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万象 「自由與正義」:為何香港人...

「自由與正義」:為何香港人要移居英國

分享
迄今為止,至少有7,000名以上香港人接受了英國政府提供的定居及公民身份的待遇。

【新三才首發】中國的安全法是香港人離開香港到其他地方重新開始生活的關鍵原因。

中國香港, 在花費了半輩子來打造他的職業生涯成為香港雜誌的藝術總監後,愛德蒙.郭從來沒有想到他會在英格蘭從頭再來成為手工職人。

就像去年離開香港到新土地上重新生活的5萬人中的大多數人一樣,39歲的郭說,他別無選擇,只能做出必要的犧牲來保護家人的安全。

自去年六月北京頒布一項將抗議活動和其他形式的反政府組織定為刑事犯罪的國家安全法以來,許多香港人一直在抗議。此後,數十名傑出的不同政見者和異議評論家被指控,而在某些情況下,指控是基於他們在網路上發布或在公開場合發表的言論。

郭的大兒子,還不到八歲,都曾遇險。有一次,當他看到一群警察時,他脫口而出「腐敗的警察」。警察們都轉過頭來看著他。

郭說:「如今在香港,政策可能會一夕變化。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越界」。他擔心自己的孩子會被拖到監獄裡去。

去年,英國政府宣布了一項針對所有具有(海外)英國國民身份的香港人的簽證計劃,其中包括大約三百萬個在1997年移交給中國前的英國殖民時期出生的人。根據新政策,他們可以與家人一起進入英國工作或學習五年,然後就有資格取得居留權,並最終獲得公民權。

郭先生抓住這個機會。去年九月,他和他的妻子以及他們的兩個小男孩整理行囊,定居到了巴斯,這座城市以西英格蘭的羅馬浴場和格魯吉亞建築而聞名。

雖然一些香港人稱讚簽證政策是一種勝利,因為簽證恢復了他們在英國殖民地出生時本應享有的權利,但研究了非殖民化後半個世紀裏國籍法變化的人說英國對香港的承諾過於狹窄。

專門研究英國國籍和移民法律的倫敦大律師佐伊•班特曼(Zoe Bantleman)告訴半島電視台:「為什麼英國只針對1997年之前註冊[護照]的人負責?這不是無條件的待遇,如果你能付錢,那扇門就更開的更大了。」。

鎮壓行動敞開大門

長期以來,通往英國的大門一直對數代香港人關閉。

英國1948年的《國籍法》賦予所有在英國殖民地(包括香港)出生的人在英國的居留權,但隨著該法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的改變而告終。

到1981年,就在與北京就香港的未來進行談判的同時,《國籍法》也作了修正,將所有沒有英國血統的香港公民降級為海外公民。他們獲得了特殊類別的護照BN(O),可以使他們每次造訪英國六個月,但不能工作或申請公共福利。

對於倫敦大學的歷史學家馬克(Chikwan Mark)來說,時機並非巧合。

「柴切爾政府受到針對香港華人的種族偏見的影響,種族主義者認為華裔是劣等、外人以及經濟上的威脅,這在英國社會中有著悠久的傳統」,馬克在2019年的一篇論文中寫道。

他告訴半島電視台說,作為當時人口最多的殖民地,約有五百萬人口,「香港受到的影響比其他任何殖民地都大。」

直到1989年天安門廣場鎮壓之後,倫敦才略微放鬆,並向5萬個高級公務員,商業精英和管理階層家庭發放了簽證。

當時和現在一樣,北京這次對香港的公民自由採取了鎮壓措施,為香港人在英國定居打開了寬一點的門。

上個月英國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說:「我們很清楚地,我們不會尋找其他的方式,當談到香港,我們將履行對人民的歷史責任。」

郭認為,簽證計劃不僅是一項人道主義的提議,而且是一種經過精心調整的吸引經過良好教育的大腦和經濟利益的舉動。新政策於1月31日正式生效。

郭說:「英國人非常會計算,善於權衡成本與收益。英國是一個老齡化社會。他們可以使用新的納稅人,而BN(O)持有人將形成堅實的稅基。」

英國當局估計,未來五年約有30萬香港居民可以抵達英國,這是自1970年加勒比海地區殖民者的移民浪潮以來最大的一次前殖民者移民。他們預測,該計劃將產生「淨收入」,五年內將獲得24到29億英鎊的收益。

值得付出的代價

為獲得簽證資格,BN(O)持有人必須證明有足夠的財務資源,以在抵達英國後的頭六個月內能為自己和受他們撫養者提供支持。他們必須找到工作,並支付移民健康附加費以支付醫療費用。

郭先生總計為了四口之家向英國政府支付了逾2,700英鎊(3,900美元)。

郭先生和他的家人被困在封鎖之中,只能依靠他們的積蓄為生。該家庭之所以選擇住在巴斯,是因為他們擔心他們最初計劃定居的地方—英國第二大城市伯明翰的COVID-19狀況。由於只有中學學歷,英語水平有限,郭希望以廚師或送貨員的身份工作。

據英國政府稱,到目前為止,約有7,000人接受了這一待遇。

去年年底抵達倫敦後不久,朱迪•黃(Judy Wong)擊敗了100多名競爭者,在一家新創公司找到了工作。這位28歲的UI / UX設計師曾在都市上過大學,但沒想到會在短短幾年內回到英國。

黃說:「我們的父母非常擔心,要我們盡快收拾行李。他們不信任政府。」

結婚八個月後,她和丈夫陳喜華在異鄉一起開始了自己的生活。這對夫妻,在Airbnb的租房之間遷移中度過了蜜月。現在,黃某已經定居在一家租借的工作室裡,被要求為陳的外甥尋找好學校。陳姐姐的家人定於今年年中離開香港。

他們在國外的新生活仍然要付出許多犧牲,但夫妻倆認為這是值得的。

黃說:「我們尋求的是自由與正義。我們應該準備付出代價。」

陳放棄了在設計,品牌推廣方面的嶄露頭角的職業生涯,並計劃將自己的愛好變成下一個謀生之計。由於陳擅長烹飪中式和日式料理,因此這對夫婦希望經營一家食品攤。

至於郭某,儘管他準備從頭開始,但他表示自己並不後悔。

郭說:「現在,至少我不必擔心我的兒子因為說錯話而被帶走。只要維護正當程序和正義,我就會受到保護,對我而言,這是最重要的。」

(編譯:心宇)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