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副食品价格上涨 百姓喊贵

副食品价格上涨 百姓喊贵

分享

济南山师东路农贸市场,绝大多数猪肉经营业户已经歇业

猪肉涨价了,包子、水饺、肉烧饼、香肠都涨价了,饭店菜单上的肉菜价格也调高了……与此同时,屠宰厂、批发零售业户却全喊起了“赔”。近日,本报记者兵分几路,从屠宰厂、猪肉零售业户,到超市、饭店和市民的餐桌,进行了全面调查。

超市——一块肋排60多元

“肋排卖到30多元每公斤,商家没有坑我吧?”21日17时许,一位朋友从超市结款台直接给记者打电话求证。 

他说自己正在超市,刚才买了一块肋排竟然花了60多元,结账时感觉不对劲,以为工作人员算错了。结款员让他到肉柜前核对,果然是每500克16.8元。这么高的肉价让很少去超市的朋友看得直瞪眼。 

大润发历下店肉品部值班的韩经理说,顾客买肉时以为服务员算错账的事,最近每天都有。“一般都是些平时不过问米面肉油等家事的上班族,买肉时不看价,结账时吓一跳,以为我们搞错了。”

饭店——肉菜涨价了

“你家的滑炒肉丝上周不是还18元吗,今天咋成了20元?还有,你家的芹菜炒肉,怎么用起了肥肉?”21日中午时分,在山大南路一中型家常饭店,一位姓范的顾客在用完餐后与店主较起真来。

范先生告诉记者,他就在附近上班,中午经常与同事到这家饭店用餐,一般是两菜一汤。最近他感到饭店的菜品很不尽如人意,不是菜价提高了,就是质量(主要是指肉)下降了。

但是,店老板老王也有他的苦衷:“你看肉价都涨成啥样了,我不提价还不得赔死!”他表示,因为自己开的是家常饭店,怕影响老顾客情绪,一直坚持能不提价就不提价。“可是,最近实在是撑不住了”。他坦言,最近肉价油价都涨得这么厉害,饭店的利润已降了不少,饭店要想不赔钱,办法只有两个,不是直接涨就是少放肉。尽管道理谁都明白,但是老顾客发现涨价还是心里不舒服,所以,最近得罪了不少老顾客。记者走访发现,除了大型星级饭店外,中小型饭店菜品涨价的现象很普遍也很突出。千佛山路上一饭店的行政总厨私下里告诉记者,其实肉菜半数以上都涨了价,只不过在大饭店顾客不在意,而中小饭店都是个人消费,顾客反映突出。

餐桌——一月多花两三百

受猪肉疯涨影响,市场上与肉相关的包子、水饺、肉烧饼、香肠等均是一片涨价声。而说起涨价,所有的小老板也都是众口一词,理直气壮:你不看肉价都涨成什么样啦?

21日,记者沿环山路、山师东路和文化路、历山路转了一圈,采访了七八个面食小吃经营点,与肉有关的各种小吃全涨价,以前一块五一个的煎饼盒子,现在涨到两元。 

各种熟肉制品也在涨价。家乐福超市内的熟食专柜,波尼亚、喜旺肉制品等价格均有上涨。销售员称,每斤涨两三元。

一消费者给记者算账,肉价一涨,其他食品也跟着涨,一个三口之家一个月的生活费开支就要增加两三百元。

排骨店:今年保本都很难

山东省出版技工学校学生食堂的承包商在合同到期后,决定不再继续承包这家食堂了。承包商刘经理说:“现在做学校食堂生意太难了,根本不挣钱。现在米面油肉蛋都涨价了,我们不能涨价,涨价学校有意见,学生更不乐意。我们绞尽脑汁想办法,如把花生油换成了色拉油,把猪肉换成鸡肉,或者减少肉量,尽可能降低成本,但这样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济南钢铁总厂附近一家生意一直非常红火的排骨店,现在直接受到肉价上涨的影响。值班经理孙先生说:“以前排骨进价每500克七八块钱,做好卖给客人价格是25元,现在排骨进价就11元,做好卖给客人价格是30元。虽然还是不挣钱,但也不敢再涨价了。而且以前每天最高能卖1000公斤,现在销量不到以前的一半。到年底,连保本都很难指望,今年恐怕要赔钱了。”

市场:七成肉摊歇业

在这一轮肉价上涨中,猪肉零售商并没有从中受益。记者近日在山师东路农贸市场看到,原来这里共有11家猪肉经销商,由于开门就赔钱,其中8家已经歇业,只剩下三家在坚持营业。

正在经营的李大姐告诉记者,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有一批老客户,她也早就关门歇业了。李大姐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由于毛猪涨幅要大于肉价涨幅,现在所有零售的业户都赔钱。

以18日的价格为例,济南白条肉(带骨头、肥膘肉的整个肉)的批发价格是每市斤8.50元,她在这个市场零售的价格分别是:前肘每市斤9元;后肘每市斤9.5元。白条肉批来后,零售业户首先要分割,将前后肘单挑出来卖,而排骨、肥膘肉以及刀口肉的价格,远远不能跟前后肘相比,因此这样算下来,零售业户卖一头猪,就要赔100元左右,一天卖两头猪,就得赔200多元。

屠宰厂:屠宰量减了大半

“实在没有办法,今天总共屠宰了275头猪,还不到前几个月的一半。”济南富康肉类制品有限公司屠宰厂厂长谢汝顺无奈地说。这家屠宰厂是目前济南市区内唯一一家被贸易部门认定的合法屠宰厂,业内俗称这里是匡山屠宰厂,承担着30余户猪肉经营业户的定点屠宰任务。

18日凌晨0时15分,记者跟随厂长谢汝顺全程观看了这家屠宰厂的机械化屠宰过程。谢厂长边走边对记者说,该厂的自动化屠宰线,如果能够实现三班倒,日屠宰量可以达到6000头。半年前,这里还能保持一班的工作量,少的时候能屠宰七八百头猪,多的时候能屠宰上千头猪。随着这波猪肉价格上涨,屠宰的猪越来越少了,先是从七八百头猪降到了五百多头,最近这几天又降到了不足300头。

来源:齐鲁晚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