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陝西省靖邊縣貪官被取保候審...

陝西省靖邊縣貪官被取保候審期間調任局長

分享

 

懲處貪官咋這麼難——陝西省靖邊縣林業局原局長高玉川貪污案追蹤“高玉川被判刑了!”不久前,這個消息在陝西省靖邊縣幹部群眾中傳開。然而對於舉報靖邊縣林業局原局長高玉川貪污違紀問題的當事人來說,這個消息來得太艱難了。 “問題幹部”調任局長,取保候審“享受”三年 高玉川擔任靖邊縣林業局長之前是新城鄉黨委書記。他在鄉黨委書記任上,因貪污農民扶貧款8萬餘元被當地農民舉報。然而高玉川不僅沒有受到查處,反而被調任縣林業局局長。 當地農民不服,繼續到縣林業局討要扶貧款,並多次到縣委、縣政府和榆林市檢察院反映他的問題。在此期間,一些林業局幹部也舉報他動用上千萬元植被恢復費大興土木、毀林為其親屬辦沙場等問題。 令人吃驚的是,在榆林市檢察院認定高玉川貪污8萬元的情況下,當地有關部門還為他辦理了取保候審。此後,他不僅繼續擔任縣林業局局長、縣人大代表,而且對檢察機關傳喚置之不理。

調查發現,高玉川為了掩蓋其貪污的事實,曾與告狀的農民達成協定:由高玉川付清團古梁村農民的扶貧費和土地補償費,該村農民不再控告此事。事後,高玉川付給團古梁村現金21萬元,其中包括給了農民原委託告狀人3萬元。 當地有關領導對記者說,2004年榆林市檢察院對高玉川立案調查後,此案已進入司法程式,2005年縣紀委也立了案。根據有關規定,要等司法機關有了結論後,縣裏才能按相關條例作出紀律處理。

2007年7月30日,靖邊縣通報情況時表示,靖邊縣已於當天召開縣委常委會,決定建議免去高玉川林業局局長職務,同時建議縣人大常委會中止其縣人大代表資格。同年8月2日,靖邊縣人大常委會會議決定免去高玉川縣林業局局長職務,暫停其縣人大代表職務。 令人費解的是,榆林市檢察院立案調查期間,對採取高玉川取保候審措施,依法只有一年的期限,高玉川卻“享受”了近3年。直到2007年7月11日,高玉川案才正式公訴到法院。

縣公安局出具偽證,一審判決量刑過輕 按照有關程式,榆林市檢察院偵查終結後,指定橫山縣檢察院起訴。2007年7月11日,橫山縣檢察院正式將高玉川一案起訴到橫山縣人民法院。 然而,2007年9月橫山縣人民法院一審時,高玉川的律師意外地出示了一份由靖邊縣公安局出具的高玉川有重大立功表現的證明。證明稱,8月1日,靖邊縣汽車站廣場發生一青年人被四名青年毆打致死的案件,高玉川向靖邊縣公安局舉報,公安機關根據舉報線索迅速成功將此案破獲。 又是怪事:高玉川7月11日被起訴,8月初就為破獲刑事案件立了功。對此法官未深入核查,就采信了靖邊縣公安局有關高玉川重大立功表現的證明,並判決高玉川犯貪污罪,免予刑事處罰。 榆林市檢察院認為一審判決量刑過輕,檢察長何甯親自指示橫山縣檢察院提出抗訴。橫山縣檢察院認為,高玉川犯貪污罪事實清楚,按刑法規定應判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重大立功表現不能認定為本案免除處罰的法定事由。高玉川為掩蓋犯罪事實退贓賠款,並無悔罪表現。

經陝西省委政法委督導調查發現,2007年8月1日的刑事案件發生後,高玉川向靖邊縣公安局民警魏東提供了相關舉報材料,魏東沒有認真進行調查核實,也未經刑警隊隊務會或者專案組研究同意,就草率出具了證明材料。分管刑偵工作的縣公安局副局長王平電話同意蓋章出具證明材料。

榆林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查明,靖邊縣公安局材料中破案線索並不是高玉川提供的,他對此事的供述與其所寫材料相互矛盾。法院對重大立功表現不予認定。2007年11月22日,依照有關法律,榆林市中院依法撤銷了橫山縣人民法院作出的免予刑事處罰的判決,並以高玉川犯貪污罪,判處其有期徒刑6年。

一個“問題幹部”調任局長,在長達三年的時間裏能夠安穩如山做在局長位置上,不能不說這是中國政府的恥辱,更是法律的恥辱,法律威信在中國到底有多少,這是我們不能不思考的問題。如果不是上級部門介入此事,也許這位局長大人的仕途之路還是一帆風順繼續向上前進。為什麼這樣故事能夠中國不斷上演。揪其原因就是制衡,監督機制不完善。在一個道德淪喪,人生價值觀念出現扭曲中國現實社會,某些人就會利用手中權力製造出這樣的故事,因為沒有人那麼自覺的遏制自身的欲望。從這個事件中不正體現了,制衡,監督重要性嗎?同時也體現了司法獨立的重要。中國今天當政者也該醒醒了,那種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的時代應該過去了。。。。。。。。。。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