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血奴转行试药 大学生成小白...

血奴转行试药 大学生成小白鼠

分享

在中国大陆,有这样一群人,以生命和健康为筹码,为新药上市前进行安全测试。他们,有的是为了数百元至上万元的收入,有的是为了一试新药会否治愈痼疾。这些人中,既有职业试药人,也有身患绝症的临床病人,在校大学生更是其中很庞大的一个群体。

打工无着走上卖血路

据信息时报27日报导,阿龚今年35岁,来自湖南常德。他告诉记者,出来前在老家务农,3年前去了云南打工,一直在建筑工地干活,每个月收入一千多元。

今年初,云南的工地完工后,他来广州找工友揽活,却找不到人了。身无分文的他,只能靠捡垃圾为生,在街头四处流浪。后来在别人的怂恿下出去卖血,但是当有偿的职业卖血被严打之后,他又再次面临了生活的困境。

9月初,“血头”阿超找到了他,说有一单轻松又好赚钱的活,只要去深圳一家医院试几天药,就能挣1700元。

阿龚听后很心动,心想“试药来钱快又多,比卖血一次挣个一二百元强多了”。但也担心留下什么后遗症,为此一直犹豫不决。在阿超的一再催促和保证下,阿龚终于横下一条心。

不知试何药便签下《同意书》

10月2日,阿超接上阿龚,和另外9个人一起到医院试药。一进医院,阿超就把他们带到一个大房间。阿龚称医生并没有要求他们做任何体检,便拿出3张写满条文的纸张,让他们看过后签字。“我没上过学,字也不认得几个,阿超让我在后面签,我就签了。”阿龚并不清楚,医生要他签的是试药《知情同意书》,而至今,他也不知道自己试验的新药药名叫什么,也没有要求复印一份自己保留。

“后来,我们10个人分别被带进不同的房间。”护士推着小车走了进来,小车上放着一支大针筒。阿龚一看当时就吓坏了。怎么都不肯让护士扎针。

后来阿超走了进来,警告他如果不打针,就一分钱也拿不到。为了拿到1700元的高额“营养费”,阿龚眼一闭,心一横,让护士在脖子左侧扎下了一针。

一针下去头晕想吐手脚发麻

扎完针,还不到两分钟,阿龚便开始觉得头很晕,“头皮、手脚都有点发麻,胃里翻腾着很难受,想吐却又吐不出来,浑身上下都感觉怪怪的,很不舒服”。阿龚 当时除了后悔还是后悔,很担心自己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掉了。

10分钟左右,有医生进来作记录。据阿龚讲,反应持续了一个钟头左右,期间吐了好几次,护士也进来抽了几回血。慢慢地,不舒服的感觉也渐渐消失。

阿龚说,那次试药只做了两天,每天在脖子上打一针,第二次打针时反应比第一次轻些。10月5日傍晚,他和其他9名试药人一起回到了广州。

“挺丢人的,不想让家人知道”

当被问及做这行家人是否知情时,阿龚神情严肃,“我不会让他们知道,做这个挺丢人的,他们也理解不了。像这种有点像‘白老鼠’一样被人拿去做试验,别人知道了很没面子。”阿龚说.

虽然背负隐瞒家人的压力,阿龚却坦言想做一名职业试药人。“阿超跟我说,做这个好赚钱,我自己试过后也觉得是这样,让他有活便通知我。下次有机会我还会去试药,反正也没什么生命危险,最多也就是试药那几天难受点罢了,这点苦不算什么。大排档打杂事多辛苦,也赚不了几个钱,还不如这个来钱快。”

当被问到有些新药危险性较高,试药次数多了可能会产生毒副作用,影响大脑功能或生育功能,怕不怕以后影响健康和结婚生孩子?阿龚却说,他还不想考虑那么长远,“反正有钱赚,先赚些钱再说,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医学院大学生 成试药人首选

药物试验多由制药企业与医院或医科院校合作完成。受试者要求身体健康,有较高文化水平,以便更精确感测药物作用。医学院的在校生因年轻健康,熟悉试药有关程序,加上某些医院本身就是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因此招募健康人群做药物试验时,医科大学生往往成为首选。

中山大学医学院药学专业学生张环,刚参加完学院组织的为期两个月的“盐酸××刚口服液”药物人体一期试验。

张环说,两个月前他通过了试药前的全面体检,便与学校临床药理研究所签订了《知情同意书》,试药结束后拿到了2800元的营养费补贴。但张环说自己绝对不会试治疗“精神病症”、“爱滋病”等具有高风险性的新药。

据张环反映,该校校内就有一个专门的实验室,写着“I期医药临床试验实验室”,专门招聘健康人群进行新药物的I期试验,往往由学院老师牵头,带领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在实验室里做医药实验,几乎每个学期,该试验室都会与医药企业有药物试验的合作项目。

“学院一般不会公开发布试药信息,而是直接告知之前曾有过试药经验的学生,再让这些学生参与或告诉周边熟悉的朋友,以此扩大试验对象的选择范围。每次需要找健康人试药时,都会先从校内在读的学生中找。”中山医科大学药学专业学生张环说,他也是经一位熟悉的朋友介绍,才第一次进入真正的药物试验。

校长特批

时报记者暗访广州某三甲医院试药基地时,看到该基地的检查室里面坐了几名大学生,正在进行心率监测。一名姓王的女生说,他们都是某医药大学的学生,听老师说有种X郁胶囊I期临床试验要招试药人,药性较平和,就来了。他们并表示校长特批他们不用上课。

女生小王说,“老师说试完药后,会给我们每人600元。”基地的黄医生说,此次单次试药结束后,基地又要开始招聘12个受试者来进行多次试药。

时报记者采访发现,一些参加过多次药物实验的学生,试验一结束便拿着挣来的零花钱一起出游。很多学生第一次试药如果感觉无异常,大多会选择再次试药。

“挺多学生就是冲着营养费去的,特别是一些家里经济困难的学生,试药每次能拿到几百元到几千元,来钱很快。”一名接受过多次药物实验的男生说,反正试常规药危险性不大,“学生没有其他收入,把这个当兼职赚钱挺不错。”

肺癌患者愿试新药博一博

除去医学院的学生和职业试药人,不少病人更是试药的主力。

据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肿瘤科副主任医师蒋梅介绍,由于目前肿瘤治疗还未有突破性进展,没有能完全根治的药物,因此,一旦新药产生,很多身患绝症的病人便会对新药的疗效寄予厚望。

另外,有些病人愿意试药,则是因为受到免费试用和减免费用的吸引。

家住白云区嘉禾街的叶伯今年67岁,以耕田为生。去年,他在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接受了一种抗癌新药——藤黄酸的II期临床试验研究。因病情复发,今年11月,他又回到了该院肿瘤科。

“去年住院之前,我曾多方求医,吃了不知多少种治疗肺癌的药,对治疗肿瘤的新药广告也深信不疑。现在治肺癌的药我已吃过八成了,还是这个样子。”叶伯叹了口气。

叶伯认为自己年纪大了,身体本来就虚弱,因此一直不肯做化疗.后来得知医院正在做一种抗肿瘤新药——藤黄酸的药物试验,想招集一些病人来志愿参加。叶伯当听到不用做化疗便很心动,再加上很多费用可以减免,跟家人商量后便同意了。

家人帮他签了《知情同意书》后,便正式进入试药环节。叶伯开始对新药期望很高,希望能抑制自己的病情,但至今藤黄酸试验结束快一年了,身体并没有明显好转。

无钱治病 儿子瞒实情让老父试药

66岁的何伯家在东莞太平镇,是一名普通的渔民。今年11月,他在当地一家医院被确诊患了鼻咽癌。12月上旬,他到广州某附属肿瘤医院求医,因家里经济困难,儿子经医生介绍私下同意他入组试验一种新型的抗肿瘤药。这样一来,不仅医生会特别关注,还会减免一定的医药费和检查费,但儿子并没告知他实情。

直到有一天,何伯拿着吊针瓶去洗手间时在门外突然昏倒,才从护士口中知道自己成了临床的试药病人。“我打吊针那几天,整天都想呕吐,什么都吃不下。有一天上午,肚子里很难受起来上厕所,没想到竟然晕倒在地不省人事。”何老伯说,可能是药物在身上产生了不良反应。

“家里没钱给我治病,能免费试药也是一种幸运,我觉得挺好的。”何伯知道实情后说。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