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口述:女大学生一夜风流后…...

口述:女大学生一夜风流后……

分享

一到傍晚和周末,高校门口或校园便停满了来接女大学生的轿车,这已成了当今一些高校的“特殊风景线”。出于金钱或功利目的而与富商、权势人物发生“一夜情”,在一些女大学生眼里已无羞耻可言。

然而,本文的女大学生刘婷一夜情的悲惨遭遇,是否能让那些自命潇洒的女大学生有所思考呢?

一位名叫刘婷的音乐学院女大学生,一时轻率,与一个千万富翁发生了一夜情。没想到却身心都受到重创,甚至有可能从此失去做母亲的权利……

农家女有个美丽的梦,勤奋学习成为大学生现年24岁的刘婷出生在湖北宜昌市枝江县农村,父亲是村里的民办教师,母亲是朴实的农村妇女。娇媚秀气的刘婷自小能歌善舞,但生长在相对闭塞的乡村,她身上潜在的艺术细胞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发挥。

高中毕业后,因为家境贫寒,刘婷放弃了高考,但成为一展歌喉和舞姿的演员,一直是刘婷心中最美丽的梦。

1997年春节,同村一个在武汉打工的小姐妹回来过年,向刘婷描绘了武汉的繁华,她说:“你有才又有貌,呆在这穷乡村,浪费了你自己。跟我去武汉闯一闯,我保证你不用一年就能出人头地。”

小姐妹的话说得刘婷怦然心动,但父母坚决不同意她一个女孩子家离家去那么远的地方。1997年4月初,那个小姐妹从武汉给她写来一封信:“你快来吧,我已经给你找好了工作,在酒店里当礼仪小姐,月薪1000元。只要穿得整整齐齐地站在酒店门口充门面,很轻松就能赚到钱。”

收信后,刘婷的心不安分了,她悄悄地给父母留下一封信,拿着她积攒下来的300元,登上了去武汉的火车。离家的头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白天鹅,在广袤的天空里飞呀、飞呀,飞到了一片清清的湖边,那里有许多白天鹅,她加入到天鹅群里,翩翩起舞,直到金色的太阳把湖水染成了金灿灿的颜色……

然而到武汉之后,刘婷才发现小姐妹在信里描绘的那份轻松的工作并不存在,连小姐妹自己也是在一家夜总会里当坐台小姐,灯红酒绿的武汉离她心目中的天堂相去甚远,像她这样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想保持自己的清纯真是太难太难了。

已经在风月场上流连忘返的小姐妹开导她说:“你不要想不开。现在不趁着年轻漂亮赌一把,将来到了人老珠黄时,想潇洒都没人稀罕了。女人早晚要嫁人,你多结交些有钱的朋友,找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好男人嫁给他,也能有个好归宿。”

刘婷此时倒有了警觉,连忙摇头说:“不,不!我等天亮了就去火车站。”刘婷惊恐的神情令这个中年男子顿生侠义之心,他坦诚地笑了笑说:“我不是坏人。我叫陈刚,在武汉做电脑生意。这里离火车站很远,你不介意的话,我的公司就在附近,你可以到我的公司休息一下,明天我送你去火车站。”

刘婷见这个人不像是坏人,犹豫一下就接受了这个建议。到了陈刚的公司后,陈刚把她安顿到一个房间里,自己到另一间房休息去了。
 

第二天早上,陈刚欲驾车送她去车站时,她又有点拿不定主意了。陈刚了解了她的情况后说:“假如你愿意,你可以在我的公司工作,就算你是帮我的忙了。”刘婷想了想就同意了。从此,刘婷成了陈刚公司的一名文员,在武汉不仅有了落脚之地,还有了1400元的月薪。

刘婷想当音乐家的梦并没有破灭。工作之余,她勤奋学习音乐基础知识,并买了半新的古筝,工作之余就在宿舍里练习,如深涧流水般的琴声常引得公司同事驻足。几年之后,刘婷有了点积蓄,梦想就又在脑海里活泛起来。

2001年初,刘婷萌发了报考音乐学院的念头。陈刚知道了刘婷的想法后,说:“既然你想考音乐学院,就抓紧复习去考吧!考上了,我赞助你一笔学费;考不上你,就回我公司上班。”刘婷兴奋地问:“真的?”陈刚郑重地答道:“当然是真的。帮你实现理想也是件好事呀!”

此后,刘婷全力投入到复习中。功夫不负有心人,2001年7月,刘婷以优异的成绩被音乐学院演奏系录取,主攻古筝专业。

结交富商,纯洁女大学生道德信念动摇

成为音乐学院的大学生后,刘婷特别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她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每逢周末,当同学们结伴游玩的时候,她一个人在琴房里练琴。

虽然原来的老板陈刚没有食言,赞助了她1万元的学费,可这钱只够她交学费的,刘婷的家根本没有能力供她读书。

她从不买时装和化妆品,在学校食堂里吃饭时也只拣最便宜的买,但高额的学费和生活费仍让她入不敷出,几年攒下的一点积蓄,不到两年就花完了。

无奈之下,从2003年下学期开始,刘婷上课之余,兼做两份家教,周末还到歌厅和酒吧去演奏挣钱。即使这样,生活依然过得非常艰难。

她看到有的同学在周末被各种高档轿车接走,这些同学经济上的阔绰和她的拮据相比,简直就像一个在天堂、一个在地狱一样,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楚。

2004年3月的一天夜晚,一位女同学说有两位男士开车来接她去宵夜,请刘婷陪她一道去。刘婷想想就答应了。当晚10点多钟,两位30多岁的男士各开了一辆高档轿车,来学校把刘婷和她的同学接到了东湖附近的一家饭店。

他们相互介绍,刘婷知道这两个男士一个叫孙新民,另一个叫孟欣,都是做医疗器械生意的。吃饭时,那位女同学笑着说:“刘婷,这两位可都是经商的成功男士,现在也都是独身。特别是孙新民,固定资产都超过1000万元了。你可别错过机会呀。”

刘婷心想,这些人都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没有人会把感情当真的。可这以后,两个男士就经常分别打电话来邀刘婷。

当时刘婷也有对爱情的渴望,她在心里对两个人作了一番比较:孟欣虽然人长得英俊,但用情不专,举止轻佻,这样的男人是靠不住的;孙新民虽然相貌平平,但人显得朴实,老成持重,从来不在姑娘面前开玩笑,是个极有风度的人。刘婷心里的天平向孙新民倾斜,便几次接受了他的邀请,和他一道外出吃饭。

在交往中,孙新民告诉刘婷,他是湖北农大毕业的,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结婚不到三年妻子就有了外遇,他发现后便和妻子离了婚,一个不到两周岁的儿子归他抚养。

孙新民愤愤不平地说:“现在的女子都很轻浮,都爱钱,我最瞧不起就是这种女子了。我只想找一个不是爱我的钱而是爱我这个人的女子,和她一辈子不离不弃。”这些话让刘婷听后有种踏实的感觉。这种感觉虽然谈不上是爱情,但和一个有经济实力的成功男士交往毕竟不是坏事。刘婷就消除了警惕。

孙新民又开车把刘婷接到一家饭店。吃饭的时候,孙新民显得忧心忡忡,刘婷问他为何不开心,孙新民说,最近生意上的事情让他心烦,有一个很关键的人物对他的一份大订单从中作梗。

刘婷不知道怎样能帮他,便低下头沉默不语。孙新民又说:“这个人很好色,我出5000元。你能把你最漂亮的女同学给他介绍一个,这样就帮了我。”刘婷很吃惊,想不到孙新民竟能想出这样的主意。她连忙摆手说:“这不行!我怎么能干这种事呢?”

孙新民说:“我也知道这很卑鄙,但无可奈何,不这样我的生意就泡汤了。”孙新民又反复给刘婷讲,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刘婷要是真想帮他,就千万促成这件事。

在孙新民一再要求下,刘婷答应试试看。刘婷回到学校后,把这件事和同系一位最漂亮的女同学讲了,没想到这个女同学竟然答应了。刘婷把这个消息通知了孙新民,孙新民在电话里就兴奋地说:“丹丹,你真好!这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我一定好好地谢谢你。你和你的同学晚上就到东湖边上的芝源宾馆来吧

。”

当天晚上,刘婷带着自己的同学来到芝源宾馆,孙新民早已等候在宾馆的大厅里。见面后,孙新民用目光示意刘婷离开,刘婷会意先走了。第二天,那个女同学回到学校后,硬塞给刘婷1000元钱的介绍费。

刘婷没有询问什么,但彼此心照不宣。见同学对这种事这么洒脱,刘婷的道德信念也开始动摇。

情闸失控,女大学生轻率游戏一夜情

后来,刘婷接到孙新民的电话,说他在学校的门口等她,叫她马上出来。刘婷没有多想就来到校门口,见孙新民坐在灰色的蓝鸟车里正悠然地吸着烟等她。

她上车后,孙新民径直开车来到了东湖边上热闹的夜市,他俩吃完烧烤已经快凌晨1点了,这时学校的校门已经关了,孙新民便带着刘婷来到芝源宾馆。

刘婷心里明白她和孙新民来到这里将会发生什么事,但她还是情不自禁地来了。进入房间后,孙新民迫不及待地把刘婷搂在了怀里……

第二天清晨6点钟,孙新民早早地起床,他把2000元钱塞在枕头下,亲吻着刘婷的脸说:“宝贝,我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就不多陪你了。你睡吧,在12点之前离开就行,我都安排好了。”

6月28日,一贯经期正常的刘婷发现自己没有来例假,开始时,她也没有太着急,可是过了三天之后,例假还是没来,她才慌了神,赶紧拨通了孙新民的电话,告诉他说:“我的例假没来。”

孙新民这时的态度还很好,说:“你先到医院去检查一下,我这几天很忙,过几天我就去看你。”7月1日,刘婷只好自己到医院去检查,果然是怀孕了。她再次拨通了孙新民的电话,孙新民说:“不会吧,哪能这么巧?你再去医院彻底检查一次。放心吧,如果真的怀孕了,我也不会不管你的。”
 

得到孙新民的承诺,刘婷心里踏实了。7月2日,她又到武汉黄鹤楼医院检查,检验结果仍是阳性。当刘婷打电话把这确凿的化验结果告诉孙新民时,他在电话那端沉默了好半天才说:“你把它做掉吧。我这几天太忙,但我会委托孟欣去看你。”

刘婷噙着泪答应了。黄鹤楼医院的医生看出刘婷是未婚受孕,便主动说:“做掉就做掉吧,我给你用点口服的打胎药,包你不痛苦就解决问题了。”

女医生给刘婷开了600多元的药。刘婷遵医嘱服药,但三天过去了,她只感到头晕和恶心,并没有东西流下来。

7月5日,她只好又去找那位女医生,这时女医生有点惊慌,便说:“那你到大医院去做做B超吧,我们医院的B超坏了。”刘婷只好在当天下午到人民医院重新检查。没想到,检查结果让她惊恐万状。

人民医院B超检查出刘婷是宫外孕,而且情况非常危急,必须立即住院做手术,否则将有生命危险。刘婷立刻哭哭啼啼地给孙新民打电话,把危急情况告诉他,恳求他赶紧带钱到人民医院来。

没想到孙新民并不着急,他竟用质疑的口吻说:“你是不是在变着法向我要钱?不用编一套谎话来骗我。”说完,孙新民就把电话撂了。

孙新民突然变脸,刘婷一下子就蒙了,她身上只有几百元,做手术要先交8000元的押金,她到哪儿去弄啊!

孤独无助的刘婷起身欲走,接诊的医生郑重地告诫她说:“你不能走啊!B超显示胚胎已经很大了,随时可能破裂出血,你离开医院,会有生命危险呀!”刘婷一阵眩晕,身体摇晃着要倒,医生扶住了她,用关切的口气说:“可不能拿生命开玩笑。赶紧住院吧,已经非常危急了。”

手足无措的刘婷冷静了一下,只好给自己几个要好的同学打电话。不到半小时,刘婷的几位同学就闻讯赶到医院,凑齐了8000元住院押金,把刘婷送到住院部住院了。

酿成苦果自吞咽,维权无望终生恨

7月6日,在确定手术方案时,刘婷听医生说做开腹剥离手术将会给她的腹部留下长达20厘米的疤痕,酷爱舞蹈表演艺术的她又死活不肯做了。

她眼泪汪汪地对医生说:“留下这样难看的疤痕,我今后还怎么登台表演?那比让我死还难受。”医生说:“想不留疤痕,只有做腹腔镜剥离手术,那样费用更高。”经过考虑,刘婷同意做腹腔镜剥离手术。
 

没有想到的是,医生做剥离手术时发现胚胎与左侧输卵管粘连,根本没法剥离,只能做切除左侧输卵管的手术,而刘婷的右侧输卵管又是先天性堵塞,她从此将失去生育能力。

面对如此严峻的后果,是切还是不切,连手术的医生也犹豫不决了。但情况危急,不切,一旦胚胎破裂出血,将有生命危险,手术医生还是按临床惯例,给刘婷做了左侧输卵管切除手术。刘婷为这次手术共花了12000元的医疗费用。

得知酿成如此惨痛的后果,住院期间刘婷几乎每天都拨打孙新民的电话,可是拨通了,他就是不接。有一次,刘婷好不容易打通了,可孙新民冲着电话吼了一句:“你太卑鄙!”就把电话挂断了。因为住院的费用太高,刘婷只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就出院了。

当天下午,孟欣开车来到刘婷的住处,身心俱损的刘婷把所有的医院票据都展示给孟欣看,悲戚地向孟欣痛斥孙新民的不仁不义。

孟欣说:“那你又能把他怎样?你说刮掉的孩子是他的,你能拿出证据吗?”这句话像刀子一样戳着刘婷的心,刘婷悲痛欲绝。

末了,孟欣答应回去后和孙新民讲明刘婷面临的窘况,帮她劝劝孙新民。但又是十多天过去了,孙新民还是没有理睬刘婷,给他打电话也不接。刘婷给孟欣打电话,孟欣说:“我和他说了。他不管你,我有什么办法?”

刘婷万念俱灰,想一死了之。后来一天夜里,她吞服了几十片安眠药,同寝室的同学发现后,赶紧把她送到附近的医院抢救,经过注射药物和洗胃,刘婷才脱离了危险。

刘婷一位最要好的女同学用严厉的口吻责备她说:“你干吗这么懦弱!这样去死值得吗?你死了,岂不是更便宜了那个衣冠禽兽!”在同学的劝解之下,刘婷放弃了轻生的念头。

这以后的两个多月里,刘婷又多次找孙新民,可孙新民不仅再不过来看她,甚至连她的电话也不愿意接。

后来刘婷向记者哭诉完事情经过之后,把孙新民的手机号码提供给记者。记者随后拨通了孙新民的手机,可是孙新民说:“我根本不认识刘婷。”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记者对刘婷又进行了长达四小时的采访,身心俱损的刘婷显得异常憔悴,她说:“我所遭遇的事情是没法对父母讲的,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可我借了同学1万多元钱,这笔债怎么还啊!他孙新民哪怕还有点良心,也应该把医疗费还给我啊。”

随后的调查中,在芝源宾馆的住宿登记簿上,记者看到孙新民确实以自己的真实名字在此开了房。

就此事,记者咨询了武汉宏达律师事务所的彭律师,彭律师表示,刘婷维权的可操作性很渺茫,因为刘婷无法取得有效的证据。

孙新民拒不承认这件事,法庭连立案的理由都没有,根本无法介入。

这就是轻率的代价。

女大学生刘婷有勇气撕裂自己的疮疤,把这一段惨痛的遭遇讲出来,意在正告世人,轻率地放纵感情,只能给自己留下终生的悔恨,留下永远也抹不掉的伤痛…… 
 
来源:论坛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