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班主任连扇数十学生耳光,持...

班主任连扇数十学生耳光,持续四五十分钟(图)

分享

昨日,涪陵实验中学初二(4)班教室,说到被打的经过明小娟仍心有余悸。

【新三才网讯】班主任出差归来发现学生们不遵守纪律,于是勒令大家排队接受自己的“耳光教育”。前晚,涪陵实验中学初二(4)班学生陈琴和数十名同学一起,哭丧着脸齐刷刷地站在讲台上接受班主任的“耳光处罚”。不过班主任余老师昨日称,她当时只是“摸”了学生的脸。

班主任出差学生频违纪

前晚8点,从忠县出差回到涪陵的余老师顾不上回家,一下车就直奔涪陵实验中学初二(4)班,看望分开了3天的学生们。“不知道孩子们这几天乖不乖?”

原来,教语文的余老师是涪陵实验中学初二(4)班的班主任。一进教室,她就找到几名班干部了解班里学生们这几天的表现情况。“同学们不是太遵守纪律,上课时有人讲话,有人玩手机,还有的同学干脆迟到早退。”学习委员李军的一席话让余老师如鲠在喉。

学生夜自习排队接受“教育”

当晚9点左右,余老师气愤地走进教室,对正在上夜自习的全班学生进行了一顿训斥。随后,余老师要求班里每个学生都上交一份名单,“你们都写写,我走这几天是哪些人没遵守纪律?可以自我检讨,也可以相互检举!”短短几分钟后,六十余张小纸条聚集到了余老师手中。

拽着一摞纸条的余老师并没有立即查看名单,而是在撂下一句“哪些说了话的,自己站起来”之后,就转身离开了。几分钟后,当她重新回到教室时,原本就不够宽敞的教室显得更为拥挤了——只见教室里的学生齐刷刷地站起了一大片。

“几十个同学排着队站在讲台上,讲台站不下了,余老师就叫我们站在教室最后的空位上等候接受‘教育’。”初二(4)班学生明小娟告诉记者,班上共有60余名学生,约有九成学生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处罚,主要是打耳光,过程持续了四五十分钟。“好几个女生都被当场‘教育’哭了。”明小娟说,余老师以前曾处罚过男同学,“但女生挨打还是第一次。”

学生回家脸上残留手指印

当晚10时许,涪陵实验中学初二(4)班学生陈琴一回家就一头扎进自己卧室。“幺儿,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晚呀?”见女儿比平时晚了半个小时才回家,陈妈妈连忙询问情况。哪知,陈妈妈话音刚落,原本一言不发的陈琴突然钻进被窝,蒙住脑袋,“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幺儿,怎么了,和同学闹矛盾啦?”陈妈妈一边安慰女儿,一边掀开被子拉出陈琴。无意间,陈妈妈发现,在女儿的左侧脸颊上,隐约留着几个微红的手指印,“哪个打了你?”“余老师。”陈琴一边哭诉,一边将右侧脸颊也转向了妈妈,“这边也遭打了一巴掌。”

各方说法

学生:“打耳光太伤自尊了”

昨天中午,记者来到涪陵实验中学调查,找到了初二年级的部分学生。几名4班的孩子均向记者证实了“九成学生排队挨耳光”这一说法。“周四晚上放学时,我在 4 班门外就看到很多学生站在讲台上‘挨打’,她(余老师)当时还把很多学生的手机也给没收了。”邻班的一名瘦高个男生也跑来向记者“告状”,“余老师也是我们的语文老师,她私下被我们封为‘年级最凶’老师之一。”

从学生们的口中得知,余老师20多岁,2年前毕业来到涪陵实验中学初中部当语文老师。“我们是她带的第一个班。”明小娟称,从上初一起,余老师就开始担任 4班的班主任,余老师一直像个大姐姐一样和孩子们相处。“但这学期余老师突然‘变脸’了。”明小娟称,初二年级共有4个班,他们班的学生成绩不算好,“可能是余老师为我们学习着急。”明小娟和父亲都表示,他们理解余老师善意的出发点,但对其教育的方式却不敢苟同。

“打耳光太伤自尊了。现在,我和余老师的距离远了。”明小娟说着说着,眼眶开始泛红。

班主任:“我只摸了部分学生的脸”

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上了余老师。对于“全班90%的学生挨耳光”这一说法,余老师解释,当得知出差这3天班里有30多个学生违反纪律时,她觉得有些“下不了台”,所以当晚对犯错的学生进行了“教育”,“我只是叫学生们自己揪自己的脸。”

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余老师突然改口,承认自己与学生们发生了身体接触,“但我只摸了部分学生的脸。”余老师表示,昨天她已与所有受罚学生一一进行谈话,安抚众人的情绪。

余老师称,自己的这一行为完全是为了学生好,“他们上初一时,我对学生好,但孩子们却不听话,成绩也没提高,把我气哭不下10次。”此外,余老师还告诉记者,事发第二天,她收到了学生家长发来的匿名恐吓短信——“你敢整我娃儿,我就来整你。”

学校:调查后给家长们答复

有意思的是,记者在无意间看到初二(4)班教室内悬挂着一条横幅——“孩子,我们承诺:尊重、理解、公平。”

目前,涪陵实验中学领导已获悉此事。刘校长表示,将立即对此事展开调查,给家长们一个答复。

担心老师受处罚 被扇耳光的10个娃娃先道歉

学生不太遵守纪律,涪陵实验中学初二(4)班的班主任余老师令学生们(约50名学生)排队接受“耳光教育”。昨日,闻知涪陵区教委、学校将调查此事,有10名学生来到学校向余老师道歉。孩子们说:“老师是为我们好,不能为这事影响老师前程。”

学生道歉:我们不该违纪

“余老师今天情绪很低落,我们看了很心痛,向她道了歉。”昨日,本报报道此事后,涪陵实验中学初二(4)班学生陈晓宇(化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据陈晓宇介绍,昨天上午的自习课结束后,大部分学生都背着书包回家了。闻知区教委、学校将调查此事,看到余老师情绪很低落,他和另外9名同学商量后决定去见余老师,为他们当初不遵守纪律的行为道歉。这10名学生中,有7人是接受余老师“耳光教育”的学生。

道歉时,余老师正在批改作业,她转过身来,拍了拍几位同学的肩膀说:“我不怪你们,再怎样你们也是我的学生。”他们与余老师沟通了约15分钟,得到原谅后离开。

担心班主任遭到处罚

“我们能理解,老师也是为了我们好。”陈晓宇称,他和同学们是余老师担任班主任的第一届学生,余老师平时对他们的学习生活都格外关心。

“她(余老师)经常为我们改作业到凌晨,大家一有点小病她也问寒问暖的,我们从心底都十分喜欢她,但愿这件事不会影响她的前程。”

据了解,目前初二(4)班的同学们担心余老师会遭到处罚,“害怕余老师不再对我们好,不再给我们上课,更担心余老师会被吊销教师证,影响她的前途!”

“道歉是我们自愿的”

“向余老师道歉是我们自愿的。”参与道歉的同学们说,他们的道歉行为是自发的,并不是家长有顾虑要求他们去向老师道歉的。

陈晓宇表示,如学校将调换他们班的班主任,同学们将考虑采取联名请求或其他形式,向学校和当地教委求情,以“保住”余老师。

各方反应

家长:愿她能吸取教训

昨天下午,记者回访了被打学生陈琴(化名)的家长。陈父表示,只要余老师认识到错误,并予以及时改正,他不会追究此事。他说:人人都有犯错的时候,余老师参加工作不久,有可能一时性急当天才作出不妥行为,但愿她能从这件事中吸取教训。

学校:将组织家长沟通

昨日,涪陵实验中学刘校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学校经常在各种场合强调不能体罚学生,不管怎么说,老师有体罚的行为,肯定是不应该的。“据了解,余老师对自己的好心引起如此大的反应,感到委屈。”刘校长说,学校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不让老师与学生的隔阂扩大,将尽快召集学生、家长、老师沟通。

教委:周一将进行调查

随后,记者致电涪陵区教委一魏姓负责人,但该负责人在撂下一句“周一上班后我们将调查”之后,便匆匆挂断了电话,再也无法接通。

记者还多次联系当事人余老师,她一直没接听电话。

杨圣泉

被打学生反而向老师道歉,是不是因为家长和学生担心“举报”了老师的体罚行为,怕遭到老师冷落而作出的无奈之举?我们曾担心,我们曾怀疑,但最终我们心头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孩子不是在怕得罪老师的压力下道歉。

学生认识到自身错误,理解老师不当行为的初衷,并主动向老师认错,反映了娃娃们的纯真可爱,他们心痛老师,怕老师受处分,从侧面证明了老师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但如果道歉是缘于他们或家长担心日后老师“报复”,那就可怕了:打耳光只会让他们一时疼痛,被迫道歉则有可能影响他们的是非观、人生观,甚至影响他们的一生。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学生如果是迫于压力道歉,比打他们耳光伤害更大。

来源重庆晚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