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飞”江上学的怒江孩子

“飞”江上学的怒江孩子

分享

0a32

0a33

0a34
组图:我们“飞”着过江 (常世江博客)


怒江峡谷中的孩子们每天上学下学依靠的就是一条普通的家用尼龙绳滑溜索过江,为了上学,从7岁开始他们就要学习独自“飞”着过江,没有任何防护,湍急的江水似乎随时可能吞噬这些幼小的生命,当地村民和老师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一座桥,让孩子们安全的上学、回家。 以下摘自CCTV《生活567》栏目《用生命掌握平衡》专题片记者常世江的采访手记。

今年5月,作者来到云南省福贡县马吉乡,看到马吉乡中心小学的每个学生都走到江边的小棚子里拿出根绳子背在身上。走在半山腰时,只见同学们取下绳子和一个铁制的滑轮,挂在江两岸的一条钢丝绳上,原来背在身上的绳子是用来过江的,而绳子也过是家用的并不很粗的尼龙绳。

这十多名学生的家虽然离乡上的小学只有不到一公里,但是他们的家都在江对岸,因为江上没有桥,他们从小就要学会一种技能,那就是滑溜索。钢丝绳下面是湍急咆哮的江水,看着就让人发晕。钢丝绳长约200多米,上下落差有40多米,孩子们以每秒10米的速度向对岸飞去,惊险程度绝对不亚于蹦极。

作者还看到一位只有7岁的小女孩余里娜, 福贡县马吉乡中心小学读二年级。 老师称余里娜还不会溜索过江,每天都是她爸爸妈妈来接送,如果她的父母不在,就由三四年级的大同学带她过江。

余里娜的家在马吉乡的恰马嘎村的半山腰中,家里生活很拮据,一年收入不到两千元,家里除了一台黑白电视机外再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全村其他人 家的情况和他们家差不多,在江上建一座便桥需要40多万元,如果靠村里人自己集资,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因为没有桥,余里娜的家人平日很少出门,现在他们的女儿余里娜为了上学必须天天滑溜索过江,这就成了父母最担心的事情。虽然上学很危险,但余里娜的父亲告诉记者,学一定得上,因为只有读书才有可能改变现状,让余里娜有机会走出大山。

而村里的百姓最大愿望就是江面上有座桥。有了桥,孩子们上学放学也安全了,他们平日里出行也会更加方便。

作者在调查中发现,有的钢丝绳固定在木桩上,可是木桩已经朽化得很厉害,一旦木桩断了,那就意味着悲剧的发生;除此之外,还发现了一些钢丝已经出现了断丝的现象。一般的钢丝绳使用年限是五六年,如果再继续使用就比较危险。一对溜索造价需要三万元左右,县里由于经费和人员紧缺,平时也没有专人维护。

据福贡县交通局封继生科长透露,每年都会发生人掉到江里的悲剧。溜索过江最怕绳子断裂和大风天气,2006年8月,当地一个女孩大风中滑溜索掉到江里,幼小的生命永远葬身于怒江。

其实在当地,还有一种过江的交通设施,那就是吊桥。吊桥听上去比溜索安全多了,但是经调查发现,这里的吊桥都有些年头了,桥的缝隙特别大,一只腿都可以伸进去,七八岁的小孩很可能踩空掉下去。

在二十公里外的另一座吊桥,其中一块木板轻轻一掰就掰成了两半。桥的木板最少三四年没有换了,下面的四根钢丝而且有两根是断的。交通局的封继生科长称,这座桥有三十多年了,每天这里有二十多名孩子和一百多名村民都要从这里经过。曾经有一对夫妻就从这座桥上掉到四五十米深的江里,最后连遗体都没有找着。

据悉,新造一座过人的吊桥需要四五十万元,四五十万元,对这里的老百姓可是个天文数字。福贡县境内目前有21对溜索,17对急需更换;全县共有10座便桥,都是危桥,需要及时改造和新建。

用一根钢丝绳、一根并不粗的尼龙绳和一个自制的滑轮去征服一条怒吼的大江,这惊险刺激的一幕,就真实地在怒江大峡谷中上演。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