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這個耳光打的是中央電視台的...

這個耳光打的是中央電視台的歷史霸權

分享

歷史學家因為講歷史而被人打耳光,這是當今中國社會萬花筒中的又一奇觀。
 
如果不了解事件的背景,那些熟悉中國歷史上文字獄、知識分子被迫害被侮辱被叫作"臭老九"、尤其是那些熟悉文革歷史的人可能會誤以為歷史學家被打耳光是那些事件的重演。但事實恰恰相反,今天這個歷史學家被打耳光的原因不是政治迫害和社會歧視,而正是因為他在相當大的程度上擁有了解釋和宣傳歷史的絕對權力,拐彎抹角地為政治迫害和專制權力辯護。
 
這個歷史學家叫閻崇年,研究的是滿清歷史。他在為他的書舉行簽名儀式時被當眾括耳光。打他的是一個青年,他不同意認為閻崇年的很多觀點,但又沒有機會和他當面商榷,據這個青年說他已經在很多場合嘗試過和閻溝通但得不到回應,于是采取了這個極端的行動。
 
研究和談論歷史本來就應該是讓不同意見相互爭論和並存的,即使你的批評得不到對方的回應也不應該打人,這些都是小兒科的常識。但在今天的中國,很多小兒科的常識是無效的。引起這個青年憤怒的,並不是閻崇年在課堂上和學術專著中談的歷史,而是他在中國中央電視台上長篇累牘宣傳的主張,為清王朝的文字獄和種族屠殺辯護。

但凡地球人都知道中國中央電視台–簡稱央視–是個什麼東西。它從來不說自己是輿論權威,但在一黨專制的政治制度和輿論控制下,央視就是中國輿論的北斗星和指南針。近年來央視對歷史特別關注,舉辦了長篇的歷史講座和其他節目,在中國特色之下,這就是歷史敘述和歷史解釋的霸權。
 
從形式上看,這些節目都由學者主持,但所討論的題目多半為"中國特色"辯護,很少和"普世價值"相關。只要是大一統和帝王的專制權力,不管是漢族和非漢族,都在介紹和贊美之列;只要能引起和增進所謂民族自豪,哲學思想也好,技術成就也罷,都羅列得不厭其煩。中國歷史上的陰暗面,尤其是那些由不受約束的專制帝王的暴政造成的悲劇和流血,那些能讓人聯想起今天的政治改革的歷史,都一概回避。

歷史是一個學者可以論,民間可以議,政府當然也應該談的東西。但這些都有一個前提,就是一個有言論和出版自由的社會為歷史討論提供一個公共平台,在這個平台上誰都沒有壟斷歷史敘述和歷史解釋的特權,歷史學家不過是把這種敘述和解釋作為自己的專業,從而說得比別人多一些罷了。在這樣的社會里,政府也盡可以從它覺得合適的角度來談歷史,只要不是把官方版本的歷史利用政府的公共權力強加給社會。
 
但中國恰恰不是一個這樣的社會。政府壟斷輿論,讓歷史為官方意識形態服務,把學者召到中央電視台宣講歷史,這樣的歷史敘述和歷史解釋,根本就是御用歷史,表面上看似乎很"文化",實際上根本是反文化。那些在中央電視台宣講歷史的學者,在本質上和毛澤東四人幫時代的御用文人沒有什麼差別,只不過在形式、語言和物質報酬方面有所不同罷了。
 
說到底,打在閻崇年臉上的那記耳光,是民間對于官方壟斷和操縱歷史敘述和歷史解釋的拒絕。中國要真正實現文化自由,首先要廢除央視的歷史霸權。(RFA: 自由亚洲电台)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