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万象 三才新語:歐洲的阿基里斯腱...

三才新語:歐洲的阿基里斯腱──義大利與共產黨的孽緣

分享
在2018年9月21日梵蒂岡與中國簽屬臨時協議後幾天,天主教教宗方濟各在一個會見群眾的聚會中被中國共產黨的紅旗覆蓋其身。這項強化義大利與中國共產黨各項關係的協議其實充滿爭議。共產黨是個無神論的極權組織,當教宗方濟各身披中共旗幟時,中共當局卻一方面在其國內拘補與迫害中國的基督徒和其他宗教人士。

【新三才首發】在武漢病毒未籠罩義大利很久之前,中國共產黨的旗幟就從威尼斯展開一路撲向梵蒂岡,義大利政府以姑息的綏靖政策迎合中國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以達成有利貿易的協議。義大利與中共的密切合作關係顯示其遭受病毒肆虐的命運可能並非偶然,表面之下可能有著一個違逆道德的政府政策。

這個世界並未預期到會有武漢肺炎病毒浩劫(或說是中共病毒可能更恰當)。義大利做為第一個因這種病毒而喪生三萬多人的歐盟國家,在這場大流行中遭受了沉重打擊,其死亡人數是歐盟成員國中最高的。在2020年3月,當義大利達到感染人數高峰時,每天報告的新病例高達8,000例,每天平均造成900人死亡。

義大利同時也成為該病毒進入歐洲和非洲的入口。在義大利不堪重負的感染之後不久,奧地利、克羅埃西亞、希臘、瑞典、瑞士和阿爾吉利亞也相繼出現了病例,所有病例均與來自義大利的入境者有關。

相反的,在世界的另一端,距中國大陸僅130公里的台灣卻成功的阻止了該病毒可能造成的重大衝擊。截至2020年7月19日,台灣確診病例數為454例,死亡7例。在感染高峰期(也就是三月份),每天記錄的病例超過20個,痊癒率達到98%。

那麼為什麼Covid-19病毒給義大利帶來如此大的衝擊?而距中國祇有130公里的台灣卻得以倖免?答案可能取決於多種因素,但是一些明顯的差異可能會讓人大開眼界。

台灣政府管轄的金門島,位於中國東南海岸,與中國本土相距僅1.8公里。

義大利與台灣的異同

與義大利相比,義大利面積超過301,000平方公里,有6,000萬居民,人口是台灣的三倍,面積是台灣的八倍。台灣土地面積約36,000平方公里,人口2,400多萬,人口密度比義大利高出四倍,在遏制病毒傳播方面是處於劣勢的。兩種文化都珍惜兩代人甚至三四代人在一個家庭中一起生活的傳統,
這使得家庭成員之間的人與人之間的傳播變得更容易。

義大利與中國之間的來往

在談到人與人之間的傳播時,要考慮的另一個問題是與中國大陸之間的旅行和貿易。義大利駐中國大使盧卡發費拉利(Luca Ferrari)表示,自2018年以來,義大利一直是中國旅客最喜愛的歐洲目的地之一。羅馬和北京已經簽署了航空新協議,將每週航班數量從56班增加到164班,暴增了兩倍。費
拉利說,在2019年,他們發出的簽證增加了20%,接待了來自中國的三百萬多旅,他相信今年(2020年)將達到400萬。

此外,義大利北部的許多義大利人將他們的皮革製品和整個紡織工廠賣給了中國,因此該地區湧入成千上萬來自武漢和溫州的中國工人。義大利北部和武漢之間也開設了直飛航班,以滿足大量中國旅客的需求。在去年聖誕節和新年期間,就有大量遊客從病毒的重災區武漢飛往義大利。

在2020年春季武漢肺炎爆發的幾個月中,義大利北部的大多數城鎮都因武漢病毒被封成。學校,企業,餐館被關閉。受打擊最大的是旅遊業,可能需要數年才能復原。

同時間,台灣與中國之間人員往來的流量是世界上前幾名之一,這使得專家們最初預測它將成為下一個冠狀病毒重災區。中國和台灣簽屬過協議,允許銀行,保險公司和其他金融服務供應商在兩地市場開展業務,中國大陸和台灣之間的商人經常互相流動。

2019年12月,海峽兩岸之間的往返航班平均每週運送15.4萬人次。此外,還有海上交通。在2020年1月的農曆新年假期期間,旅行者的數量大大增加。在武漢肺炎病毒開始傳播的2019年12月至2020年1月期間,從中國到台灣的旅行者至少是從中國到義大利的旅行者的八倍。

台灣也一直保持大陸,香港和澳門之間的邊界開放直到3月中旬,儘管航班於1月26日暫停。從台灣和義大利來看,台灣受到該病毒的打擊似乎會是最大。

台灣對中共政權保持警戒

然而真正有趣的是兩國對中國關係的不同。自1949年以來,台灣一直獨立於中國的統治之外。台灣自1992年開始,一直透過民主選舉方式產生自己的政府。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十分複雜,在某種程度上,中國是台灣最大的貿易夥伴,佔台灣近30%的貿易額。到2018年,貿易額達到1,505億美元。
但是這種「緊密」關係並沒有反映在人們的內心。自認是台灣人的大部分人顯然希望台灣持續完全獨立。所謂「一國兩制」的欺世謊言是被排斥而不被相信,更是無法被接受的。

北京一直表現得非常邪惡,經常利誘其他國家中斷與台灣的外交關係。北京公開威脅要「採取非和平手段」保護其國家主權,同時於2005年在制定所謂「反分裂法」。中國人民解放軍持續發展與部署併吞台灣所需的軍事力量。

中國和台灣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它們的價值觀與文化。中國共產黨持續數十年拆除許多中國的遺產,並施加脅迫和操縱來控制其公民。台灣正好相反,台灣人總是慶祝他們的傳統文化,珍惜正統的中華文化和得來不易的民主制度。台灣人非常了解中國共產黨政權一貫充滿欺騙謊言和極權暴力的邪惡
歷史。

台灣了解中共的性質,因此迅速採取了應對病毒威脅的行動。最初出現病毒會人傳人跡象時台灣立即進入戒備狀態。

自病毒大流行以來,世衛組織的態度一直與台灣相左,台灣無法獲得世界衛生組織關於武漢病毒的重要信息。上圖為成立於2020年6月4日的全日本台灣人聯盟。該組織呼籲國際社會承認台灣認,抗議中國共產黨政府孤立及破壞台灣的生存空間。

台灣抗疫大事記

─2019年12月31日:在除夕的凌晨,台灣疾病管制中心副主任羅一鈞在網上偶然發現了有關神秘肺炎病例的討論。其中包括第一位通報病例的中國醫生李文亮博士與同事群聊的屏幕截圖。李文亮博士針對在中國武漢爆發的幾起類似於SARS的案例向同事發送電子郵件提出示警。
─1月1日:台灣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立即開始對從中國武漢出發的入境航班實施檢查措施。
─1月5日: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開始隔離所有在14天內前往武漢,並且在給予篩檢包括SARS在內的26種已知病原體的測試後呈現陽性的人。
─1月24日:台灣在確認第一例COVID-19感染病例,以及國內口罩需求出現激增後三天,停止了其口罩的出口。並推出了口罩配給系統,以讓每個民眾有口罩可用。
─2月6日:禁止所有遊輪在台灣港口停靠。

在整個大流行中,台灣成功地阻止了武漢病毒在島內擴散。

台灣的自由開放社會在治理和國家理想方面與中國共產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圖為台灣大流行期間的一次學校旅行。

台灣因超前部署了抗疫措施和其所採取的後續行動使該島從未成為熱點,因而受到國際讚揚與認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由於防止了可能造成經濟崩潰的大規模封鎖,該島2020年的年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僅下降4%,低於大多數已開發國家的平均6%。

成為病毒傳向歐洲跳板的義大利

再說西方,義大利其實一直不信任中共,但是為了經濟利益選擇與中共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達成有利貿易的協議。這個姑息養奸的合作關係是不是使得義大利的命運有了不同的際遇?

許多義大利政客都知道中國共產黨旗幟的由來。歷經無數的運動和迫害,這面紅色旗幟沾滿了無辜中國人民的鮮血。但是,義大利執意想要做中國的生意並賺取中國遊客的錢,他們對中國猖狂的貪汙腐敗和侵犯人權行為視而不見。

梵諦岡的新愛-共產主義

2013年,有報導稱教宗方濟各有著反對右傾,反對親自由市場經濟政策的堅定政治立場。方濟各說現代資本主義是世界上新的「邪惡」。他譴責美國沒有完全接受社會主義政策和社會主義意識形態。
1949年共產黨奪取政權後不久,中國要求中國天主教徒與梵蒂岡斷絕關係。在中國國內,共產黨員必須掌控所有教堂中的事務。

2018年,中共與梵蒂岡敲定了新協議,專家將其描述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宗教進行中國化的一個範例,以迫使宗教信仰接納中國的社會主義意識形態。梵蒂岡通過該協議重新獲得了某種程度與中國天主教徒的合法接觸,但在很大程度上,中國共產黨得以對中國境內的外國組織伸張其控制權。香
港樞機主教曾·約瑟夫曾說,中共「謀殺」了中國的天主教會,而梵蒂岡則袖手旁觀。他呼籲世界上的223位樞機主教採取行動。

一帶一路的啟動

2019年3月23日,義大利總理Giuseppe Conte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羅馬舉行啟動一帶一路的簽字儀式上互相握手。

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被許多人認為是北京的特洛伊木馬,北京將它置入中共領導的發展地區並進行軍事擴張。它也被稱為「新絲綢之路」,於2013年啟動,目的是將中國的經濟和政治影響力從東亞擴展到歐洲。

2019年3月,義大利成為第一個加入該倡議的G7國家。同一時間,其他G7成員國的外交部⾧則共同表達了對中國的知識產權盜竊,市場准入障礙,軍事野心和侵犯人權方面的嫌惡。雖然義大利簽署該備忘錄讓羅馬與北京之間所建立的⾧期經濟關係達到最高潮。

義大利和中國之間的經濟合作可以追溯到1980年代。中國要求義大利工業重建研究所所⾧普羅迪(Romano Prodi)在中國的天津建立工廠,而中國則將幫助他在蘇聯建立工廠。1997年,普羅迪帶領一個龐大的貿易代表團訪問中國,帶去了100多家合資公司,協助中共在工程,製藥,食品,紡織品,時裝和金融領域取得進步。

現代的義大利無疑有其弱點,該國的⾧期失業率一直在10%,義大利政局的高度分裂和不穩定,導致聯盟政府往往壽命很短。它是歐元區負債最多的國家之一,被中共設定為可以擴大中國影響力的地方,以此作為進入歐洲大陸擴大實力的機會。

「不幸的是,俄羅斯和中國都想利用這樣獨特的局勢來促進自己的利益。」義大利國防部Mark Espay在5月4日如此表示。他說,「俄羅斯向義大利提供了醫療援助,但隨後試圖利用這種援助以假消息來製造義大利和盟友之間的衝突,華為和5G就是中國這種惡意活動的主要例證。」

義大利波羅納大學(The University of Bologna)的Enrico Fardella和Giorgio Prodi兩位學者說,義大利擁有許多港口,由於經濟原因因此被納入「一帶一路」倡議,因為海上運輸是「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部分。中歐絕大部分貿易都是通過船舶運輸的,例如,自中國收購希臘Piraeus港以來,希臘對中國的貿易增⾧了10%。義大利擔心希臘等其他歐洲國家的競爭,也擔心中歐貿易將完全繞過意大利的港口和鐵路。

一帶一路開啟病毒的入侵

與共產主義握手總是有風險的,尤其是那些雙手沾滿大屠殺鮮血的的屠夫。義大利天真地沒有意識到和BRI連結的後果,BRI如今可稱為是「一帶一路帶來病毒」的倡議」,或是「一路帶來病毒」更為貼切。這是這個所謂「一帶一路」所附帶的條件。

「一帶一路」倡議的融資更可能使義大利進一步負債累累,這種風險是可以預見的。但是,義大利沒有辦法預期這種瘟疫大流行的到來,也無法預知北京會掩蓋與欺騙全世界這種病毒的嚴重性到這種程度。

義大利大事記

─2月1日:在美國和亞洲相繼關閉邊界並宣傳維持社交距離措施的同時,義大利城市佛羅倫司正忙於慶祝「擁抱中國日」。這項活動是由佛羅倫司市⾧發起的,旨在消除對華人的「歧視」和「冠狀病毒種族主義」。
他鼓勵佛羅倫司市市民接納該市的4,000名中國移民(包括來自武漢的移民),並通過在Twitter和Facebook上發布照片來公開表達義大利與中國的友誼。
在街上看到中國人的脖子上掛著標語,寫著:「請抱抱我!我是中國人,不是病毒!」
這一趨勢迅速蔓延到義大利其他地區。在義大利大約有33萬中國人,這在大流行期間可能是致命的擁抱。當然,北京歡迎佛羅倫司的「擁抱中國日」,並通過中共喉舌CGTN和《環球時報》進行宣傳,以「消除偏見」。
─2月2日:義大利實施對中國的邊境管制,使北京大為光火,義大利總統塞爾吉奧·馬塔雷拉因此給習近平寫了一封公開信,向中國保證可以信賴義大利。
─2月13日:總統馬塔雷拉在總統府與中國鋼琴家舉行音樂會,表達對中國的聲援以及對2020年的中意文化旅遊年的展望,來賓中有中國駐義大利大使李俊華。

義大利帕多瓦大學(The University of Padova)病毒學和微生物學教授喬治·帕盧士指出,義大利對「政治」的擔憂阻礙了羅馬對這一波瘟疫大流行病的及時反應。他說,有人建議隔離來自瘟疫中心的中國人,但是這個建議被認為是種族主義。義大利政府排斥將來自中國的旅客隔離出去的想法,因為他們擔心這會使中共感到不悅。

帕盧博士補充說義大利的政治顧慮太多了。義大利的死亡人數後來甚至超過了武漢的官方數字。美國眾議院前議⾧紐特·金瑞契說,他們認為這就是病毒很早傳播到義大利的途徑。最初,政府沒有意識到它會有多危險。一開始它只是被當做一個小鎮範圍來處理,把它當做是地區性問題,結果後來瘟疫迅速爆發開來。

帶著病毒的文化與觀光交流

威尼斯市副市⾧西蒙尼·文圖里尼於2018年1月1日在威尼斯劇院舉行的百老匯華人盛宴上模仿少林僧侶的動作。這是中共在中歐旅遊年期間活動的一部分。

儘管世界逐漸從瘟疫大流行的災難中復甦,但義大利政客們似乎仍陶醉在共產黨的咒語中夢遊,夢想著與中國間未來的美好榮景。在談到中美之間在瘟疫之後可能爆發冷戰時,來自挺中共的五星運動組織的義大利政客,例如亞歷山卓·巴帝斯塔提議,義大利最好與北京結成強而有力的聯盟,他說中國將會贏得第三次世界大戰。

到了2020年,其所謂的「文化交流」再次站上舞台。即使瘟疫大流行已經發生了,中國和義大利還是在今年慶祝2020年的文化暨旅遊年,以紀念兩國建交50週年。義大利駐中國大使盧卡·費拉利在1月15日說:「即將到來的文化暨旅遊年是在兩國最高領導人達成協議以及表達了要加强两國關係的意願之後迎來的。」

習近平在「文化暨旅遊年」開幕式的賀信中說,中國和義大利是東西方文明的傑出代表,在古老的絲綢之路幫助下,千年之前就已相輔相成。

這真是一個讓人崩貴而噁心的事,一個現代主義的無神論政權領導人居然說他們代表古代東方中華文明。中共惡意排除中國的傳統文化,並且早在文化大革命之前就開始了對儒教和古典中華文化的攻擊,甚至早在中共於1921年7月23日成立之前就有這樣的罪狀。實際上自1910年代中期至1920年代的新文化運動就已開始。

郭凱澤在他的著作《沒有人像中國人一樣摧毀中國文化》中寫道,「許多傑出的中國知識分子……無政府主義者,無政府主義工聯份子,自由主義者,社會主義者,馬克思主義者,他們都對中國傳統文化和語言的種種傳統元素持排斥態度,從宗教和傳統哲學到民間習俗,再到儒家思想,陰陽學說和五階段宇宙學,乃至中醫」。

中共根本無格代表中國古代文明。自從毛澤東領導的共產黨軍隊控制中國以來,共產黨政權大量摧毀了自古以來的文化與古蹟。

在習近平於2019年3月訪問羅馬期間,兩國簽署了29筆交易,價值28億美元。這些協議包括意大利向中國承諾開放給其投資的港口,中意銀行之間的合作,以及與義大利農業,金融,工程和能源領域的公司簽訂的合同。諷刺的是,來自中國的武漢肺炎病毒(Covid-19)抵消了所有經由習近平到訪所簽訂的合同效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2020年義大利的GDP將下降9.1%。

義大利的未來

近幾個月來,一種新的詭異言論在義大利政局中變得越來越突出,公開的辯論言辭企欲彰顯中國是平衡惡毒歐洲的力量。

美國總統川普在向義大利提供援助的同時,對於歐洲國家可能太深陷於中國的懷抱中表達了他的擔憂。但是最近的民意測驗卻顯示,義大利人將中國視為他們的最大「朋友」,而德國和法國則視中國為他們的「敵人」。如果無法將中共的影響放在正確的角度來看,就很難想到義大利的未來會怎樣。

如果Covid-19病毒還不足以讓義大利擺脫以為共產主義中國是個繁榮國家的幻想,那麼當義大利醒來後要怎麼辦?

(編譯:郭慕法)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