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陳良宇案「密絕」級審理 涉...

陳良宇案「密絕」級審理 涉中國共產黨權鬥

分享

 

上海社保案核心人物、原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3月25日和26日在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秘密受審。據知陳良宇被起訴的罪名主要有受賄、濫用職權和玩忽職守。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批評中國共產黨秘密審判陳良宇,是權力鬥爭的結果,並指江澤民是陳良宇最大的後台。

上海幫重要成員、上海前市委書記陳良宇的審判一直是各界關注的焦點,也被稱為繼北京市長陳希同案後中國共產黨最大的一起貪污腐敗案件,受賄金額在200萬元至260萬元之間。但外界一般相信,實際受賄金額遠遠高於此數。

據《北京晚報》報導,陳良宇為自己聘請了兩名律師,分別是高子程和劉立目。他們拒絕透露相關細節,並表示不接受媒體採訪。根據法律條款,陳良宇面臨的最高刑罰可能達到死刑。

香港傳媒報導稱,對陳良宇案的審理,保密級別屬於「絕密」。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事先已向全院所有員工傳達了上級指示,對於此事不能向任何人透露。經多方查證,陳良宇案的主審法官為天津二中院的一位副院長,他與參加審理的相關人員早在一週前,就與外界斷絕了一切聯繫,集中研究案情。

而在案件審理當天,25日上午9時許,十多輛警車突然向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後門,將出入口圍了個水洩不通,幾十名持槍的武警對現場實施了臨時戒嚴,而押送陳良宇的車輛隨後駛入。該案開庭時間大約為5個小時,至下午4時許,警車方押著陳良宇一同離去。據稱,在開庭的前一天24日,陳良宇已被押至天津。

鄭恩寵:江澤民是陳良宇的後台

對於案件選擇在國際媒體關注西藏鎮壓事件時秘密開庭審理,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27日表示,此舉顯示中國共產黨想要低調處理此案,同時也是胡錦濤和江澤民權力鬥爭的結果。

他指出,江澤民就是陳良宇的後台:「陳良宇從黃浦區區委書記、區長的時候就開始犯罪,一直到他被提拔為政治局委員,整個過程,江澤民非常清楚,是他一手提拔、選舉這個人的。從目前情勢看,中國共產黨高層只想清算到陳良宇就關門了。」

他並認為中國共產黨不公開審理此案是違法的:「我認為這是違法的。因為陳良宇案子不是洩漏國家秘密、顛覆國家政權,這個應該公開開庭的。」

雖然審判結果還沒有公布,鄭恩寵認為,實際判刑結果已經內定。他說:「陳良宇案子肯定現在已經是內定了,他先內定判你多少年,內部有個交易,你不要涉及江澤民或後面黃菊,大家的事情你不要咬出來,那麼,陳良宇我看死刑完全都夠得了,但是死刑也是我不主張,要死刑可能殺人滅口的,為什麼這個案子這麼久才開審,為什麼顛來覆去呢?因為牽涉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呀!」

上海訪民要求公開旁聽遭拒

兩會期間,鄭恩寵律師和上海市民100多人曾經聯名寫信給中國共產黨領導人胡溫,要求到天津旁聽陳良宇案並出庭作證,但沒有下文。鄭恩寵感慨:上海市民長期努力揭發陳良宇等貪官,10年等來的審判卻是不能公開。

鄭恩寵說:「非常遺憾!就陳良宇案子,這一天我們等了整整十年了!有200多人給他們用各種手段迫害致死,還有2,000多人還在監獄中,我們總算等到這一天了。」

他呼籲中國共產黨當局公開審理此案,否則老百姓不服。

陳良宇2006年9月24日被中紀委「雙規」,一年後被正式逮捕,至今他已經被關押一年半。外界關注,陳良宇案件是否還會扯出江澤民派系的更高層。◇
 

鄭恩寵(1950年9月2日─),中國上海律師,曾代理上海的一些拆遷糾紛案件,並向中國上級政府告發上海高層的一些貪污案件,涉及周正毅、黃菊、陳良宇、韓正等人。2003年10月28日,經過秘密審判,上海市第二中級法院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處鄭恩寵有期徒刑三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在鄭恩寵入獄後,上海的主要媒體比如《新民晚報》、《解放日報》和《文匯報》發表了《“桂冠”背後的真相——鄭恩寵其人其事》(作者為新華社記者楊金志和解放日報記者陳斌)的批判文章,把鄭恩寵描寫為一個道德低下,無恥虛偽的小人。並且組織基層黨員幹部觀看鄭恩寵的審訊錄影,目的也是為了達到對鄭恩寵徹底否定的目的。

2006年6月5日,鄭恩寵出獄,後接受媒體採訪表示,自己不但無罪而且有功,並言及在獄中曾多次遭受虐待,包括毆打等。

洩密內容的爭議

鄭恩寵向外海的“中國人權”組織,提供過兩份信件,一份內容是數百名“益民食品一廠”被裁員的工人前往上海市政府請願,造成交通堵塞,後被數百名員警驅散的經過;另一份信件內容是2003年4月30日新華社《內參選編》(第17期)刊登的新華社記者黃庭鈞寫的稿件《強行拆遷引發衝突,記者採訪遭遇圍攻》。上海市國家保密局將兩份信件,均鑒定為“機密級國家秘密”,法庭認為鄭恩寵的洩密行為具有危害性,進而對其判刑。

鄭案的辯護律師認為這兩份資料根據《保守國家秘密法》都不應歸為國家機密。有人認為,這兩份信件內容,都是社會上發生的公開事件,不應屬於秘密,國家將社會公開的事情作為國家機密來進行封鎖,本身是荒謬的。德國柏林律師公會認為“一個律師為了維護自己委託人的利益,經於委託人協商,有權訴諸公眾,這個律師權利是不容剝奪的。”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