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 从书生买房谈官员囤房(图)...

从书生买房谈官员囤房(图)

分享

 
我家住五楼,考虑到儿子已近婚龄,自己也快到60,怕以后爬不上楼,也想再购一套房子,作为垂老待死之所。我要的住房条件有点“苛刻”,除了居住以外,还至少要有五十平米的书房,我想许多文史类的学者大概都会有这种“痛苦”:平时买书之外,还要买比书价不知多少倍的放书的地方。最近在松江发现了一套80多平米的两居室带有地下室的房子,这个地下室有70平米,基本上算是附赠面积,也就顾不上存在多少毛病,匆匆定了下来。最后发现夫妻两人的全部积蓄,就这样在远郊买套两居室的房子也得背上债,我也将不得不成为“地下工作者”,想来有点恐怖。我在高校工作三十多年,提上教授也有十多年,收入工薪阶层应该属于偏上。妻子年底就要退休,也当了三十多年的老师,收入没我多,但也居中等水平。除了买书以外,平时就应付些吃用,应酬也不多,儿子教育费之外,大多用于储蓄。临到退休,还遇到如此困难,我想,收入比我们更低的工薪阶层,要解决在城市生活的住房问题,实在是太难了。
 
两个多月断断续续的看房经历,除了惊愕地看到各种高得离谱的房价之外,也听到了房产中介传出的一些小道消息。现在上海的二手房价,基本上业主的到手价,也就是说,业主应付的各种税费,全部要由买房者承担。交易中心得到的成交价格,也基本上是“弄虚作假”,成交价格大概可以低于实际支付价款的百分之二十左右,因为成交价格高低决定了税费的多少,当然这要看买房者的付款能力而定,银行根据成交价格的比例发放贷款,如果买房者需要大量银行贷款,只能忍受代业主多付税费之痛。由此我们可以推测,各地公布的二手房价格指数,基本上是失真的。就最近两个月的房价而言,我在莘庄外环附近看的一些房价,基本上都涨了一二十万。这些情况,对于工薪阶层虽然难以接受,但却无可奈何。
 
但另一些现象更值得当局重视。有一位中介告诉我,在上海,囤房的人依然很多。他有一次看到在房产交易中心打出的一位业主的清单上,名下竟有99套房子,他用手比划了一下,清单有那么长!还有一位业主留下了手机号码,我打电话过去想要看看房子,告诉了那间房子的位置、门号和楼层,他想不起来是哪间房,过了几天回电话给我,同意让我去看,我一看,门号、楼层不对头。看来这位老兄连自己在那个区块究竟有多少房子也闹不清楚了。看来,调控楼市的关键还在于挤出囤房。
 
中央政府严厉调控房价的措施到今年夏天,遭遇了房价反弹的挑战,是不是再出台新的调控措施,普征房产税,各方意见分歧很大。任志强先生的大嘴让许多人听了不舒服,我觉得他是说了许多实话。我们的舆论可能比较关注房产商的利润,其实炒房囤房的利润可能比房产商要多得多。最近两三年,房价几乎涨了一倍,三年前囤房的炒房客账面收益就接近100%。房产商拿地造房,虽然也随着房价水涨船高,但土地批租价格、建筑材料和人工等成本开支也在相应增加,那能像囤房客那么“日进斗金”?如果房产税出台,可能会逼出一部分囤房,但这种税是否会像以前出台的对业主征收的交易税或收益税甚至契税都转移购房者手上,现在难以预料,真的出现这种情况,恐怕天下买房人又得把矛头指向政府。在这方面,我们要谨慎再谨慎。
 
现在查处的贪官,几乎没有一个不是坐拥几套、十几套乃至数十套住房的,至于没有被查处的更不知凡几。在市场经济体制下,我们只能通过税收和金融手段打击炒房、囤房客,但对于政府官员,我们可以通过党纪政纪对官员的住房消费行为进行规范。任何官员,利用手中的权力和钱财,过度侵占社会资源,本身就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最近广州的一位城管官员被人揭露拥有21套房产,为什么会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我看主要问题是这个官员的住房消费行为已经严重超越了社会能够容忍的道德底线,更何况其中还存在有贪污腐败罪行的可能性。即使所有官员的住房来源都是合法正当,也并不能说明这些对社会资源如此贪婪的官员有进入社会领导阶层的道德资格。如果执政党、政府首长对于党员干部、政府官员的衣食住行之类日常应该遵守的起码道德规范都不能有效约束的话,怎么能够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表哥”还未下去,“表叔”又要上台,至于不断揭露的官员们令人瞠目结舌的房产数量,使政府官员的道德形象在人们心目中不断坠落。从中国历史上看,任何王朝的道德形象一旦失落,几乎无可挽回地面临“天命已改”的局面。从这个意义上说,采取严厉手段,首先整治官员及其家属的囤房、炒房行为,规范官员的住房消费行为,不仅仅是经济问题,更是政治问题。是政治问题,就需要而且必须通过政治手段加以解决。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