂寞的生活增添了无穷乐趣。我想他当他的小偷,我只要不用他的钱,不跟他去偷就行了。

记者:你说你更爱徐庆,那为何要离开他?

崔:他已不是原来那个他。他走上盗窃之路后,我不但更加寂寞,而且还多了一份恐惧,常常梦到警察冲进家里,把我也关进了监狱。

记者:是否还跟“二娃”一起?

崔:早分了。我和他到了浙江,劝他不要扒了,干点正事。他嘴上答应,实际照扒不误。我受不了这种生活,于是独自到了广东打工。我知道他俩一个也惹不起,怕受牵连。今年初听说徐庆被抓,春节回来时给他送了一些钱。

记者:听说你们没有离婚,你会等徐庆出狱后重归于好吗?

崔:没想好,以后再想吧。

自己在外忙于生意,妻子在家红杏出墙,而且和她相好的竟然是个扒手。为什么?百万富翁徐庆(化名)想不明白。

徐庆没有从婚姻生活中去分析原因,反而自以为是地认定妻子喜欢盗窃行当带来的刺激。为了证明自己比妻子情人更有“能力”,挽回妻子芳心,他弃商从盗,伙同他人疯狂盗窃铁路运输物资,最终沦为阶下囚。

心理咨询师:情感交流弥合夫妻裂痕

“这是夫妻之间缺少沟通造成的。”心理咨询师朱万里分析说,徐庆由于忙于生意上的事,疏忽了和妻子之间的情感交流,片面认为“赚的钱全交给她了,家里的大事也是由她作主”就是尽到了当丈夫的义务。事实上,崔小丽的生活非常孤独寂寞,这正好给了“二娃”可乘之机。

朱万里说,发现妻子出轨后,徐庆没有从婚姻生活中去探究原因,而是凭空想象出妻子出轨的理由。他把“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坏”理解错了,其实“二娃”的“坏”是心眼多,嘴巴滑,恰到好处地赢得了崔小丽的心,而不是他扒手的身份打动了崔小丽。

朱万里说,徐庆在寻找解决途径时,偏离了正确的轨道,出现心理偏差。正是这心理偏差酿成了荒唐的错误,让他最终走上犯罪道路。

来源:重庆晚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