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7岁女孩遭21岁继母泼滚油...

7岁女孩遭21岁继母泼滚油毁容(图)

分享

 

彬彬母亲焦龙芳悲痛欲绝

20080327-China-3
七岁的彬彬躺在病床上

【新三才网讯】 2个月前,成都发生一起骇人听闻的“断根”惨剧,痛彻蓉城,凶手就是孩子父亲;2个月后,类似悲剧再次发生:新津一7岁女孩惨遭继母毒手——被滚烫菜油 毁容。女孩躺在双流一诊所的病床上呻吟,眼角挂着泪珠,一滴连着一滴;而下毒手的继母却不知去向。目前,新津公安局五津派出所已受理此案,法医将择日对受 害女进行伤情鉴定。

凄惨场景:哭声,揪人心肺

25日上午10时,暖阳普照。双流彭镇一家诊所。与室外相比,这里多了几丝凉意。

一间病房大门敞开,门外静悄悄的。门口坐着4个男子,沉默地吸着烟。病房临窗的病床处,6个灯泡一直亮着,床架上挂着可爱的小白兔和kitty猫。一个小 女孩默默地看着悬挂的玩具,她叫彬彬 (化名)。记者静静地看着她,不忍打扰。只要一说话,彬彬被烫伤的脸部就要牵扯动,痛得直掉泪。

彬彬左面部被完全烫伤,深II度,左手5个小手指和手背被不同程度烫伤。事发时,彬彬用手保护着半边脸,右眼得以完好保存。孩子的眼中,除泪水外,更多的是恐慌。一滴滴豆大的泪珠顺着她右眼角往下流,其母焦龙芳赶紧不停用棉花签轻轻为她擦干。 
 
“她为什么那么狠毒啊?我只在电视上看到过那么狠毒的继母,用滚烫的菜油烫孩子!”焦龙芳跪在地上,看着女儿从前的照片,眼里噙满不解和悲伤。“不要哭啊!不要让孩子看到!”彬彬的奶奶拉住焦龙芳的手。老人早已泪如雨下,看着病床上的孙女,她“心在滴血”。

 哭声过后,病房内格外寂静。有人在擦泪,有人走出病房。“好热!”彬彬在病床上翻动。“不要动。”焦龙芳担心女儿碰到伤口,连奔带跑来到病床前。

悲情讲述:狠毒,令人发指

焦龙芳待情绪稍微稳定后,讲述了事发经过。或许悲痛过度,她一次一次趴在病床上哭。她说,“我们都是新津人,前夫王国中是电力公司职工。”去年12月, 焦龙芳与王国中离婚,女儿随父亲一起生活。今年1月,王国中与21岁的何愉结婚。婚后,焦龙芳每周都提着衣物和零食,去新津一小看女儿。

3月21日,焦龙芳偶遇一个朋友。“你女儿出事了,被继母用滚烫的菜油烫了!”焦龙芳听后,马上给王国中打电话,得知女儿现在正在彭镇接受治疗。

事发后,何愉曾来过医院,要彬彬不准乱说,要说“脸是自己不小心烫伤的”。王国中的姐姐王街蓉说,在王国中与何愉结婚不久,两人发生口角,何愉离家出 走。彬彬给爸爸写了张纸条:“爸爸,后妈走了,我好高兴。”这是彬彬的心里话,但王国中却将纸条给回家的何愉看。当天,何愉冲彬彬大发雷霆。从那以后,彬 彬与继母的关系越来越僵。2月,何愉把彬彬带到理发店,让理发师给彬彬剪了个“飞机头”:小女孩两条长长的黑辫消失了。“这次泼油完全是报复。”焦龙芳 说。

恐怖记忆:好烫,像火在烧

经过几天治疗,彬彬可以说话了。昨天中午,当她回忆起那令她毛骨悚然的场景,双眼写满了恐惧。

18日下午5时许,这个普通日子,刻在了彬彬心里。彬彬当时在家做作业。“你吃火腿肠不?”继母问。“吃。”彬彬应声回答。“吃热的?”继母又问。“热 的。”听到有火腿肠吃,彬彬一边做作业,一边暗自高兴。几分钟后,继母走到饭厅,手端铁锅,锅里是滚烫的菜油。彬彬连蹦带跳地跑到饭厅。年幼的彬彬做梦都 不会想到,继母要向她下毒手:何愉将锅里滚烫的菜油泼向彬彬。“好烫,像火在烧。”这是彬彬被油烫伤后的第一感觉。

彬彬痛得哭了。“不准哭,站着!”何愉站在旁边,恶狠狠地看着彬彬。 “你女儿烫伤了,快回来。”何愉给王国中打电话。当王国中赶到家时,彬彬还在小屋一角站着。

“好烫,像火在烧。”这是一个7岁孩子的声音,恐怖的一幕将永远留在她的心中。

据医生陈友良讲,彬彬刚被送到医院时,面部发肿,溃烂。左面部、颈部及左手都被烫伤,全身烫伤面积达3%、深II度。“孩子还小,治疗只有慢慢来。”

多次寻凶:跳窗,两人跑了

25日中午12时,焦龙芳得知何愉在家,又来到新津天祥巷4号院。王国中家大门紧闭,焦龙芳一个劲地呼喊前夫名字。无人应答。她用头撞门。几分钟后,房门被强行打开。她冲进去,屋内空无一人。隔壁邻居说:“我们刚才看见他们从窗户跳出来,跑了。”

无奈之下,焦龙芳再次来到五津派出所。派出所民警表示,此案已受理。就在这几天,他们将安排法医去医院对彬彬作伤情鉴定。

这个年轻继母为何要对7岁的彬彬下此毒手?小女孩的命运将会怎样?

来源:华西都市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