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6000萬支槍下的也門非暴...

6000萬支槍下的也門非暴力奇跡

11月23日,在多國斡旋下,也門總統薩利赫在沙特首都利雅得簽署協議,將權力以和平方式交移副總統,直到明年一月也門舉行大選。這標誌著薩利赫在也門33年的統治終於落下帷幕,而他也成為今年阿拉伯革命中第四位被趕下台的中東政治強人。

與被武力推翻的卡扎菲不同,也門變天的模式更接近於突尼斯和埃及,但相比之下,也門的變天卻來得太晚。2011年整年,也門政局都處在薩利赫與反對派的對立狀態下,民眾能堅持到現在也殊為不易。對於這個槍支泛濫和恐怖活動盛行的國度來說,能用和平遊行的方式讓總統下台,不得不說是個奇跡。

恐怖與暴力王國中的和平手段  
 
也門,是一個有2350萬人口的貧窮國度(阿拉伯世界最窮的國家),幾乎全民信奉伊斯蘭教。全國人口中有40%的人失業,逾30%的人營養不良,幾近50%的人處於赤貧,大部分民眾生活費每天不超過2美元。民眾普遍教育欠缺,法制程度低下,血親復仇、綁架、搶劫等行為已經司空見慣。

而由於長期戰亂,政治不穩定,再加上尚武傳統和復仇文化,槍支在也門社會泛濫。據估計,在也門有超過6000萬支各種槍械,人均近3支,居世界之最——“自動步槍、炸藥、甚至火箭筒在街角公開售賣”。也門還因此成為基地組織最新的落腳點,恐怖活動在也門層出不窮。

然而,令世人驚異的是,在槍支這麼泛濫的也門,當今年年初突尼斯、埃及爆發革命,也門形勢一觸即發之際,國際社會普遍擔心也門的暴力事件將會嚴重得多,擔心這場革命會陷入暴力泥潭,扭曲阿拉伯之春的形象。但是,也門人卻並沒有把槍拿出來,而是同樣選擇了和平的遊行方式——上街的人們把武器放在了家里,甚至不少武裝部族也放棄了長達數百年暴力仇殺的傳統,放下武器加入到多達百萬之眾的和平示威遊行的隊伍之中,在遊行的時候,示威者高舉印有“和平、和平”字樣的旗幟,大聲呼喚“要和平、不要內戰”。

面對薩利赫的武力,還是沒有拿起武器

而更讓人驚異的是,當薩利赫當局用明顯過度的武力對待遊行者時,也門民眾也保持了極大的克制。失業率高達60%的青年人沒有衝動地舉槍造反,最多只是投擲石頭還擊。對此,薩利赫沒有手軟,而是一次又一次揮舞屠刀,10月中旬,薩利赫當局曾對遊行民眾發動大規模攻擊,造成數百名包括婦女兒童在內的平民死亡。包括中國在內的安理會理事國一致通過安理會2014號決議要求也門當局結束對平民的攻擊,強調對所有這些侵犯人權和濫用暴力的行為,應追究其責任。 

即便如此,遊行民眾仍然保持了克制。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這次也門革命的領袖之一塔瓦庫.卡曼在英國《衛報》撰文稱,“也門人民用其驚人的和平氣息讓人大吃一驚,讓政府對革命者無節制的暴行展露無遺。革命者們用胸膛迎接子彈,守護革命不讓其陷入暴力的泥沼。已有1000名烈士倒下,還有數千人受傷,然而面對屠夫,我們還是沒有拿起一件武器。”,卡曼強調“我們絕不會走上暴力革命的道路”。

或許有人對薩利赫今年6月在總統府遇襲受傷一事印象深刻,不過這並非遊行者幹的,而是從政府軍叛離的反對派軍人。總之,在與薩利赫當局長達一年的鬥爭中,遊行民眾可謂貫徹了“非暴力”這一方針,在這次阿拉伯革命中最具代表性。

為什麼要“非暴力”?為什麼也門人能做到“非暴力”?
 

非暴力奇跡是如何在這個國家誕生的  
 
本次也門革命的其中一位領袖,就是上述的這位叫做叫塔瓦庫.卡曼的女記者,在今年1月到3月時,她組織發動了“憤怒日”等多場示威抗議活動,她被稱做“鐵娘子”、“革命之母”,然而其年齡才32歲,是諾貝爾和平獎歷史上最年輕的得主。

在多年以前,卡曼就已經熱心參與女權、民權的各種活動,她是也門最早在公開場合摘下面紗的女性,宣稱伊斯蘭教義並沒有女性蒙面紗的規定,這僅僅是個傳統習慣,是可以破除的。她成立了女性無枷鎖記者組織,熱心參與國內政黨政治,2007年開始,卡曼就經常領導人們在政府前面的自由廣場舉行集會與靜坐活動。在也門人心中,卡曼享有很高的威望。

卡曼又被稱為也門的甘地,她宣稱“只有和平革命才能解決也門的問題,在街上進行和平示威是唯一的道路”“非暴力行動將會治愈也門,並將我們帶入下一步——建設一個自由的現代化國度”,卡曼的非暴力思想,深受聖雄甘地、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曼德拉的影響。而她也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也門的民眾。  

為什麼要選擇“非暴力”

事實上,從19世紀末“托爾斯泰主義”誕生以來,非暴力思想就成為民權運動的一大主導思想,想要革命,不一定非得“槍杆子里出政權”。二十世紀三大民權運動,甘地領導的食鹽長征、南非的反種族隔離運動、以及美國黑車民權運動期間的餐廳靜坐抗議及公車杯葛運動,都深深打上了“非暴力”的烙印。

之所以要選擇“非暴力抗爭”,是因為暴力本身很難擺脫“殘酷”“流血”等與現代文明不相容的非人道行為,而且“以暴易暴”往往會帶來嚴重的後果,例如在中東和非洲不少地區,還存在著可怕的“種族仇殺”,多少世代都不得安寧。另外,以暴力形式上台,使政權本身多了不該承受的成本,無法輕易下台,偏離了政府本身僅僅是做公共服務的本質屬性。

隨著現代文明的前進,“非暴力革命”已成為多數國家的共識。 
 
反對者質疑“非暴力”是否可能

對“非暴力革命”的另一種質疑,是認為“非暴力”根本難以做到,只要是上街,就會破壞治安,破壞穩定。

卡塔爾半島電視台今年三月,曾製作了幾集講述阿拉伯革命的系列紀錄片《人民與力量》,在描述卡曼與也門革命的一集中,半島電視台採訪了支持薩利赫的民眾,他們的語調頗有熟悉感。他們如此陳述他反對革命的理由:“變革的好壞很難描述,因為我們不知道這是怎麼發起的,也不知道會帶領我們去向何方。我是這個社會的一份子,我們支持薩利赫總統提出的對話,因為這樣才能保證社會的安全和穩定”“我們的社會已經有足夠的表達渠道了,有法律、有各種社會團體,有什麼困難為什麼非要上街而不是向政府提意見呢?最重要的,是保住和平與穩定。”
 
薩利赫下台說明“非暴力”奇跡在也門已經成功

然而,事實已經證明,在也門這場革命中,濫用暴力造成流血事件的恰恰不是上街的民眾,而是原先的執政者。而且,即便如此,非暴力革命仍然是有可能成功的,在突尼斯、在埃及、在也門,都證明了這一點,這固然有國際社會施壓的因素,但也說明了武力暴力是難以阻止人心向背的。也門革命的成功,確實是“非暴力”的成功。
 

也門前途仍然面臨許多挑戰  
 
薩利赫已經決定交權,但暴力事件仍未完結。就在昨天,薩利赫簽署移交權力文件一天以後,遊行者聚集的也門首都薩那的改革廣場又發生了嚴重的暴力流血事件,5名平民死亡,數十人受傷。有消息稱槍手是效忠政府的人,但薩利赫否認了這一說法,並稱要對此展開調查。在新舊政權交接之際,與埃及一樣,也門難免仍將面臨許多暴力事件的挑戰。 
 
雖然,要求薩利赫下台的目標已經達成,但是,政治強人的倒台,不會立刻成為新秩序確立的開端,作為一個部落聯盟組成的國家,原來被薩利赫壓下的各種矛盾可能會集中爆發。更重要的是,目前掌握很大部分軍權的反政府軍隊,雖然表面上支持遊行的民眾,但軍隊是否會成為新政治架構的決定性力量,也是未知之數。

 
薩利赫逃脫審判頤養天年? 

本次薩利赫在沙特簽署權力移交文件,還繼續擔任名譽總統,而且據說很快將飛去美國“治病”,這已經引起了遊行民眾的極大不滿。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卡曼就曾多次表示,薩利赫必須為其手上的暴行負責,應接受審判。但從現在的情況看,出於盡早解除薩利赫權力的需要,斡旋國可能與薩利赫達成了妥協。薩利赫有可能會逃脫本國人民的審判,成為四大強人中最體面下台的一個。對於新也門而言,這或許是難以接受的一點。

薩利赫下台,阿拉伯之變仍舊風起雲湧,值得繼續關注。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