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消防突擊隊日記:幼稚園30...

消防突擊隊日記:幼稚園300多個孩子多數被埋

分享

 

       心疼,無比地疼。

昨天下午3時進入北川老縣城。眼前一片廢墟,不時可以看到屍體,倖存者焦慮地尋找埋在瓦礫、斷梁下的親人,有的則抱著被褥急切地等著救援人員到來。這樣的場景,以前只在電影裏見過。而現在,卻活生生地出現在面前。

在一座倒塌的幼稚園, 七八個焦急的父母在廢墟裏尋找自己的孩子。聽說山上的懸湖要塌方,不少人正往城外逃命,但他們不肯離去,在廢墟中翻尋著,一遍遍呼喚孩子的小名。聽當地人介紹,地震發生時,幼稚園裏有188個孩子正在吃飯,全園共有300多個孩子,大多數被埋在了下面。

一名憔悴不堪的男子迎上來,焦急地將我們領到一處瓦礫下:“那裏有一個小女孩!”孩子下半身被壓著,從三角形的洞裏,可以看到腦袋。孩子很勇敢,還能講話,回答我腳趾頭還能動。孩子應該受傷不重,我和戰友趕緊小心翼翼地上前扒。孩子被壓在一堵牆下,斷牆有1人多高。就在我們忙著救援時,再次發生了餘震,我感到背後的牆搖晃著。大家都很緊張,手中還是沒停。

“叔叔,我要喝水!”細小的聲音從洞裏傳來,我趕緊拿下軍用水壺,然而洞口太小,水壺夠不到孩子的嘴。“誰有塑膠袋?誰有塑膠袋?”人們焦急地傳遞著資訊。袋子找到了,我將袋角撕開一個小口,放到孩子的嘴裏,清澈的水,澆活了這個鮮嫩的生命。我們加緊切割斷梁,一些本地人也趕來幫忙,1個多小時後,女孩終於被救了出來。

她叫任思雨,6歲。我檢查了一下,孩子奇跡般地僅有些擦傷。這是我救出的第一個孩子。看著她,看著身邊被埋的許多已閉上眼睛的孩子,我忍不住想哭——生命在這裏,是多麼頑強,又是多麼的脆弱。

“這裏還有一個。”一個母親跪著,不停地哭喊著“毛頭、毛頭”,我們趕緊跑過去。她的孩子被埋著,隱隱約約可以看到腦袋。母親徒勞地用手去扒壓在孩子身上的牆塊,哭著喊救命。我和戰士們找來液壓剪、擴張器、頂杆,找准著力點以免傷到孩子。但是,牆塊太多太重,我們費了好大的勁,只能撬開一點點。母親看著我們,說:“你們已經盡力了,孩子埋得太深,難救,那邊還有許多孩子,你們快去吧。”

這是一個在廢墟裏苦苦守候了50多個小時的母親說出的話。她的喉嚨因為焦急、呼喊已經嘶啞。她看到更多的孩子需要救助,可能比她的孩子容易救些,她忍著劇痛,願意放棄自己孩子的生命而成全他人。災難,你來得那麼猛烈而無情,但你打不垮人性的堅持與善良。

太多感動的故事,在那座廢墟裏發生。領我們去救人的男子叫陳禮富,他的3歲雙胞胎兒子也被埋在了下面,而他因在上班的路上逃過一劫。他發了瘋似的沖到幼稚園,日夜不停地尋找。他沒找到自己的孩子,卻發現不少別的孩子還活著,領著我們去救並幫忙。

“任思雨!任思雨!”廢墟邊,一對年輕的夫妻哭喊著,逢人便問:“有沒有看到我的孩子?有沒有看到我的孩子?”這不是我們剛剛救下的那個女孩麼?我大聲應答。夫妻倆直奔過來,沖上去看了看擔架上的孩子:“是的!是的!”號啕大哭。這是孩子的姑姑、姑父,他們說,哥哥嫂子都死了,他們自己的孩子也沒逃過,他們留在這裏不走,就是想找到這個孩子。

   救人!救人!救人!只要有1%的希望,就要100%的努力。在那個善良的母親身邊,我和戰士們頑強地用手扒、用肩扛;天黑看不見,就打開手電筒;人手不夠,當地老鄉上來幫忙。奮戰3個多小時後,那個氣息微弱的孩子,被抱了出來。

戴著手套的手,扒出了血;戰士們的臉上,淚水和汗水攪在一起。手電筒的光越來越暗,城市黑得漸漸伸手不見五指。在又救出1個大人、1個小孩後,已是晚上10點,我們不得不撤退。

山頂的圍堰湖泊隨時可能決堤,我們的營地建在了半山腰。我們摸索著,艱難地往營地走。1個小時後,我累得躺倒在帳篷裏,一動也不想動。我想哭。我是一個父親,我有一個5歲的兒子。那些失去生命的孩子,一個個在我眼前晃動。死亡的陰影,在災區的殘垣廢墟上徘徊遊走,不斷傳播著悲愴的消息;我的眼睛一直蒙著層層淚水,看著那揪心的畫面和湧動的愛心,再堅強的人也忍不住淚流滿面。

我知道,這是一個不眠之夜。我盼著,天快點亮。(常州消防支隊衛生隊副隊長兼醫師 謝平華 口述 )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