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万象 2011年海嘯如何摧毀日本...

2011年海嘯如何摧毀日本對核電的信任

分享
311海嘯使福島第一核電站附近的雙葉小鎮整個被撤離。褪色的標語上面寫著:「核能–創造更美好未來的能源」看來格外諷刺。

【新三才首發】日本福島核電站自2011年事故發生十年以來,對電廠的清理徹底地提醒人們注意核電的風險。

海嘯襲擊日本東北部的福島第一核電站十年後,有關其清理工作的爭議和疑慮持續困擾著核工業。而呼籲政府擁抱替代能源、更環保的能源形式與除役核反應爐的聲音更加響亮。

福島在2011年被海嘯淹沒,三座反應爐發生了熔塌,它不透明的除役過程使得這個殘破的工廠仍然備受關注,因為有關當局辯論著如何處理將近125萬噸用於冷卻核電站的放射性水。

目前,被污染的水儲存在該工廠地上約100萬個金屬水箱中,有關當局表示,已經近乎沒有空間來容納更多的水。

被廣泛報導的將汙染水倒入太平洋的計劃引起了國內以及國際的關注。這些擔憂推遲了當局對放射性水釋放的決定,但此後也沒有任何的答案。

首相菅義偉,在參觀附近的城市南相馬時表示,污水處理的政策將「會在適當的時間,以負責任的態度」決定。但他補充說:「我們不能無限期地推遲我們的決定」。

該廠的所有者東京電力公司(Tokyo Electric Power Company,TEPCO)已通過所謂的先進液體處理系統(Advanced Liquid Processing System,ALPS)處理了污水,並在其網站上指出,這「最終會除去氚以外的大多數放射性物質」。

伍茲霍爾海洋研究所的高級科學家肯•布塞斯勒(Ken Buesseler)解釋說,氚是「危害最小的」放射性同位素之一,可能不會對人類健康構成任何重大威脅。

由於世界上數以百計的核反爐早已被允許釋放出氚到海洋裡的,並且由於1950年代在太平洋進行的核武器試驗也將其排放到周圍的海洋中,因此已經有很大的量沉積在海洋中。

但是,布塞斯勒說,要擔心的是更嚴重的事,當福島第一核電站的水排入大海時,其他有害元素也會被釋放出來。

福島核電站的毒水被儲存在災難現場,但政府已建議其排放入海。

他說,與危機初期幾個月中從工廠釋放出來的大量氣體不同,他在用來冷卻反應爐的水中發現的放射性污染物是「完全不同的野獸」,其中包括更加危險的同位素,例如如鈷60,鍶90和銫。

根據東京電力公司自己的說法,ALPS已「降低」了這些更該被關注的同位素的濃度,但並未消除它們。

全球頂尖專家之一的布塞斯勒警告說,「在決定如何處理之前,到底在儲罐中還有些什麼是一個重要的問題」。

儘管東京電力公司發布的數據不完整,但布塞斯勒估計,水箱中經過處理的「福島」水約有70%需要額外的處理,作為仔細稽查程序的一部分工作,需要聘請獨立專家執行。

信任受到破壞

日本政府和東京電力公司所面臨的挑戰也是福島核電站關於核安全問題缺乏溝通、隱瞞和錯誤信息的後果。

布塞斯勒指出,一直以來都是「相信我們,我們將設計解決方案」。 他說:「我認為他們很早就失去了公眾的信任……因此,一旦失去了信任,就很難重建,而且我認為一直到今天這仍然困擾著他們。」

在2011年災難之後的頭幾個月和幾年中,披露出的一系列信息嚴重損害了東京電力公司的聲譽。

最嚴重的指控之一是,該公司自己的內部研究已經在事故發生之前得出結論,認為該工廠可能容易遭受大海嘯攻擊並需要設置保護屏障。

但該發現後來被否絕,因為高層管理人員認為隔離牆的建造過於昂貴。但是,即使在災難發生後,東京電力公司和政府監管機構仍繼續爭辯說,如此巨大的海嘯襲擊該工廠是「不可預見的」。

海嘯發生後兩週,福島核電站的照片顯示了受損的一號到三號反應爐。

事故發生後的幾個月內,日本所有54個核反應爐都先離線,日本政府適度的制定了新的安全法規。失去信任的原子能安全保安院(Nuclear and Industrial Safety Agency,NISA)由原子能管制委員會(Nuclear Regulation Agency ,NRA)取代,被認為會較少地受到政府的操控。

但是這些措施並沒有減輕人們對核電風險的擔憂。

去年年底,由國家廣播公司NHK進行的一次大型民意測驗發現,只有3%的日本民眾認為應該擴大核電,而50%的人認為應該減少核電和17%的人希望立即廢除。

但是,日本政府目前的能源計劃要求大幅擴大核能,理由是它仍然是一種可靠的能源,不會對氣候變遷做出影響。

福島核災難發生以來的十年中,擁核政府和反核公民團體將各種案件告上法庭,如今看來陷入僵局。反核陣營無法阻止日本政府重啟日本的核電站,但日本政府未能實現其最初為自己設定的核目標。

總部位於東京的再生能源研究所所長大林美嘉(Mika Ohbayashi)指出:「即使在福島事故發生10年後,政府和現有的公用事業也只能重新開放9座反應爐」。而在海嘯發生之前,該國有54座反應爐在運行。

如今,核電僅佔該國電力供應略高於7%,而不是最初計劃的20%至22%,這是估算由重啟約30座反應爐提供的電力。只有少數獨立觀察員認為該計劃合理。

深層分裂

許多激進主義者,其中包括日本首都市民核信息中心(Nuke Info Tokyo)的編輯凱特琳•斯特内(Caitlin Stronell) ,對日本政府對他們認為是顯而易見的,唯一可行的實質性轉變朝向再生能源,例如太陽能和風能的解決方案的抵制感到困惑。

斯特内嘲笑說,由於工程方面的挑戰,再生能源在日本不是可行的解決方案。

「他們認為他們可以處理放射性燃料一萬年。他們擁有實現這一目標的技術」。她說,「但是他們不能將太陽能保存在電池裡過一夜嗎?」

斯特内認為,再生能源的成本下降以及試圖建造核電站和放射性廢物處置的財務和政治成本上升可能使這一結果成定局。

「即使是商業選擇,核電也不用再支付任何費用。它還是很貴。」,她說。

即使在日本和世界發生9.0級地震,海嘯和核災難10週年之際,仍有許多領域值得爭論。

這場2011年的災難迫使發生後,數千人從福島工廠及其周圍的社區撤離。

日本天普大學副教授,即將出版的《福島的遺產:3/11》的共同編輯凱爾•克利夫蘭在文中指出:「福島位於車諾比之後,是世界歷史上最重大的核事故之一」。

車諾比釋出放更多輻射到環境中,殺死更多的人,但是來自福島的放射性微粒—世界第二的民用核災難—持續顯現,影響著日本的經濟,尤其是在福島縣。將日本能源政策的辯論增添色彩。

無論是鼓勵福島居民返回家園,還是決定如何處理用來冷卻熔融的反應爐的水,輻射對人體健康的影響仍在審查中。

擁核的日本政府陣營與向其發起挑戰的反核激進分子之間沒有共同點,即使是在基礎醫學事實上也是如此。

克利夫蘭說:「通常人們在辯論輻射效應時,實際上並不是在談論輻射。他們在談論政治。這是政治議題。」

(編譯:心宇)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