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大雪封国:2008没有春节...

大雪封国:2008没有春节

分享

继1998年长江中下游世纪洪水以来,中国长江中下游诸省份生民,再次遭受世纪性灾难——雪灾冻雨。如果说两百年以前,这将是上天的恩赐,天下太平的祥瑞,紫 禁城中的文武百官将三跪九叩,恭贺君王顺天应时的统治,和瑞雪泽被生民的欣荣。

然而,兄弟,这是21世纪的第八个年头。这个国家的八亿农民,特别是我长江中下游四川、贵州、湖北、湖南、江西、安徽和江苏等省子弟,他们已经离 开了土地,他们正奔波在珠三角、北京、长三角,携带者他们的妻子,离开他们的父母 和幼小的子女,为谋一口饭吃。他们在他们流尽血汗的城市,没有户口,没有医疗,没有保障,没有教育,他们没有一切,他们所拥有的,唯一就是过年回家!他们这样做, 自1992年以来,持续已经近16年。然而,今年,大雪封天,冰天雪地,我数百万计的无 辜农村城镇平民,被困在火车站里、公路上,挨饿受冻,饥寒交迫,甚至失去生命。我可能更难以计数的兄弟姐妹,正被困在城里,买不到火车票,买了也走不了,他们将极 可能不能回家过年。他们困守在类似孤岛一样的很多城市,他们的家乡,只剩下老父老 母和幼小的子女。天人相隔,在中国这块被标榜充满和谐温馨的土地上,遥遥相对。兄弟,这是21世纪的第八个年头,肆虐的风雪冻雨,已经不是祥瑞的象征,而成了实实在 在的末日启示。兄弟,如果是两百年前的皇帝,看到今天这样的惨状,将要下的是罪己 诏啊。



这是时隔十年,上帝对中国又一次末日般的启示。这个启示,从一个叫冷静的安徽姑娘,被同样赶着回家的苍茫同类,从芜湖火车站挤下铁轨被火车压死开 始。那时,我没有太多关注,只以为又一次春运开始,因为官方大量温情脉脉的报道, 这些报道又无时不刻在强调领导的关注,所以变得麻木和懈怠,觉得就那样,出不了大问题,熬呗。然而,当涉及到我的切身利益时,我才第一次意识到了情况是如此严重, 天下已经大乱。我买不到火车票回家,通过各种途径,找新闻权力单位,找旅行社,甚 至找铁路法院,所有具有通天本领的人,都很果断地告诉我们,没有办法,买不到。谢天谢地,哥哥告诉我,姐夫已经越过广东,抵达吉安,将能顺利回家过年。我不是什么 高人,但有自己的各种朋友,依然买不到火车票,那么多没有任何背景的,来自于鄂湘 赣皖川贵等省的兄弟姐妹,他们到哪里去买票,他们怎么回家?

按官方报道,虽然暴雪封天,人民苦难,但领导关怀,并且死人截止1月28日14时,只有24个,算得还挺准,积雪造成房屋倒塌致死10人,路滑摔伤致死10 人,溺水致死2人,积雪压倒树木致死2 人。然而,难道死于冻雨和大雪封路的交通事 故中的人,不算死亡吗?1月27日,有现场网友披露自己开车行走到南昌西二环9KM处,因桥面结冰引致连环相撞的交通事故。因作者逐步叙述,我没有准确统计撞车车辆和死 人数据,但看到的至少死一名警察、女人和男童。

我们有卫星直播,有直升飞机,我们看过日本电影《日本沉没》,日本诸岛一篇火海沉沦。我们没有用卫星直播、飞机拍摄俯视大地,但有上帝,上帝俯视大地,他能 看到,长江中下游,冰封雪漫,中国铁路大动脉京广线瘫痪(因为铁路电网被冻雨大雪 所毁,动力机车无法运行),京珠高速瘫痪,车祸消息频传,百姓滞留,挨饿受冻。京珠高速高寒地带,司机和乘客竟然已经困守四天,有的几天没怎么吃喝,有的烧油取暖 ,方便面10块一包,一瓶子开水5块,茶叶蛋也卖到3块一个,有位老人饿得不行装冰化 水喝,有的妇女冷得休克,很多妇女不得不放下害羞露天方便,这是城市之外。城市之内,因暴雪冻雨肆虐,长沙封冻大半月,水电交通半瘫痪,物资匮乏,葱竟然卖到30元 一斤,成为电影《后天》式的恐怖之城。而这样的情况,长江中下游很多城镇,大致如 此。

网上到处都是新闻报道和现场目击者贴上的家人被堵,遭遇车祸,城市被困,车票停售退票,百万级人员滞留(仅广州火车站官方报道就将达60万,京珠高速湖南段 就滞留6万,还不包括庞大的公路客运和机场滞留人数)的消息。据民政部消息,截至1 月28日14时,1月10日以来的雨雪天气过程已造成安徽、江西、河南、湖南、湖北、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陕西、甘肃、青海、新疆等14个省(区、市)7786.2万人 受灾;紧急转移安置82.7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4219.8千公顷;倒塌房屋10.7万间,损 坏房屋39.9万间;因灾直接经济损失220.9亿元。上帝看着这一切。


1998 年的世纪洪水,不管怎样,这个国家的军队紧急出动,救援民众。现在,兄弟,这不仅是遭灾,还要受冻啊,我们的军队在哪里?我们国家和人民的军队在哪里?哪怕是上路铲冰,直升机救援。朋友龚晓跃,写出从前藏民的声音:毛主 席的神鹰会来救我们的。是的,无论什么国家的百姓,非常时期,总希望他们的军队保 护他们,就像电影《拯救大兵雷恩》里,当盟军轰炸机终于到来时,躺在地上的约翰·米勒中尉喃喃地说,那是我们的天使之翼。这么多天了,看到过官员视察看望,武汉市 公安局长还装模作样地帮着推煤车。但我们更要看到我们能快点回家过年,凭着我们的 能力,我们不能呆在打工的地方过年,我们的户口、家庭全在故土之上。都什么时候了,我们的军队为什么没出动?我们的政府,为什么不能向民众表达最起码的宽慰和致歉 ?我们的官员,处理灾难和应急事务的能力,怎么也该超过十年前的世纪洪水吧?

我们还要问,为什么在南方多年不下大雪的情况,气候突然变成这样?我们需要得到准确的答案。10年前是洪水,现在是暴雪,下一场灾难,会是什么?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