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從闢謠到道歉,四川衛生廳廳...

從闢謠到道歉,四川衛生廳廳長沈驥出爾反爾

分享

 

人民網成都5月26日電 四川衛生廳廳長沈驥在正在召開的四川省抗震救災的情況通報新聞發佈會上,非常痛心地向相關網站發出呼籲,這幾天在網上瘋傳四川省衛生廳幹部在災區毆打志願者的傳聞,純屬謠言。沈廳長呼籲相關媒體和網站,不要再做傷害前線醫護人員和救災幹部的事情。

新華網成都5月27日電,26日深夜,四川省衛生廳向記者通報,近日互聯網上廣泛傳播的省衛生廳工作人員在災區打人事件,已調查清楚。省衛生廳責令該工作人員作出檢討和深刻反省,當晚該工作人員已公開寫出了“檢討並致歉書”。

不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不知道這位廳長大人在白天闢謠時調查了沒有。在辦公室裏是調查不出什麼東西的,正如我在電腦旁邊看了兩則新聞就來責怪這位大人一樣,也許也是沒有調查就下結論了。不過我疑惑的是,沈大人到底是覺得志願者被打是小事一樁,便草率處理,還是因為敷衍不過去才站出來明哲保身?——若行為坦蕩,也不至於把“謠言”變成了“搖言”——搖擺不定,信口雌黃。         

這讓我想起去年的這個時候,才有人出來就印花稅上調的傳聞闢謠,不到幾天就上調了印花稅,真不給這闢謠的領導面子,於是出現了所謂的股市中的“五卅慘案”。

四川人同樣也不給這位姓沈的面子,而且不到半天時間就給了他一記響亮的耳光,抽醒了他在平安無事時期的那些燦爛的夢想。

新華網成都5月27日電:26日深夜,四川省衛生廳向記者通報,近日互聯網上廣泛傳播的省衛生廳工作人員在災區打人事件,已調查清楚。省衛生廳責令該工作人員作出檢討和深刻反省,當晚該工作人員已公開寫出了“檢討並致歉書”。

   事件的發展令人生疑,一個衛生廳工作人員打人事件,有車牌號,有車型,有具體時間,有具體地點,應當說一查就知是誰幹的。再者,如果毆打志願者的人有悔改之意,也會事後經反省後向組織承認錯誤,自覺接受處理,為什麼四川省衛生廳廳長沈驥出面一二再的說是“純屬謠言”?事實成了謠言,然後又在線民力量與輿論力量的作用下“調查清楚”,承認確有其事,某些領導人的彎是如何轉過來的?是被輿論迫使的還是自覺的糾錯行動?

人人都可以“護犢子”,家長“護犢子”,就是放縱,領導“護犢子”,就是縱惡,還有一層動機就是誰都願意往自己臉上貼金,承認“犢子”有錯就是“抹黑”,而無論是家長還是領導,這種“護犢子”的做法是一種犯罪,孩子或者下屬在這種縱容之下,就會成為打手。動手打人也是一種“習慣”,只有那些不假思索而動手打人的人,才暴露了其素質低下以及易於違法的一面,一個素質高素養好尊重他人的人不會動手打人,而一個樹立了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宗旨意識的幹部,無論如何也不會動手打人,相信這樣的道理不需要分辨。四川省衛生廳領導前後不一,先是指責為謠言,後又承認事實,是事實難於調查而使真相延後還是被迫承認?恐怕是掩蓋不了之後的無奈之舉。

回到志願者被打事件,5月21日11時左右,省衛生廳工作人員張建新乘車到江油市長鋼醫院開展工作時,被正在給車消毒的志願者林某某將一勺消毒水澆到頭部和面部,因藥水刺激眼睛,劇痛難忍,發生了出手打人的不當行為。

   一個人突然被澆消毒水,憑直覺就能夠判斷對方是不是故意,張建新是來開展工作的,沒有人會故意加害於他,何況志願者衣服上有標誌?那麼,一個正常人在“藥水刺激眼睛,劇痛難忍”的情況下的正常反應應當是找水沖洗,而不會抓住對方毆打,先想到打人,而沒有先想到沖洗,說明消毒水並沒有危及生命或者致盲,所謂的“劇痛難忍”,恐怕也與事實不符,之所以動手打人,大部分原因是因為冒犯了“領導”。

   抗震救災,眾志成城,所有經歷過災難的人都有一個共同的體會,那就是在災難面前,絕大部分人的人性、善性被激發,惡性在災難面前被抑制,即便是對待一隻小動物,人們往往也用人性的眼光來看待,如果是一個平常人,也會覺得對方是真正的至親,如果是一個志願者或者救援者,那簡直是救星了,而在張建新的身上心靈上,這些都沒有體現,也沒有得到反映,他的動手打人,實在連一般的人性閃光都看不到,這是一個幹部或者是公務人員的做法嗎?

   張建新不是寫了“檢討並致歉書”嗎?張建新不是為自己的行為深深自責嗎?致歉與否,悔過與否,其實並不重要,他在這次事件中的人性惡已經暴露的很充分,一個對不起抗震救災志願者的人,究竟應當如何處理他,我想四川省衛生廳有這個是非頭腦吧?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