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山东河南手足口病扩散:疫情...

山东河南手足口病扩散:疫情上报遭行政干预(组图)

分享

 3月27日,河南民权县程庄镇毕集村,一孩子患手足口病,母亲抱其就诊。
 

20090413news_handfeetsick1

 3月27日,河南民权县程庄镇毕集村,手足口病孩子手上长出红斑疱疹。

 

 3月30日,安徽阜阳,一所幼儿园的保健老师给孩子们
使用预防手足口病的中药制剂口腔喷雾。

【新三才网讯】今春,手足口疫情再度暴发,4万多病例遍布全国30个省份。其中,河南民权、山东菏泽成为疫情重灾区。截至4月7日,菏泽市共有患儿4557例,12例死亡。民权县共有患儿709例,死亡8例。两地疫情在省内均居第一。

SARS之后建立的疾控防疫体系,为何未能对其有效阻止?

记者调查发现,基层防疫体系存在一系列问题:乡村医生缺乏防疫培训,疾控人员不识手足口病,基层疾控为生计推销保健品,地方政府用行政命令干涉疫情上报。原本先进的防疫体系植入中国后,在基层表现出了许多“转型期社会”的特征。

2月28日,河南民权县城,雨加雪。在当地,手足口疫情已蔓延一个多月。

全城一派紧张。

应急预案启动已有6天,口号逐渐演变成,要像抗“非典”一样抗击疫情。

李正云在那天被调至县疾控中心,任党委书记。从医20多年的他,对此并不十分紧张。他知道,这个比流感还低一等的传染病,完全属于可防可治。

但疫情严峻远出乎李正云的意料。

继去年之后,手足口疫情再次大面积暴发。截至3月26日,全国30个省份(除西藏)出现手足口病例41846例,死亡18例。

其中河南省病例最多,山东省次之。

而民权县,则是河南省疫情扩散最严重的地区。该县由于被指瞒报、漏报病例,县卫生局局长、县疾控中心的正副主任均被免职。

李正云到疾控中心后不久发现,他面临真正棘手的问题不是疫情,而是薄弱的基层防疫体系。

“无知”的防疫员

民权县有防疫员还以为手足口病就是猪口蹄疫,而手足口病去年就已被卫生部列为传染病

李正云原是县新农合办主任。他说,调任来得很突然,事先都不知情。他花了不少时间来了解疾控中心的工作。

基层防疫体系分三个环节,县疾控中心、乡镇卫生院防保员和村医。后两者是基层防疫体系的首要环节。

上任后的李正云惊讶地发现,村医和防保员,在疫情暴发时,基本都不知道何谓手足口病。而该病于去年已被卫生部列为丙类传染病。

程庄镇卫生院防疫股股长牛会仓说,最初,他们认为手足口病就是猪口蹄疫,不会在人身上出现。

李士国,李东村的村医,经营个体诊所15年。今年有一个手足口确诊病例,当时在他那里看了一天,他按照感冒进行治疗。

防疫首要环节失灵的现象,不只出现在民权。

紧邻民权县的山东菏泽市,亦是此次疫情扩散严重的地区。

当地曹县张明玉的孙子张怡柯,于3月5日发病。村医马照民以扁桃体发炎为其治疗。次日,张怡柯高烧不退,手上出红疹。7日,送县立医院,被告知患“手足口病”。8日死亡。

女童程梦娇,9个月,3月14日发烧,在章东卫生室治疗三天,第四天,送往县人民医院,才被确诊手足口病,不治身亡,并被告知“送来晚了”。

“手足口病患者,若在村医和乡镇卫生院处被拖延、留诊,那是很危险的。”李正云说。

手足口病,一种由肠道病毒引发的传染病,多发于5岁以下婴幼儿。患者先发烧,随后手、脚或口腔出现红疹。

李正云说,多数患者服用抗生素,甚至一般感冒药都能痊愈。

但是,少数患者病情会突然加重,伴随出现心肌炎、脑炎或无菌性脑膜炎等重症。这些症状是致命的关键。

“短者,两三天就会死亡。”李正云说,所以一定要早治。

而且这种病传染性很强。

不只是患病的婴幼儿能传染。少年儿童和成人感染后,虽不发病,但也能传播病毒。

“所以,基层防保员和村医的诊断和上报很重要。”李正云说。

而在3月23日,村医马照民的卫生室里,摆放着手足口病登记本,上面是空白的。

迟到的培训

卫生部去年出台“手足口病诊疗指南”,民权县许多防保员和村医称未接受培训

3月19日之后,1000多份关于疾病症状的彩色照片,火速地被洗印出来,这是李正云上任后最急于做的事———培训。

他发现,防疫系统运作中,关于手足口病的相关培训几乎是缺失的。而按规定,出现新的传染病后,疾控中心应对各级医院进行培训。

民权县村医李士国说,在这次疫情暴发前,他对手足口病的知识一无所知。往年,他也曾参加过乡卫生院和县医院进行的各种培训。

主要关于常见病、医疗规章制度等,也有传染病的防治,但他说,关于手足口病的培训则一次也没有。

张进良此前也不了解手足口病。他是民权县花园乡卫生院的副院长,亦是该乡防保站站长。

张进良的工作职责之一,就是培训村医。

他说,一般都是按上级要求,针对某种传染病出现苗头时,县里会先召集他们培训,再由他们去培训村医。

而在今年2月以前,张进良从未参加过手足口病的培训。

张进良说,以前发现过类似病例,都按照皮疹治,“这样的病例以前也很少见。”

但事实是,手足口病已不是第一次在国内出现。

手足口病于1981年首次在上海出现。2000年山东省招远市接诊1698例。2006年,中国共报告该病13637例。

最严重的是在2008年,截至5月30日,中国内地共报告手足口病十七万六千三百二十一例。其中安徽的阜阳疫情最受关注。

也就在那年的5月2日,手足口病被列为传染病。卫生部还出台《手足口病诊疗指南》,以便指导各地做好该病的预防控制工作。

在去年的疫情中,河南并不是发病最严重地区。省卫生厅仍下发了关于“加强手足口病防控工作”的通知。

通知着重指出,“特别是与安徽搭界的市、县(区)卫生部门和疾控机构,严密关注辖区疫情动态,积极主动开展防治工作。”

民权县疾控中心一要求匿名的人士说,他们也知道去年的阜阳疫情。去年全县也曾就手足口病知识进行过一次培训。

“但是当时只是例行公事的宣讲,并没引起大家重视。”该名人士说。

真正引起重视的是在今年疫情暴发之后。

1月5日,民权县疾控中心发现首例手足口病,但未采取措施。

48天后也就是2月22日,商丘市疾控中心派人检查,说上报了77起病例,已经很严重。县政府开始重视。

2月23日,张进良首次在县医院接受该病防疫知识的培训。第二天,他就组织村医学习。

村医李士国记得,从那以后,他曾在一周内连续三次接受培训。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