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杨佳名垂後世,豈妄也哉?

杨佳名垂後世,豈妄也哉?

分享

北京少年楊佳被中共法院判了死刑。去年十月,他旅遊上海,租踏車代步,閘北公安懷疑他是偷而不是租,抓去盤問,拳打踢。楊佳獲釋後,無法討回公道,今年七月一日,攜刀獨闖閘北公安局,由正門直殺上二十一樓,手刃六個公安並刺傷四個,然後就擒。雖然未能「事了拂衣去」,也可算「十步殺一人」。

唐朝德宗皇帝年間,宦官常以「宮市」為名,到市場說是買東西,其實是搶。有一天,一位農夫用驢負柴入城叫賣,不料碰到宦官,給他幾尺絹就算把柴全部買下,連驢都要取去:「須汝驢送柴至內(皇宮)。」農夫百般求免,見宦官不為所動,把心一橫,揮拳就打,怒道:「我有死而已!」但他被捕後並沒有死,反而獲德宗賜絹十匹,釋放回家,而那宦官則遭貶斥(《順宗實錄》卷二)。《新唐書》說德宗「猜忌刻薄,受欺於姦諛」,但這個刻薄昏君還有一點是非之心。  

楊佳向公安揮刀,要報的絕對不只是一頓毒打之仇。今年三月,廣東博羅縣有木廠工人罷工,公安鎮壓,一位女工被打死;七月,雲南孟連縣有橡膠園農民抗議資方剝削,公安鎮壓,兩位農民被打死;八月,四川重慶市小販劉建平和城管人員爭論,被亂拳打死;十月,河南汝州市風水師劉新學被告敲詐,不堪公安逼供,吊頸而死。這樣的含者,楊佳在世二十八年,見過不知凡幾。那不知凡幾的枉,點點滴滴,積在他心,這是他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所以,他在法庭上說:「那天上閘北公安局,我沒想到有這樣的結果。」而他對這結果心安理得:「我不後悔。那些公安都不是無辜的。」

認為「公安不是無辜的」當然不止一個楊佳。他受審那天,法院外有數以百計含者群,無懼中共公安的奪命鐵拳,或高喊「楊佳萬歲」,或穿上印楊佳肖像的T恤,支持這位寧為玉碎的少年。大批公安馬上趕到,把百多人押上囚車帶走,帶到哪我們不知道,只知道公安鐵拳打出的血,滴滴點點,都會淬礪另一把楊佳利刃。

本月初,四十多位兒女被人去的父母從各省齊集北京請願,要求中共正視帶兒童問題。中共派出八十多名公安迎接,喝一聲「看你們還敢不敢威脅政府」,就上前拘捕,扯頭髮,扭手臂,卡脖子,如對元惡大憝。一位來自深圳的父親說:「原來北京也不是講理的地方。」那個「也」字可圈可點。中共向來只講武力,否則楊佳哪要憑利刃雪。舊中國一個昏君都會為「我有死而已」的農民昭雪。

太史公稱贊捨身除暴的刺客說:「立意較(明白)然,不欺其志,名垂後世,豈妄也哉?」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