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毒蛋、坟包、二奶工程”民...

“毒蛋、坟包、二奶工程”民众热议国家大剧院

分享
国家大剧院坐落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西侧,被指与周围建筑极不和谐

20070717-4 
国家大剧院的外形被讽为像一个“大巨蛋”

20070717-5 
国家大剧院还被称作坟墓

20070717-6
民间还流传国家大剧院是江泽民送给情妇宋祖英的大礼

被大陆民众嘲讽为“毒蛋、坟包、二奶工程、坟墓…”的北京国家大剧院,据报道已经于2007年7月13日正式全面完工外围场地对游客开放,而内部场馆也将最后完工。

不过,这个被中共高调报导耗资近30亿的庞然大物,从一开始讨论相关议题,直至两年前曾经因资金而一度被搁置工程,再到近日完工的国家大剧院,大陆民众都没有停止过对其作出热烈的评价。因其外形特征、设计缺陷、安全隐患等,大剧院还被民众称作坟墓、脓包、毒蛋等,在网上热议。

官方指造价27亿元人民币的国家大剧院于2000年上马,期间来自国务院、人大及专家等多方的反对声音不断,但是在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执意坚持下强行上马,并最终“脱颖而出”。建筑师斥责建筑设计荒谬可笑,破坏传统文化,民众则指建设劳民伤财,浪费人民血汗钱。

期间也有坊间流传,江泽民之所以力排众异,乃“冲冠一蛋为红颜”,是其送给其情人宋祖英的礼物,故也被网友戏称为史上最大的二奶工程。

而这个工程的设计者,正是3年前突然倒塌的巴黎戴高乐机场的设计人安德鲁。专业人士讥讽该设计“远看像坟墓,近看是个蛋”。目前这个大蛋正因为涉嫌“户籍歧视”而官司缠身。

只招北京人被诉“歧视”

根据中国大陆媒体报导,今年3月22日,大剧院发布广告, 招聘315名员工,明确要求应聘者必须据有北京常住户口,逾1500人应聘争破头。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研究生黄元健以“户口歧视”提出公益诉讼,将国家大剧院告上西城区法院。

黄元健在其诉状中称:“国家大剧院投资预算26.88亿元,全部由中央财政专项安排”,并且,“既冠以‘国家’之名,当为举国之大剧院、全民之大剧院……,更应该为全国各地的公民提供就业机会”。消息传出,得到网民力挺。

目前,诉讼还未能立案,但该案件的代理律师王振宇表示,他还是要继续将这个诉讼进行下去。

易经学预言:不详之兆

早在大剧院设计论证阶段,大剧院评委会副主席、加拿大建筑大师艾瑞克逊在谈到这个方案时用了”shroud”(尸衣)这个词,意指它太像坟墓。评委之一的香港建筑师潘祖尧说,“大笨蛋”对中国民族传统和地方特色大唱反调,对天安门地区只有破坏,没有建设。

身为中国易经学会会长,也是一位佛学大师的李燕对国家大剧院的观察是:此地是风水中的“爻卦”位置,将来必有不断的是是非非。他更预言:这个像坟头的建筑物,一旦施工,有相关的人会莫名其妙死去。

也有相关资料显示,剧院建在古代永定河的河道上,施工时就有大量的水喷出来,虽被强行封住,但后患难料。有人戏称,“惊动了土地爷,所以安得鲁设计的巴黎机场才会坍塌”。

建筑结构危机重重

李燕还特别指出,国家大剧院不仅严重破坏北京人文环境和谐,四周的5万吨储水和水下3层楼深的剧场,更如计时炸弹,一旦出问题后果不堪设想。他说,科学家测算过,1公升水渗漏到电源密布的水下剧场,电解后分解出的氢可产生200公升汽油能量,大剧院将恍如“汽油桶”。

在国内有建筑大师之称的归侨彭培根教授连同114名建筑专家联名上书提出反对,他用专业角度指出,建筑的形式是随着机能而产生的,而剧院整个都是倒过来。先造一个造型,然后再去配它的结构,因此他认为,“安德鲁的设计方案严重不合理,存在安全隐患。”。

彭培根教授等指出,由于这不是局部的技术性问题,而是设计方案本身不合理,修修补补不能解决问题,因此建议撤消这个不合格的设计方案,“现在撤消是损失最小的!”他们的联名上书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随着2004年5月23日安德鲁在法国设计的戴高乐机场候机厅突然发生坍塌后,安德鲁设计的国家大剧院的安全性再一次被各方密切关注。彭培根作为最强烈反对安德鲁设计方案的建筑学专家之一,2005年4月又一次公开主张,炸掉该建筑物 “现在我主张把它炸掉,那一块地方最好建成绿地或公园”。

彭培根称这个国家大剧院为“外太空掉下来的杂种”。因为这个大顶,观众厅等必须安排在地面下的7至10米处,彭培根说有情况时尽管也有逃生之路,但要比从地面直接逃生要慢好几倍的时间。紧急情况分秒必争,有时就差一分钟就得要人的命。国家大剧院四周的水面也存在安全隐患,“万一来个三四级的地震,水下的玻璃通道震裂,地下的六七千观众都要从水里钻出来才能逃生,万一有失误、没有任何人能负得起责任。”

彭培根认为,大型的公共建筑不能把一个新试验品直接拿来就用,这关系到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一定要从小到大,多次论证多次改进,的确非常安全了,才能拿来用。像2008北京奥运主体育馆“鸟巢”以及国家大剧院都有这些问题,后患无穷。

有史以来最荒谬建筑笑话

加拿大建筑大师、教授、哈佛大学双硕士麦ܪ克伦批评道,“它的地理位置合适吗?它是不是完全属于西方世界的物品?但一点不科学,这应该是一个功能性非常强的建筑物,但设计人把它当作一个艺术品来做,大错特错。上面加了盖子,房子套房子,是在屋中打伞。结果需要高大空间的舞台上不去,要向地下挖六至八层楼,这是全世界建筑界有史以来最荒谬的大笑话。”

麦ܪ克伦表示,因为大量的池水而有绝对的危机,如果这个建筑能建成,那全世界的建筑教科书都可以烧掉了。他说,“一个愚蠢的构思、一意孤行地思考的方案。它是一个在西方绝对不会被允许的,反而在中国钻了空子,成为有机会能实现的方案。”他坚信这这方案会给中国带来羞辱。

政协委员、清华大学土木系前主任刘西拉也表示,美国“911”事件后,全世界在设计公共场所时都以反恐为主要考虑,国家大剧院水下逃生路线长达250米,与国际设计思路背道而驰。

世上最大的二奶工程

这个被专家认定存在高度安全隐患的大剧院工程之所以能上马,乃是1999年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力排众异的决策。民间一直流传,这个耗资近30亿的工程,是江泽民送大礼给其情人宋祖英。

至于其中原委,中国学者吕加平在《向中央领导反映一些有关江泽民的事情和传闻》中说:“现在社会上广泛传说,在人民大会堂西侧花费三十多亿人民币修建的像坟包一样的国家大剧院,是江泽民为宋祖英演出修建的。”

吕加平在给中共中央的上书中,要求对这些传闻加以澄清,不过中共方面从未就他上书提到的传闻加以“澄清”,而是默认。

网友称大剧院为世上最大的二奶工程。有网民表示,那是某人专为“国母”建的演出场地,要不大家放眼看着第一个到里面演出的人会是谁就知道了。

也有网民跟贴表示,J(江)主席给国母SZY(宋祖英)建的,国家大剧院你干脆叫国家大妓院算了;有的说:泡妞真舍得下本钱啊,一动就30亿。

送给法国的大礼

吕加平还说,“据报导,朱佩在担任法国总理期间曾违反和破坏中法关系,私下向台湾当局出售攻击型潜艇,赚取巨资,后来此事被台湾军方的人泄露而发生杀人灭口事件,引起舆论大哗。据说法国政府为平息事态和缓和中法关系,在给台当局十数亿美元资金回扣以掩口外,也给了中国方面数亿美元的回扣以图摆平免斥。”

他继续披露:“中国方面对此事应向法国提出抗议,即使收受此巨款,也应用于海军建设。可是当时担任中国党政军一把手的江泽民既没有抗议,而且在收了此巨款后也没有用于海军建设,而是把它为宋祖英演出盖了国家大剧院。并且不顾国内权威建筑设计专家和清华大学等著名院校和设计部门的强烈反对,排斥一切国内优秀设计方案,一定要采用并未通过评审的法国人的坟式设计,以讨好法国人,并让此钱还由法国人赚去。”

无独有偶,事实上,身为3年前突然倒塌的巴黎戴高乐机场的设计人安德鲁,被揭发其在中国国家大剧院设计招标过程中舞弊。早在2003年7月法国法院就已经着手调查其涉嫌舞弊案件,并搜查了安德鲁的办公室。当地多家主流媒体法国《世界报》、《费加罗报》和《解放报》等都收到了一份材料,矛头直指安德鲁。

香港《南华早报》中国大剧院建委会发言人王争鸣说,在中国大剧院的工程建设中不存在任何腐败现象。中国大陆官员声称,中国大剧院的建设进度将会如期进行,不会受到法国戴高乐机场建筑倒塌事件的冲击和影响。在巴黎机场建筑倒塌事故中,共有四人遇难,但这并不影响不久后几千人在北京中国大剧院观看演出的兴致。

另外,全国政协委员、鲁迅的儿子周海婴也曾点名说,国家大剧院是“江泽民送给法国人的一个礼物”。他还指出,上行下效,令过去几年内地大剧院、艺术中心不断兴建,是一些领导人浮躁心态、追求形象工程的典型表现。

挥霍人民的血汗钱

国家大剧院造价昂贵,而每年的维护管理费也相当惊人。据介绍说剧场能容纳5000多人,据说平均每个座位的费用高达70万。而不管官方公布投资27亿,或是坊间流传投资38亿,49亿,100亿不等的投资费用,但投入使用后每年维护管理费起码要7000万人民币。

国家大剧院建成后,光电费每年就5000万,还因为建筑师的一个设计漏洞,一个剧场要演出,四个剧场的空调都要全开,因此一天的空调费要10万元。同时,为灌满环绕大剧院周边逾三万五千平方米的人工湖的水池,水费也是一个天文数字,据最保守的估计,每年运营费不下一个亿,这将会成为吞食人民血汗的无底洞。

中国青年报早在2004年就报导,国家大剧院当时面临比硬体更棘手的问题。有消息传出,国家大剧院其时尚未建立起运营班底和体制,为此国家大剧院艺术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国家大剧院演出经营部部长周志强,心急如焚地表示:解决不好,谁敢拍胸脯担保,国家大剧院不会唱“空城计”?

全国政协委员喻权域表示,由于国家大剧院预计经营收入无法填补正常支出。虽然国家同意巨额补贴,但北京市对承接这个“资金黑洞”大剧院仍极不乐意,“个别领导人不听民意一意孤行,后果他们要负责”。

2007年4月6日在一个小型的建筑会议中,来自国内的几位建筑设计大师在提到“国家大剧院”的时候感慨万千,有人建议在2008年奥运会之前把她炸掉。

一个座位价值两所希望小学

大剧院工程在当初预算为26.88亿元人民币。这项建设投入比“希望工程”15年的募资还多。如果将这笔费用投入农村教育可以相当于“希望工程”15年的成就。

有资料显示,大剧院工程内部三大剧院座位数已经确定为5473个,平均每个座位造价超过50万。以每个希望小学平均造价25万(参照浙江标准)计算,国家大剧院总投资可以建5473×2=10946所希望小学。有人根据上海大剧院的运营经验预计,国家大剧院建成后的运营费和维护费用也将十分惊人,仅每月的电费就需要400万元人民币,可以建16所希望小学。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自1989年创立以来,15年累计接受海内外捐款22亿多元,资助250多万名贫困学生上学读书,援建希望小学9508所。在每100所农村小学中,就有2所是希望小学。

原计划2004年底完成建筑安装的全部工程,后来推迟到2005年底。国家大剧院工程业委会覆负责人王争鸣承认,工程资金缺口大约在两亿元左右。他解释说,原因有两个,第一个是,主要工程材料费和运输费上涨。另外一个原因是,国际汇率浮动的影响很大。原来大剧院的很多建筑材料,包括管风琴、舞台机械、灯光音响等重点材料都是通过国际招标,从欧洲国家采购的,而国家的外汇指标则按美元分配。

圆了谁的梦?

今年初,国家文化部长孙家正在国务院新闻办记者招待会上说,建成国家大剧院可以说是圆了中国民众多年以来的一个梦。但是到底圆了谁的梦,网友却有不同解读。

网上有文章质疑,大剧院将来的门票该卖多少钱呢?媒体没有介绍,我们不妨做一个推理。前几年投资5亿元建成的上海大剧院正式演出票价是100元到800元,国家大剧院投资38亿元,以投资金额判断,平均门票低于1000元肯定赔钱。

文章说,我国剧院演出的一大特点是官员和关系户免费,据说组建人员从建院那一天起就打算由国家补贴实行公益票价。也就是说,这个项目从出娘胎那一天起就注定了赔钱,而且是填不满的无底洞。

文章表示,孙家正部长的圆梦说可以成立,谁也不能说13亿中国人中没有一个人做大剧院的梦,但可以肯定建大剧院绝对不是圆了“中国民众的梦”。马斯洛说人的需求是按层次递进的,中国古语说衣食足知荣辱。让我们用排除法分析一下,当今中国社会中究竟谁想圆国家大剧院的梦?

圆了农民的梦吗?

农民占社会“民众”总数的60%,去年农民年均收入2600元,他们当中固然有少数人先富了起来,但是绝大多数还没看过有线电视,谁也不会将老婆孩子的嘴缝起来,当了裤子跑到国家大剧院过戏瘾,说大剧院是圆了农民的梦才是痴人说梦。

圆了工人的梦吗?

工人占社会“民众”总数的25%。除了少数垄断行业能保持较稳定收入外,大多数工人没有社会福利保障,这部份人的生活水平决定了他们只能呆在家里看电视,连看电影大片都是奢侈享受,到国家大剧院看演出,也许只是他们今生的梦。

对于压根就没想过到大剧院看演出的民众来说,建成这个大剧院除了让他们对比人生的反差和失落,更深刻地认识什么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现代版,恐怕难有其它感受。
文章认为,建设大剧院的人恐怕从来没想让这85%的人实现梦想。 同样大剧院也不会使为了圆在中国社会只占10%左右中产阶级的梦,更不会是为了圆那些对歌剧、舞剧鲜有兴趣的金领群体的梦。

因此,把国家大剧院当成梦想追求的也许只有数量极为有限的“民众”代表者和文艺界个别人。而这些人恐怕压根就没想过自己花钱买票进剧院,而且如果让写提案要求建大剧院的人大政协代表买票看戏,简直是天方夜谭。

国家的耻辱

网文继续指出,我们看看国家大剧院的1000元门票是个什么概念?它是城市失业低保者半年的活命钱,是贫困大学生一个学期的生活费,是大半个中国农民将近一年的收入。

再看看建国家大剧院投资的40亿元是个什么概念?有的人大代表说,多建一所学校就是少建一座监狱。20万元可以建一所希望小学,40亿足以建两万所希望小学,一个学校如果招收200名学生,足以使400万贫困学生受到教育。这些人中哪怕只有1%的人犯罪,全国就会新增4万个罪犯。

无论从国情还是从民意出发,都没有建设如此豪华大剧院的任何依据。

人们可以用无数华丽的辞藻把国家大剧院本身及其 象征意义描绘的美轮美奂,但是在我看来,它只是把我国所创造的世界最悬殊城乡差距做了具体诠释。对于任何国家的ZF来说,只要还存在温饱问题没有解决的贫困人口,只有还存在因贫穷无法上学的人口,建这样的大剧院就是耻辱。

网民甚至列举了10个炸掉大剧院理由:极不协调的建筑、极不雅观的建筑、极不合理的建筑、极不安全的建筑、极不文明的建筑、极不合情的建筑、极具破坏的建筑、极不廉洁的建筑、极其浪费的建筑、极惹民愤的建筑。

中国大剧院成为北京建筑史上的一大败笔,最初由提议建造剧院直到设计方案出炉以至近期的7,8年间,反对声不断,有网友认为,现在看来炸掉它的可能性不大,有跟贴的网友认为既然如此,是否意味着某些东西要完蛋,该进入坟墓了。

网上盛传GCD的坟墓

有网友说,既然是说类似坟墓,应该把毛主席纪念堂搬到里面的。有跟贴讽刺地说,干脆再花些钱,在旁边再盖一座火葬厂,岂不完美,这才叫一条龙服务。

也有网友说,它就是一个坟墓,只不过现在的功能是个剧院,将来就会用于埋葬的,至于埋葬什么,只有天知道。

谁造了这么一个大墓,比秦始皇的坟墓还要大,准备埋谁啊。可以理解为是西方人为中国的政治制度设计的坟墓,它的 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为什么当权者会中计?谁也不知道。但可以想像的是,将来如果有一天中国实现了真正的民主,那它将有可能成为“集权统治之墓”,一个埋葬罪恶旧世界的坟墓。

另有网友表示,GCD(共产党)就是喜欢做这种不着调,不靠谱的鸟事,自掘坟墓,早在北京开了十四陵。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