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网上惊曝武汉黑工厂

网上惊曝武汉黑工厂

分享
王浩峰,前媒体摄影记者,勇敢的“揭黑斗士

刚刚震惊全国的山西“黑砖窑”事件还余波未平,湖北省会武汉又爆出“黑工厂”内幕。7月7日,前武汉某报摄影记者、以揭黑幕著称的王浩峰,在寻访中发现了这个工厂,并冒着危险潜入厂内,拍下了一组触目惊心的照片,随后发到了他自己的个人网页——“王浩峰聚焦”上。令人更难以置信的是,这是一个在6年前就曾被媒体曝光的黑心棉工厂,一度还被武汉当地有关部门处罚取缔,但随后却一直“暗中”运作,并且规模还比原来大。

hxm1

笔者在这组照片中看到了这个黑心棉工厂里面可怕的“黑”——在黑乎乎的厂房里,几名全身黑乎乎的工人在处理着一大堆黑乎乎的破棉絮;有的工人直接就躺在黑乎乎的地板上休息,身上停满了黑乎乎的蚊子和苍蝇;一名工人举起了已经被染黑的手,露出被机器切断的一个手指……

昨日,笔者在“直播客”(www.mooblo.com)网站的“王浩峰聚焦”上看到了王浩峰发出的这个“急救通知”。帖子里,王浩峰呼吁:谁来救救他们?随后,笔者打通了王浩峰的电话。

hxm2

黑厂黑棉黑工人

王浩峰告诉笔者,其实这个工厂早在2001年就已经被媒体曝过一次光了,那次是因为工厂使用童工,童工受到虐待且拿不到工资之后逃出来报料才被发现的。当时,武汉当地政府也对这个黑工厂进行了处罚取缔,但是过了不久,这个工厂就又重操旧业,“暗地”里运作到现在。

hxm4

笔者了解到,这个黑心棉工厂就坐落在武汉汉口的殡仪馆附近,原料的来源大多是从殡仪馆里面用过的脏棉布、棉纱,这些棉纱棉布还夹杂着不少垃圾,看上去黑乎乎的,名副其实就是“黑心棉”。这种分分钟是“死人用过”的黑心棉,就在这里被加工成各种被芯、枕芯,然后销售到各地,想想都令人感到心寒。

hxm6

工厂里面的环境更是恶劣:五六个用砖头砌起来、没有任何窗户的厂房里面,没有灯也没有风扇,武汉又是出了名的火炉,在这种盛夏高温天气下,工厂里面不仅一片黑暗,更是闷热得令人窒息。厂房里弥漫着的灰尘既刺鼻又堵眼,还很呛喉,让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在里面呆下去。王浩峰说,他进去之后没来得及看完几个厂房的情况,所以不知道这个黑工厂里面到底有多少名工人,但他看到的一处厂房,就有十来个工人在劳作。

由于气温太高,黑工厂里的工人几乎都脱了上身的衣服,光着膀子干活。这些工人好像也被那些黑心棉染黑了一样,每个人身上、头上几乎都是黑色的,一名戴着白色口罩的工人,嘴和鼻子呼吸的位置上有明显的黑色,可见厂房里面空气是多么的混浊肮脏。一名看上去年纪很小的小伙子可能是负责处理收回来的各种颜色破布片,头发已经被“染”成暗哑的浅红色,如枯草一样,令人心痛。

“敢拍照打死你”

在王浩峰这次“暗访”过程中,一名有机会与他交谈的工人,举着黑乎乎的手,露出一个被切掉了一大截的手指,告诉他这是被工厂里面的机器给切掉了的。工人还告诉王浩峰:“老板蛮狠,人自从进了厂子,望着瘦了,呼吸胸也痛。”工人说完这句话,就见一个“监工”模样的人,拿着一把一尺多长的尖刀冲过来指着王浩峰,另一名“监工”叫喊道:“你敢拍照就打死你!”而怀疑是这家工厂老板的人则上来大骂工人,“为什么跟外面的人讲话”!

hxm3

王浩峰回忆起当时脱身的过程,笑说“好险”。当时拿刀的“监工”上来抢他的相机,幸亏王浩峰身上习惯带着几部相机,被抢的只是他手上的那部,而不是他用来暗访拍照的,“监工”查看过没有发现有拍下的照片,就把他给轰了出去。

笔者问王浩峰,有没有向有关部门反映这个工厂的问题,王浩峰只是说,这个工厂既然曾经被曝光了,当时也有很多媒体报道过,政府部门也来处罚了,却还能继续生存这么多年……

谁能来解救他们

采访之后,笔者对武汉“黑工厂”内的工人们的处境十分担忧。虽然从现场没有看到工人被人身虐待的痕迹,但从他们一身的灰尘、呆滞的表情和“一呼吸胸口就痛”的事实来看,他们的健康甚至生命,正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被狠毒地、慢慢地夺走。或许,不少在黑工厂里的工人是出于要养活自己的需要而自愿在这里干活,但作为政府部门,且不说本来就不应该让加工“黑心棉”的工厂存在,更不应该让这种严重损害劳动者权益的情况继续下去。

笔者希望,通过我们的呼吁,可以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可以把这些处在危险中而不自知的工人兄弟解救出来,让他们有健康的身体,去做一份清白的工。即使不能让这种现象立刻绝迹,也要让这种赚黑心钱无视人命的黑工厂,见光一个,彻底地消灭一个。

王浩峰的“急救通知”

武汉的7月热浪滚滚,当人们正在为避酷暑发愁的时候,一些工人们仍在3家“黑心棉”作坊,不分白天和黑夜的劳作,触目惊心的恶劣环境,让人立刻联想到山西“黑砖窑”。作坊用从街头及垃圾堆中收来的破布,在没作消毒处理的情况下,打碎生产“黑心棉”。车间弥漫的灰尘封眼、堵鼻、呛喉,甚至“埋人”。

封闭车间没有任何降温设备,里面如同大烤箱,如此恶劣环境,实在支撑不住了,工人睡在光地上“喂蚊蝇”。他们身上是密密麻麻被蚊咬的红点。有的手指也被机器给“吃了”。一位工人悄悄地说:“老板蛮狠,人自从进了厂子,望着瘦了,呼吸胸也痛”。作坊有监工,好凶,见有人拍照,冲上前抢相机;其中一个恶狠地指着说:“你敢拍照就打死你”。老板还大骂工人不该与外人讲话。

一位老板说“我们这里可不是黑砖窑”!厂老板也想到“黑砖窑”。大家都由此想到黑砖窑。工人们的身体是不能承受这恶劣环境的摧残。谁来解救他们?!

(本版撰文 林峰 图片 王浩峰本人提供)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