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易中天接受专访 炮轰中国教...

易中天接受专访 炮轰中国教育弊端

现在中国人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合流,大学教育一刀切。应该锻炼人“成人”的大学,现在努力让人“成器”。

一心望子成龙的父母们则习惯性地认为孩子是无知的。

无知有罪吗?到底是谁的罪?谁又清楚,谁又在装糊涂?

易中天:无知有罪吗

“你学习是为了什么?”易中天挑着眉反问我。

头脑开始运转,想点现实的,该说是为了赚钱生活;想点理想的,该说是为了不要无知愚昧,但是就在易中天如炬的目光落到我的脸上时,我一时竟无言以对。

“说点酸的,是为了传承。”他揉了揉早晨刚睡醒杂乱的头发,很是直白地说。

我有些羞愧,这是一个该重新反思的时候了,因为,如果我有了孩子,是绝不会对她说,“学习的目的是为了传承”,那将成为像我这样的普通人面对历史时的羞愧。

谁在撕扯精英教学?

那不是标志,那是责任,它必须传下去,而所要传承的这些东西都必须依靠精英,这就是精英的事情,因此象牙塔的大学就是培养精英的,你不要不认这个账。

专访:现行教育体制存在的问题是什么?

易中天:谈到教育体制,就得谈到咱们的几千年来教育大一统的文化,古代的大一统再加上改革开放时的计划经济,是一样的,大一统的意思就是全国都是一个模式,以前是通通的私塾、书院、国子监、翰林院、科举,所有的读书人都走这个模式,走了读书这条路的人都从科考考起,从秀才考上去,通过读书做官,一条路一个模式,所以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专访:那么我们学习究竟是为了什么?

易中天:大学需要传承文明,而传承都必须依靠精英,所以象牙塔的大学培养的精英就是干这个事儿的,你不要不认这个账。像那些老牌的大学,剑桥啊,牛津啊,它甚至有一种博物馆的意义,就连他们现在还保存一个传统,就是带上那个博士帽,穿上那个袍子,这些都是为了文明的传承。

专访:那是一种标志?

易中天:那不是标志,那是责任,它必须传下去,而所要传承的这些东西都必须依靠精英,这就是精英的事情,因此象牙塔的大学就是培养精英的,你不要不认这个账。现在中国人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合流,所导致的大学教育,必然是一刀切的。

“求生”还是“求升”?

人们进大学既然改变不了身份,就只剩下一种方式了,就是求生。

专访:于是出现大量的“技校”。

易中天:对,就是这个“技校”,于是撕扯就出现了,象牙塔的大学根本就不能将教学变成一种谋生的手段,做学问不该是谋生手段,但是现在很多人去大学,就是为了谋生。

专访:这种观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易中天:改革开放是个前后分界点,在此以前,人们上大学是为了改变身份,那时候大学毕业之后,人就变成了国家干部,那个时候人们分两拖,一拖叫干部,一拖叫群众,群众里包括工人,包括农民,包括解放军战士。上个大学就成国家的人了,就是公务员了,但是现在大学毕业你想当公务员可以,但是对不起,你得再答一遍“公务员考试”的卷子。

专访:所以现在的大学“求生”大于“求升”。

易中天:人们进大学既然改变不了身份,就只剩下一种方式了,就是求生了呗。但是这必然跟“象牙塔”的整体理念是相斥的啊。

专访:这种分裂与矛盾随着大学的扩招变得愈发强烈。

易中天:为了解决生存的问题,不得已,就得扩招啊。问题会随着这种举动的发生而变得越来越严重,咱们国家现在应该大量地办职业技术学院,简称“技院”(笑),就因为这样,大学里的大学精神就变得越来越少,被稀释掉了。你掺水了,茶味儿不就越来越淡了吗?就因为这样,有一部分人就想通过复兴书院的方式来恢复大学精神,这就是书院复兴这件事发生的原因。

大学在变成一个加工厂?

孔子说得很清楚——“君子不器”,君子就不该是个东西,而大学则变成了一个加工厂,把你塑造成齿和螺丝钉。

专访:怎样评价当代大学的育人之道?

易中天:应该锻炼人“成人”的大学,现在努力让人“成器”。这是跟孔子以来的教学理念相悖的,因为孔子说得很清楚——“君子不器”,君子就不该是个东西,而大学则变成了一个加工厂,把你塑造成齿和螺丝钉,为什么要分专业呢?你就是螺丝钉,他就是轴承,我是螺帽,咱们得区分啊。

专访:很多人从工厂出来之后发现,自己成了一个可以被替代的物件。

易中天:实际上,毕业之后,人们发现自己明明是螺钉,却被社会打磨成螺帽,从此干起了螺帽该做的事儿。现在最首要的问题是让加工厂和象牙塔各归各位,没有说谁高谁低的问题,谋生是必须的,传承文明也是必须的。

争考公务员的背后是什么?

为什么还要考公务员,就是为了三个字——“安全感”。

专访:上大学是为了社会地位吗?

易中天:大学教育为什么会有地位高低的想法,那完全是历史遗留问题,比如上大学就是国家干部。这都是计划经济搞坏的,这需要一个过程,等到我们什么时候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的人比大学毕业的人工资多的时候,我们的观念转变过来之后,该干嘛的人干嘛了之后,就成型了。不过我们要走到这条路的时候比较长,没个百八十年是不太可能的。

专访:虽然前路漫漫,但总该为这个做点事先准备吧?

易中天:当然,首先就要政治平等,你干部和群众,地位能一致不?这个等级观念,一定要在人们的心目中消灭掉,这里面又有一个问题,并且这个问题越来越显著,为什么很多家长都逼着自己的孩子考公务员,为了什么?

专访:为了成为国家的人?

易中天:安全感!有一个大学生跟记者讲,自己为什么考公务员,就是因为他是农村人。比如说四川成都这个地方,理论上来讲,待遇是提高了的,那他为什么还要考公务员,就是为了三个字——“安全感”。

专访:有土地,有待遇,怎么还是缺安全感?

易中天:比如说,你在乡下,只有你考公务员了,你爸和你妈在农村才能不受欺负,问题就在这了,你如果把安全感问题解决了,如果在经济待遇上非公务员的更高,你看还有没有那么多人抢着考公务员?到那个时候大学和“技校”便没有了尊卑之分。

“家长”这词没人情味

八个字,真实、善良、健康、快乐。很简单,很多人说我不能真实,我的职业不能让我真实,那是假话,很多东西,它不存在,你可以选择不说。

专访:其实与国学相对的,另一个体系在中国也很有代表性,传统家学。

易中天:是的,但家学不分传统与现代,只要你能让孩子好好活,就是一种学说。我教孩子就两点,第一点以身作则。还有一点,就是守住底线,之前我一直强调自己是个底线主义者,这个底线很重要。

专访:很多人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底线在哪?

易中天:别说孩子了,就连大人都不知道这个底线在哪。我具体的没总结过,但是至少你应该不偷不抢吧?不撒谎是底线吧?你得记住,善意一定是对别人好的,毫无利己的,只为利人的,一定是善意的,而我们一般意义上的撒谎,一定是利己的。

专访:您有什么育子经验可以分享的吗。

易中天:八个字,真实、善良、健康、快乐。很简单,很多人说我不能真实,我的职业不能让我真实,那是假话,很多东西,它不存在,你可以选择不说,那么只要你保证你说的是真实的,那就是你应该做的,善良很重要,不是扶老太太过马路这样的善良,而是你发自心底的良善之音。

专访:很多家长更希望孩子能出类拔萃,而不是教他做人。

易中天:这就是问题,你不能望子成龙,你得让他成人,我很不喜欢中国“家长”这个词儿,没有一丝人情味儿,一带个“长”字就像领导了,相比于此,外国称为“监护人”就比较让人舒服,你先监管他,约束他的言行,护住他的发肤,就好了。关键中的关键,别成器,别成龙,要成人。

专访:然而在现实生活中,虽然他们希望孩子成器,却在最初总嘲笑他们的无知,比如说现如今屡遭诟病的90后。

易中天:中国人喜欢将所有事物按“坏”来推定,比如说犯罪嫌疑人通常做有罪断定,然后再逐步取证来证明你无罪,而一心望子成龙的父母们则习惯性地认为孩子是无知的,逐步在生活的过程中来证明他们到底怎样。

专访:现在这些九零后就是这么被逼无知的吧,似乎还成为了一种罪过,四处鞭笞。

易中天:这就是个社会现象,无知有罪,无知有罪吗?到底是谁的罪?谁又清楚,谁又在装糊涂?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