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廣州許霆案”帶來的思考

“廣州許霆案”帶來的思考

分享

 

昨天,全國人大代表、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姜興長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廣州許霆案”屬於惡性取款,定罪判刑是應該的,但這是一個特殊的盜竊案件,判處盜竊金融機構罪顯然不合適,應該綜合考慮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從我目前瞭解的情況來看,一審判處無期徒刑明顯過重”。 姜興長說,“廣州許霆案”已經引起最高人民法院關注,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許霆案屬於惡性取款,數額巨大,定罪是應該的,“但取款過程和細節值得關注。包括機器故障是怎麼形成的,錢是怎麼取出來的,是否存在與金融機構內外勾結的行為等等”。“就我瞭解的情況來看,許霆案是比較特殊的,判處盜竊金融機構罪不太合適,判盜竊罪還是可以的,一審判無期明顯是判重了。不過,銀行在這個案子中也要總結教訓,防範類似案件的發生。”薑興長說,《刑法》第63條規定:犯罪分子具有減輕處罰情節的,應當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犯罪分子雖然不具有減輕處罰情節,但是根據案件的特殊情況,經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也可以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這意味著,廣州中院的判決和裁定,只有經過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後,才能發生法律效力並交付執行。 薑興長透露,案子發回廣州中院重審後,證據調查等工作依然在繼續,“判決結果最早將于本月底知曉”。

事件重播:2006年4月21日,廣州青年許霆與朋友郭安山利用ATM機故障漏洞取款,許取出17.5萬元,郭取出1.8萬元。事發後,郭主動自首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而許霆潛逃一年落網。2007年12月一審,許霆被廣州中院判處無期徒刑。2008年2月22日,案件發回廣州中院重審。

回想這起案件已經發案一年多,一審判了許霆無期。另一個從犯主動投案被判了有期徒刑1年。有報章指出,法院流水辦案,這個案子在幾天之內的就匆匆審結。完全忽視了案件的特殊性,和獨特的法理標識作用。帶著兩個疑問,一個是銀行在這起案件中的為什麼能免責,二一個就是被廣泛爭議的量刑過重。

許霆去銀行取款,首先他不是去盜竊,更不是要去搶劫。當他想取一百元的時候,取款機吐了一千元。這實際上在協助他犯罪,甚至可以說是教唆她犯罪。法院判處許霆的依據是惡意佔有他人財產。那法院把取款機這個主體,已經定位於一個人的角色。許霆的做法是去一個人那裏拿一百元,那個人給了他一千元。如果是這樣,責任很明顯,過錯也很明顯。許霆肯定也有責任,但是我相信法也不會判無期。這個問題凸顯了中國的案件審理,機械化辦案,流水式結案。說的嚴重點根本不重視嫌疑人的司法權力。惡意佔有他人財產罪,是這個案子的量刑依據。但是這個案子,很難用惡意佔有他人財產罪論處。許霆的犯罪行為是在銀行的疏漏下形成的,這樣的犯罪是被動的。他是在取自己的錢的時候意外的獲取了這些錢。不應該是惡意的,應該理解成拾取別人遺失的財物不歸還。如果惡意不成立,那十萬元以上,能判處無期徒刑的條文,在本案也是失效的。法律上連搶劫和搶奪都標識的很明確。何況犯罪高發的經濟層面,怎能模糊的以一個惡意佔有他人財產罪判處。這說明在司法制度這方面,也有漏洞。

還有兩個疑問。一個是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回要求,重審的決定。是不是在這件事情被曝光以後,迫於爭議的輿論壓力而做出的,我不得而知。第二個從報導這個事情的媒體上,副標題大部分是:許霆未徹底悔罪。在顯眼的位置上,登出這樣只代表檢控方的論斷,是否有違新聞中立的原則,我也不得而知。

我不懂法律,但是我也不是法盲。在這件事情上,銀行是不是要負責任。我想大家都有出自各認識的看法。但是讓我來講的話,銀行是絕對有責任的。第一銀行的責任是沒有有效的發現取款機的漏洞,客觀上協助了許霆的行為。第二銀行再事出以後,沒有反省自己的責任。而是把矛頭對對向了許霆。很有借助指責許霆,而洗脫自己責任的嫌疑。說的嚴重點,如果責任進行分成,銀行因為自己的漏洞而丟失儲戶的錢,這也是觸犯刑法的。這個責任要不要追究?

許霆當然也有他的過錯,在國外也有很多這樣的例子,比如英國一戶人家利用ATM機漏洞取走13.44萬英鎊(約合200萬元人民幣),被判罰15個月監禁。我的標題的許霆無罪,因為如果這,如初一折的兩個案子能同樣量刑,那在監獄已經呆了一年多的許霆,現在早已經罪滿無罪了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