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北川抗震纪实(图)

北川抗震纪实(图)

分享

四川省北川县,被部分学者论证为“大禹故里”。这座以悠久历史荣耀千古的繁华县城,天降劫难,在历史上罕见的7.8级汶川大地震中,由于背靠震中汶川县首当其冲,成为此次大地震的重灾区。

13日凌晨4时许,记者在连夜赶赴四川北川县地震重灾区途中,距北川县城10余公里处突遇余震,山体垮塌阻塞道路,被迫停顿。经过千辛万苦,天刚放亮6时许,记者终于抵达距县城2公里处的任家坪收费站,附近北川县第一中学地震后的惨状不忍目睹。

该校老师刘宁心有余悸地告诉记者,这是老校区,共有学生2600多人,至今还有1000名左右学生被压在废墟下,其中大部分能听见哭声和喊声。一学生母亲杨春蓉,见到记者已泣不成声:“上午8点多,我喊我女儿的名字,被压在废墟下面的同学大声说,她还活着,只是腿受伤了。但现在两个多小时过去了,生死不明!”附近村民说,昨天和今天早上,被压在废墟下面的学生还能喊话,但现在已经气息奄奄。

从任家坪收费站到县城,只有2公里,经过1个多小时的艰难跋涉,记者13日上午9时终于抵达北川县城。

雨越下越大,最后变成滂沱大雨。雨雾蒸腾中,居民们扶老携幼往任家坪方向撤离。北川县城一片死寂,大部分房屋垮塌形成巨大的水泥瓦砾场。沿着已经辨认不出来的县城主干道前行,一些商铺门敞开着,残存的房体内还挂着花花绿绿的商品。经过一处房屋垮塌处,如果你仔细倾听,还能听见从巨大的水泥石块下面传出来微弱的呼救声或呻吟声。

父母们在劫难中舍身护子的事迹,令人感动。在女人街服装一条街后面的居民住宅废墟下面,不时传来小孩的哭声。透过断壁残垣的缝隙,记者看见一名二三岁的孩子睁着黑亮的眼睛嚎哭,将他搂在怀里小心保护、自己的身躯却被沉重坚硬的水泥石块死死压住的,是两个成年男女。参与救援的武警战士告诉记者,他们是孩子的父母,已经死去多时。

 

从任家坪收费站到县城,原本的盘山公路已经变成生死悬于一线的“悬崖鸟道”。

  

记者看到,水泥公路表面,到处是被山上滚滑下来的巨石砸出的大坑,有的路段干脆被掀得来个“底朝天”,形成巨大的凹凸。公路表面基本上被巨大的山石占据,有的巨石比一间房屋还大,居高临下地踞在你的头顶上方,随时都有滚下来的危险。

最艰难的一段路大概有300米长,无数个随山体坍塌滚下来的巨大石头,将公路截断。翻过这座“巨石阵”,是对人的体力和胆量的极大考验,因为翻越时站在巨石之巅,你会感觉到自己头顶上方的松垮山体随时都有可能“发怒”。

前行1公里左右,盘山公路被右边半座坍塌的山体彻底阻隔。而北川县城则在山的前下方隐隐约约。下行到县城唯一的办法,就是穿越眼前500米高、与地面几乎成直角的悬崖。

这大概是世界上材质最独特的一条路。记者现场看到,在很难站得住人的悬崖上,几十名身穿迷彩服的救援队员脚靠脚,有的凭借悬崖上稀疏的植物作为固定点,用血肉之躯组成一道人墙,救护着逃生居民离开县城。

不少受伤居民躺在担架上,被救援队员抬着在悬崖上向上攀援。一名小女孩刚刚从废墟里被“掏”出来,生命垂危,必须马上送往外地医院。八名身强力壮的救援队员抬着她,吃力地在悬崖上行进。由于雨下得较大,悬崖上的泥巴越来越软,也越来越滑。

一名救援队员事后告诉记者,当时这名体重只有60来斤的小女孩,在他们肩膀上感觉犹如“泰山压顶”。“雄起!雄起!”大家一起吼着这句表达“加油”意思的著名四川方言。“当时浑身被雨淋得精湿,又累又冷,但想着救命要紧,就坚持下来了。”他说。记者看见,不少救援队员手被磨破,鲜血淋漓。

在“乱石阵”,救援队员们温暖坚实的双手,成为逃生百姓最大的慰藉。

参与救援的解放军某部中尉连长吴元生告诉记者,从昨晚至今,在队员们用血肉之躯筑成的“生命通道”上,近3000名居民得以安全撤离。

在现代交通意义上,遭受大地震重创的北川县城“与世隔绝”,满目疮痍和废墟,到处是被沉重坚硬的水泥瓦砾禁锢的人们的呻吟和呼救。由于交通完全阻断,没有吊车、没有挖掘机……严重匮乏大型救援机械工具,成为救援队伍最为头疼的难题。由于余震不断,加之天下大雨,形势随时可能继续恶化。

不能再等!这是一场与死神进行的赛跑,如果输了,输掉的将是难以计数的鲜活生命。

救援队员豁出来了。要用血肉之躯加上铁锹、钢钎,与沉重冰冷的水泥瓦砾展开原始的“肉搏战”!

在县城“唐氏五金文具批发部”前面的废墟上,来自武警部队的救援队员,正用钢钎一点一点地打掉面前的水泥巨块。展现在记者眼前的,是令人揪心的一幕:一条穿着男式皮鞋的腿已经露出来,但腿部以上部分却被水泥块死死压在下面。一名战士告诉记者,这个人还活着,照我们这个进度,还要2个小时就可以把他解救出来。

在这场异常艰难的原始“肉搏战”中,救援队员的双手经常被巨大水泥石块的反击力震得鲜血淋漓。但更危险的是,县城随时面临新的地震,一名队员说:“如果发生新的地震,这里参与救援的人将非常危险。”

(转自新华网 记者刘大江 冯昌勇 黄堃)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