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江西数十儿童接种疫苗后患病...

江西数十儿童接种疫苗后患病 女童长出黑须(图)

分享

【新三才网讯】4月初,江西曝出有3个批次8000支狂犬病疫苗存在问题。然而本报记者独家调查发现,在此之前,江西还有疫苗问题未曾浮出水面。

本报记者特派江西,经十余天独家调查江西疫苗“异常反应”情况发现,自去年10月,江西省对辖区内8个月大至14周岁的适龄儿童进行麻疹疫苗强化免疫接种后,陆续有接种了疫苗的儿童出现病情,其中大部分为过敏性紫癜,有严重者已经引发肾炎。

经江西省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调查诊断专家组认定,数十位患儿的病情属于“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该过敏性紫癜与疫苗接种有相关性)”。

2009年的最后一天,江西省卫生厅、财政厅联合制定《江西省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补偿办法(试行)》,对患儿进行物质“补偿”。但江西有儿童因疫苗过敏的这一消息并未向全社会公布。同时被认定为“预防接种异常反应”的病患人数也未公布。本报独家调查初步确认至少有15人,相关人士称,实际病患人数可能超过30人。

患儿家长认为,不接种疫苗,小孩就不会患上过敏性紫癜,也不会因为激素药的副作用而造成身体出现异常。况且,过敏性紫癜易复发。

“不管是补偿还是赔偿,我觉得这只是给我们大人的经济补偿,对于小孩的权益,他们的身心受到的伤害,没有任何补偿。”患儿家长担心,孩子的将来,谁来负责?

县医院治不了的病

小雨、小宝、小雪、小云等人分别住进了江西省儿童医院,病因是过敏性紫癜

小雨(化名)今年8岁,安徽六安人。从小就跟着父母,在江西省进贤县文港镇生活。

2009年10月12日上午,和往常一样,小雨前往学校上课。这天除了上课,还有一个项目——麻疹疫苗强化免疫接种。

当天下午放学,小雨回到家中,告知父母:“肚子有点痛。”

这句话没有引起小雨父亲刘效林的重视,他认为小孩偶尔肚子痛很正常。

直到18日晚上,“爸爸、妈妈,我肚子好痛”的叫声把刘效林从梦中惊醒。这时,他才意识到,问题可能比想象的严重。“小孩整晚弓着腰跪在床上,以减轻腹部的痛苦。”

这天,小雨的症状,除了腹痛外,浑身上下长满了红点,脚也出现浮肿。

19日,不敢大意的刘效林把小雨带到进贤县人民医院看病。经过多项检查,医院给出的结论是:腹腔内未见明显肿大,肝、胆、胰、脾无明显异常。

小雨究竟怎么了?

刘效林判断,检查都说没事,估计只是感冒了。他将小雨带回家,在文港镇一私人诊所里治疗了三四天后,小雨的病情有所好转。谁知,“诊所比县人民医院好”这句话没说几天,小雨的病又复发了。

如此反复数次之后,11月13日,小雨的病情更严重了。脚已经肿得穿不了鞋,只要轻轻碰到,就直喊痛。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11月14日,刘效林将小雨带到了江西省儿童医院检查。一到医院,刘效林才发现,有许多和小雨一样病情的学生,也在该院的内六科住院。他们来自江西省各个地区。

远在江西省会南昌200公里以外乐平市7岁的小宝(化名),也遭遇了与小雨类似的病。

2009年10月20日,他接种了麻疹疫苗强化免疫接种,10月24日出现了扁桃体发炎、淋巴结肿大等症状。同样,在当地人民医院和诊所之间徘徊了20多天后,2009年11月18日,他也来到了江西省儿童医院,成为了小雨的病友。

而距离南昌市更远的石城县,10岁的小雪也有同样的遭遇。

2009年10月10日接种完疫苗之后,12日,她的身上、脚上、手上,出现大面积红点,在村、乡、县医疗机构治治停停一个月后,县里的医生建议他:带到南昌去看看吧。

与小雨、小宝、小雪一样,在接种疫苗后,小云(化名)身体不适,出现腹痛、身上出现大面积红点。比他们要幸运的是,她所在的新建县与南昌市很近,“通上了公交”。更幸运的是,在诊所与县医院折腾了几天之后,她找到了新建县中医院的一位老医生。

这位老医生看了小云的症状后,告诉家长:“这是过敏性紫癜,县里医院治不了,赶紧送省里大医院。”

小雨、小宝、小雪、小云等人分别住进了江西省儿童医院,病因正是这位老医生所说的“过敏性紫癜”。

严重的后果

“整个人胖了好多,脸也圆了。”刘效林说,不仅如此,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8岁女孩,身上竟然长满黑密的汗毛,上嘴唇上,更是长出了黑黑的胡须

记者从医疗机构获悉,过敏性紫癜是以毛细血管炎为主的变态反应性疾病,因毛细血管脆性和通透性增加,血液外渗,出现皮肤紫癜、黏膜及某些器官出血,并可同时出现皮肤水肿、荨麻疹等其它过敏表现。主要表现有皮肤紫癜,胃肠症状,关节肿痛及泌尿系统症状,严重者出现肾炎,甚至死亡。一般以儿童和青少年较多见。春、秋季节发病较多。

目前,该病病因尚不清楚,可能由于某种致敏原引起的变态反应所致,但直接致敏原尚不明确。

患儿入住江西省儿童医院后,每天接受着治疗。小雪的病情要严重许多,由于到省城求医的时间较晚,她已经患上了肾炎。小宝接受常规治疗后,病情不见好转,医生给他做了血透……

在医院住院治疗一段时间之后,患儿基本都出院了。

然而,他们的身体却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2009年11月28日,小雨出院。为了让她得到更好的照顾,刘效林将她送回了安徽老家。“那时,我放心不下女儿,每天中午、晚上都会打电话回家,询问情况。”刘效林说,很快,家里给来的反馈信息是:也没见她多吃东西,但就是不停地长肉,整个人都胖了一圈了。

今年2月,刘效林回家过春节。出现在他面前的女儿,让他吓了一跳。“整个人胖了好多,脸也圆了。”刘效林说,不仅如此,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8岁女孩,身上竟然长满了黑密的汗毛,上嘴唇上,更是长出了黑黑的胡须。随着免疫力的下降,以前身体很好的小雨,也经常感冒发烧。

这样的变化,也发生在其他小孩身上。

“一身的汗毛,女孩子长起了胡子,人胖了好多,10岁的小孩就开始发育。”小云的父亲艾广有说。

“身上的汗毛很多、很长,人像吹起来的气球,原来水灵灵的小姑娘,现在难看了很多。” 小雪的爷爷赖继文说。

3月31日,乐平市一出租房里,蔡中君看着玩耍的小宝说:胖了有近10公斤,一身的汗毛。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大家都是一样的病,一样的治疗方法,用了一样的药,也有一样的副作用。”刘效林说。而这是江西省儿童医院的医生向多数同类病人作出的解释。这解释还包括,患儿们用的药,其中很重要的是“泼尼松”之类的激素药。这些症状,只是长期服用激素药的一种表象。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