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黑龙江“禁狗令”独裁的产物...

黑龙江“禁狗令”独裁的产物(图)

20090528dog

 

【新三才综合】5月20日,黑龙江黑河市政府颁布了“见狗杀狗”的“禁狗令”:从5月23日开始,任何人如果被发现带着狗出现在禁养区的公共场所,不仅狗要被杀,狗主人还要被处以200元以下罚款。该法令一出,立即遭到了当地的养狗人的强烈反对。(《中国日报》5月23日)有自称黑河的网友爆料说,黑河出台禁狗令,是因为黑河的某位领导在河边被狗咬伤。也有网友认为,和黑河将申报国家旅游城市有关。不过网友的这些爆料并未得到相关证实。(5月23日的《成都商报》)

就在这条新闻出现的前一天,一位朋友发来信件陈述了黑河“禁狗令”即将施行,恐将引起一场全城屠狗的染血悲剧的担忧。在信中,这位黑河市民也直接陈述了黑河“见狗杀狗”“禁狗令”的颁布背景,乃是因为当地某官员在公共场所调弄一条小狗,意外被小狗咬了一口之后勃然大怒的产物。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对黑河“禁狗令”究竟是否因官员被咬之后的震怒而颁,我个人无法给出结论,《成都商报》的报道也没有做出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世界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突颁将大开杀戒的“禁狗令”,必然有着某种隐匿的潜在背景。

这个背景到底是否有官员被咬的成分在内,我们虽然不得而知,但从该令颁行遭受到当地市民和动物保护组织的强烈反对,以及市民广泛发贴和求助信的现实状态来看,这个与民生相关的禁狗令没有经过任何的听证,抑或征求民意的程序。

如此,缺乏程序正义和民意含量的这个“禁狗令”,就成了一个地道的带有长官意志和行政独裁的产物,无疑于民本理念相悖。尽管官方言称这个所谓的“禁狗令”乃是“贯彻执行黑龙江省犬类管理规定”,并依此发出通告,但可笑的是《黑龙江省犬类管理规定》乃是2006年修订的,2009年黑河市才在此基础上做出最新规定,岂非是行政效率极度落后和行政意识迟缓脱节的“罪证”?

而且,笔者百度出了《黑龙江省犬类管理规定》,查阅发现其中只规定了“凡无证无牌犬、未按规定免疫的犬、散放犬、狂犬和患狂犬病的其它动物应一律捕杀”的内容,何有黑河市那欲将狗“九族”尽灭的依据?

因为在规定上实在找不到黑河“禁狗令”能合理依托的论据,使我没有理由不对“某领导被狗咬”的传闻抱有一定的相信态度。但如果这个“传闻”是真的,我就不能不对该地的行政生态产生更绝望的意念。

当只因为一次意外的“狗咬人”小事件,最后酿就一条“人咬狗”效应一般的热门新闻时,其中附加的人治的狂妄和行政的癫狂,就释放出一种危险的信号——如果今天“狗咬人”就遭到了满城屠狗的报复,那么假如不小心是官员被人“咬”了的话,会发生怎样的报复惨剧?请原谅我这过于发散的联想,但我们不能不厘清:权力一旦失控,就会成为一个血滴子,一个狼牙棒,对民意的杀伤能力,对民本理念的蔑视程度,将更大更疯狂!

因此,我更愿意相信和自我欺慰,“杀狗令”和黑河将申报国家旅游城市有关。尽管这个理由背景下的“禁狗令”,也同样违背养狗群体利益,同样属于背离民意,并走入政绩工程的行政偏歪路径,但总比可能因“狗咬人”而激发的人治独裁和权力癫狂,更容易纠正!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