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微软怒摘中国土产盗版“番茄...

微软怒摘中国土产盗版“番茄”之后

分享

昂贵的微软正版软件让中国人望洋兴叹,其实,离开了微软,我们还可以选择Linux

  奥运会前夕,微软起诉了盗版windows XP系统的网站番茄花园,之后,许多消费者都去声援盗版.事实上,番茄花园案反映了中国消费者的无奈:实在买不起微软,只好下载番茄花园.现在番茄花园没了,大家用什么?

  最近,谁将成为《反垄断法》第一被告问题又把微软推上了风口浪尖.毋庸置疑,微软是一个垄断者,而经历了大大小小的反垄断起诉,交了无数罚款之后,微软在中国仍然呼风唤雨,屹立不倒.正版软件的价格,依然让中国消费者望洋兴叹.

  微软把中国消费者逼得这么惨,难道我们对微软真的没有一点办法?《新财经》记者就此采访了著名互联网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

  中国政府应保护用不起正版的人

  《新财经》:在您看来,为什么这么多网民都力挺番茄花园?

  姜奇平:网民支持番茄花园,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崇拜番茄花园,也不是他们支持盗版,消费者支持的是番茄花园便宜的价格.大家都渴望进入信息社会,而现在这个门槛要价太高,超过了人们的硬预算.政府应该注意到这一点,应该站在发展中国家的收入水平上,保护本国的消费者.不能一边替微软抬轿子,一边把消费者弄到一个尴尬的位置上,都说了要支持番茄花园,还让微软抓个现行.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人民收入普遍偏低,美国收入比我们高多了.但是微软在中国卖得价钱比美国还贵,根本不合理.政府应该保护那些用不起正版的人.

  十年前,微软曾经说过,你偷吧,我先不管你,我要让你上瘾,十年后再说.就在2008年奥运会前几天,十年到了,微软告了番茄花园.番茄花园改了windows,还提供免费下载,但实际上,番茄花园并没有创新,它只是微软的盗版中转站.它提供便宜的windows,大家都在用,所以,番茄花园才能用广告插件赚钱.离开了微软,番茄花园什么都不是.

  《新财经》:微软的windows的正版软件确实太贵了,但不用它,大家用什么呢?难道除了微软的产品,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了吗?

  姜奇平:当然不是.中国政府应该让老百姓去用免费的Linux,它足以和微软操作系统匹敌.Linux是一个著名的操作系统,是一个自由软件,自由软件就是自由创意,可以免费下载,谁愿意修改就修改,热烈欢迎所有人都来参与.微软则是一个封闭的软件,是不允许下载和修改的.微软和自由软件的关系,就是诸葛亮和臭皮匠的关系.自由软件是很多个臭皮匠造出来的,互相协同,共享知识.而微软是诸葛亮模式,是一个专业开发模式,而且消费者必须付很多钱才能买到.自由软件更符合网络精神,是未来的趋势.微软是自由软件的死对头.

  过度保护成为垄断温床

  《新财经》:在中国出现“番茄花园”,是否说明我们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有很大漏洞?

  姜奇平:恰恰相反,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是超世界水平的.正因为知识产权保护得太好,中国老百姓购买知识所花的钱是全世界最多的.《知识产权法》实质就是保护知识的垄断,微软每每也在拿它说事.事实上,除了中国,全世界都不去要求所有的人都尊重知识产权,都为知识产权花那么多钱.

  《新财经》:难道是中国的法律在保护微软正版软件的暴利?

  姜奇平:可以这么说.中国修改了自己的法规,迫使所有老百姓为知识产权埋单.2002年,新的《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中,把旧条例中的第22条删掉了,理由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需要.事实上,世贸组织对知识产权保护根本没这么高的要求.

  删掉这一条,意味着我们的政府、学校、研究机构的每一台电脑都要掏钱安装正版软件,每个单位都要买微软.而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的政府机关、学校、研究机构都要掏钱买正版软件.在全世界,非商业机构使用正版软件的复制品都是合法的.新条例抬高了全中国的知识价格,让中国老百姓要么掏大把的钱去支持微软的暴利,要么咬牙支持番茄花园.

  这样,美国人高兴了.这个事情就连英国人都看不下去了,英国知识产权委员会发了一个报告说,真是可怜这些不懂行情的国家.美国现在实际上是在支持微软,微软在国外卖高价赚钱,美国巴不得微软多赚点钱.而欧洲跟中国的情况差不多,也是被微软钳制,欧洲是软件进口国,当然要打击微软了.但是中国例外,作为软件进口国,中国还在支持微软.

  打击微软霸权,只能另起炉灶

  《新财经》:那么,中国该怎么做,才能让老百姓用上便宜的正版软件呢?

  姜奇平:中国政府应该打击微软的霸权,这样才能让老百姓不必花太多钱买知识.但是,微软在中国就是不降价.事实上,我们不可能堵死微软的路,罚款是没有用的,我们争取另开一条路,让大家多一个选择.这样,微软的收费就会降下来.

  治理微软的霸权,就是要把Linux扶起来.Linux在技术上没有任何问题,在服务器领域用得很好,在普通电脑上更是没问题的.Linux现在之所以斗不过微软,只是因为不普及,所有商用软件都是微软系统下的.我们应该倾举国之力扶持Linux.

  《新财经》:另开一条路,政府应该怎么做?

  姜奇平:当初,Intel公司的CPU(中央处理器)做得很好.中国在战略上也要发展CPU,为的是有效地威慑Intel.上世纪90年代,当中国开发出286水平的CPU时,Intel的586价格就急剧下降.Intel就有警觉,中国有能力开发CPU,要敢胡乱提价,中国就倾举国之力开发 CPU.这是战略,就像核威慑一样.

  我们也应该用这种方式对待微软,把Linux的地位抬高到一定程度,微软自己就扛不住了.我们国家太傻,不去扶持方正的WPS文字处理软件.日本就不用微软的office办公软件,用“太一郎”,他们自己开发的一种办公软件.微软如果不能满足发展中国家的合理要求,我们就搞个“太二郎”、“太三郎”,微软就受不了了,就能从根本上治理微软的垄断.如果没有好的替代产品,哪一天微软真的撂了挑子,不做中国市场了,中国一点办法都没有.

  其实,市场竞争就是相互威慑,一种方案去威慑另一种方案,使大家都对市场产生敬畏,这样才能更多地考虑消费者利益.微软是典型的以自我为中心,只顾自己赚钱.

  中国应在学校肃清微软

  《新财经》:现在Linux确实不太普及,很多人都没听说过,更谈不上使用和修改了,怎么才能有效普及Linux呢?

  姜奇平:中国确实应该向大众普及Linux,Linux系统下缺少商用软件,只要有人才就可以做出来.普及Linux,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把它放进学校课堂.

  就中国而言,懂Linux的人太少了,更谈不上Linux中的软件了.我们根本没有能力去Linux这条“大街”上开店,人才严重不足,这是我们的教育安排造成的.一直以来,我们的公共教育只培养了微软要的人才,中国应该改革教育制度,让学校培养出会玩Linux的人.

  我曾向媒体呼吁,在全国所有的学校肃清一切微软的内容,微软只代表自己的商业利益,它的东西不能进入公共教育领域,应该强制性地要求在校学生接受Linux,Linux代表的才是公共利益.实际上,在学校阶段,接受Linux或微软没什么区别,都是锻炼思维、训练脑子,我们为什么不用可以自由修改的Linux呢?它更适合教学.

  《新财经》:在您看来,难道中国的教育出了问题?

  姜奇平:没错,中国的公共教育实际上是在替微软抬轿子.教育是一项公共事业,应该去支持Linux这样的东西,而不是微软的商业开发.但是现在,我们的学校课程中都是微软的东西,而且我们要求微软为社会尽义务的方式极为奇怪,要微软掏钱建微软研究院,去培养微软的人才,这根本不是让微软尽义务,培养出来的都是微软的人.商业开发应该用市场的方式,微软可以自己出钱,或是别人出于商业目的,可以在市场上开培训班,做认证,培训人才,都没有问题.我们的公共教育不应该为微软尽义务.

  番茄花园有本事改windows,为什么不去改Linux呢?因为他们的脑子都被学校教育定型了,只会用微软的思维思考,只能在微软的模式下做事.这个事,不赖微软,只能赖我们自己.

  Linux是个公益的东西,开放的,共享的,Linux的利益其实和政府利益是一致的.而我们的教育,却不忙自己的事,都去忙别人的事.微软的事不用我们忙,他自己会处理好的,就把一切交给市场,让微软的一切用纯商业模式运作好了.微软都不愿意承担社会义务,那么,我们的公用事业机构就更没有义务给微软抬轿子.

  《新财经》:在学校肃清微软的内容,会不会造成人才的“瘸腿”?

  姜奇平:微软现在还控制着市场,不用担心这些学生到社会上不会用微软,那是市场的事.市场需要,工作需要,不用学校教,他们自己也会学的.

  微软会衰落么

  《新财经》:您说过,世界进入互联网时代之后,自由软件的时代就来了.那么,微软这个自由软件的死对头会不会就此衰落?

  姜奇平:微软在互联网时代确实很难继续PC时代的辉煌,因为他的软件不是开放的,这个路线是错误的,与互联网精神是相悖的.互联网的趋势就是自由和开放,什么人也无法改变.盖茨在PC时代是英雄,在互联网时代就是狗熊,就算收购雅虎,微软在互联网时代也没有用武之地.自PC时代以来,微软一直靠垄断地位牟取暴利,赚超额利润.而互联网时代,微软的暴利就没了,但是他不会衰落,还是能赚到钱,他卖他的软件,可以得到应得的社会平均利润.

  《新财经》:互联网时代,软件都是共享的,企业靠什么赚钱?

  姜奇平:互联网时代,自由软件发展的趋势是,提供一个免费平台,提供一个免费“大街”,大家不仅可以免费开店,还可以免费来“街”上玩,商业利益是在增值领域获得的,比如服务和广告.操作系统将来的趋势是,在网络上,开放系统与封闭系统的竞争.

  其实,很多中国人在互联网时代是如鱼得水的,像马化腾(马化腾新闻,马化腾说吧)、陈天桥(陈天桥新闻,陈天桥说吧),他们一开始就懂得开放自己的“王府井大街”.比如,游戏是免费玩的,但可以卖装备挣钱;QQ软件是免费的,但可以卖很多别的服务,比如QQ秀,QQ空间.这其实也是 Linux的趋势,Linux也不是学雷锋做好事,它的平台免费,使用这个平台的人多了,基于Linux的商用软件就可以卖钱了.微软现在还把自己的平台当成摇钱树,进去还要收钱.

  旧《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删掉的第二十二条

  因课堂教学、科学研究、国家机关执行公务等非商业性目的的需要对软件进行少量的复制,可以不经软件著作权人或者其合法受让者的同意,不向其支付报酬.但使用时应当说明该软件的名称、开发者,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或者其合法受让者依本条例所享有的其他各项权利.该复制品使用完毕后应当妥善保管、收回或者销毁,不得用于其他目的或者向他人提供.

  印度人只用Linux

  跟微软斗法,印度人做得最精彩.印度非常重视本国消费者利益,微软几次跑到印度去,印度总理跟盖茨说,我们要站在10亿人的利益上考虑问题,我们国家的人用不起windows.印度人非常重视Linux,都用它,微软的“大街”收费,旁边有不收费的,我们国家穷人太多,没有钱进你的大街.印度是一个软件大国,他们出口的都是基于微软操作系统的商业软件,出口到美国的软件都是微软系统,赚美国的钱,他们自己则用免费的Linux.

来源:狂人快讯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