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动态 物價上漲誰賺了錢?

物價上漲誰賺了錢?

分享

 

物價上漲到底誰賺到了錢?面對今天中國大陸物價漲起的時候,一個簡單的蔬菜漲價利益到底去哪里做為敍述來看下,漲價到底是誰受益來看下真實的中國。從一個種菜農民,到運輸蔬菜的商人,在到蔬菜批發商,以及靠賣菜為生普通人。盡然全沒有賺到了錢?面對這樣一個結局。不禁使人苦笑不得,那麼到底誰賺取了錢呢?

究竟是哪些因素在推動食品價格的上漲?又是誰從漲價中受益最多?著名的蔬菜之鄉——山東壽光,這裏每天供應北京的蔬菜超過一百萬斤以上,而這裏的農民人均收入的60%都來自於蔬菜種植。山東壽光的桑金亮已經種了十年番茄,一家三口全部的收入都依靠這兩個蔬菜大棚,桑金亮告訴記者,雖然現在菜價一天比一天高,但日子並不好過,今年的效益不如每年。桑金亮說,一個月前,番茄的地頭收購價是每斤一塊錢,半個月前,漲到了一塊兩毛五,最近漲到了一塊四毛錢,這個價格比去年能高20%到30%,但是由於前段時間遭遇陰天低溫,今年番茄的產量明顯下降。導致今年效益下降的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種菜成本明顯上升,他詳細地算了一筆帳,農家肥原來是90塊錢一立方,現在漲到了130;化肥原來是120塊錢一袋,現在漲到了150;塑膠薄膜原來是一塊五毛錢一平方,現在漲到了一塊七;農藥漲價幅度也在15%左右,生產資料的上漲,遠遠抵消了番茄銷售價格上漲帶來的收益,今年的純利也就剩個三千兩千的,比往年低了有一半。

全村有200多戶人家種植蔬菜,和桑金亮一樣,他們所有的收入都來自於種植大棚蔬菜,而今年,大多數村民都明顯感覺到,掙到手裏的錢比往年在減少。菜價上漲農民應該是最大受益者,但卻恰恰相反,農民收益在下降。

蔬菜經銷商王偉每天都淩晨起床,下鄉收購蔬菜,王偉告訴記者,如果天氣不好,收購就會變得非常困難,為了能多組織一些貨源,王偉只好盯緊一些大戶。上午十點,桑金亮來到了收購點,這次他總共賣給了王偉總共1506斤番茄,每斤番茄的價格是一塊五毛錢,是今年以來的最高價,桑金亮拿到了2260元,這也是今年他家賣菜賺錢最多的一次。一塊五毛錢的最高價格確實具有吸引力,到了下午四點,王偉已經收上了5000斤番茄,那麼這一塊五毛錢的價格是怎麼定下來的?王偉告訴記者,如今通訊十分發達,購銷兩端的價格完全是透明的,收購價格只能是隨行就市,桑金亮也證實了這一點。桑金亮向記者透露說,就在王偉收貨的同時,還有五六家經銷商也在村裏大量收購番茄,這些經銷商所屬的公司不同,發貨的目的地不同,很難形成壟斷,一塊五毛錢收購上來的番茄經過王偉轉手之後會賣到多少錢?回答這個問題之前,王偉先給我們算了一下成本帳,每天啊吃飯共花費50塊錢,雇車200塊錢,雇用兩個工人,工資一共是80塊錢,每收購一斤番茄需要給收購點一分錢帶車費,這樣總共就是380塊錢,當天包括王偉這一路在內,總共有六路隊伍分頭進行收購,再加上到北京的運費,每斤番茄的收購、運輸成本就要達到兩毛錢。

在山東壽光,面對著節節攀升的菜價,菜農們卻抱怨說收入反而在下降,而蔬菜經銷商們在收菜時也是精打細算,連吃碗速食麵都算在成本裏面,日子也不太好過,桑金亮種的番茄被王偉收購後開始裝車運往北京。在壽光市蔬菜批發市場,工人們開始裝車,為了便於銷售,每次發往北京都是各種蔬菜搭配著販賣,市場內所有這些車輛都是發往北京的,一箱箱的蔬菜被工人們高高壘起,一名知情人透露,所有這些車輛都是嚴重超載,如果不超載賺不了錢。那麼這些車輛超載多少?經銷商們對這個問題並不願多談,晚上七點,運菜車踏上了回京的旅程,貨車有兩名司機,司機們說,貨車是他們個人的,從壽光到北京跑一個來回要兩夜一天,運費是3200塊錢,司機告訴記者3200就是賠錢,從壽光到北京來回是1000公里,每百公里耗柴油30升,這樣油錢就需要1600塊錢,路上總共八個收費站,來回過路費是500塊,另外平均還需要交納養路費4000、輪胎及修車費用4000、保險2000。

由於好多費用是必須要交的,如果不拉活只會賠得更多,經過整整一夜,記者一行來到了北京大洋路市場,貨車司機告訴記者,走夜路為的就是儘量避開交警檢查。高速路都有綠色通道的標誌,而從壽光到北京的路線正是交通部、公安部為鮮活農產品運輸開設的最早的綠色通道,據交通部介紹,目前全國的綠色通道總里程已達4.5萬公里,在這些路上,鮮活農產品車輛享受不卸貨、不罰款以及減免過路費的優惠政策,有十七個省區市全部免除通行費,十三個省區市減免通行費40%-50%,石立元的運菜車,行走一路看到的是,過路費僅在山東境內被減免了5塊錢,減免幅度不到20%,而在河北、天津、北京的收費站都沒有任何的減免,而在路上被罰款並要求卸貨檢查的情況經常發生。由於超載,被處罰是經常的事,就拿王偉發往北京的這車蔬菜來說,一處計重收費單顯示,超載66.1%,貨車司機石立元解釋說,核定載重是17噸,實際裝了近30噸,但如果不超載,蔬菜成本還會急劇上升,如果不超載,到北京來,成本還得加六七毛,七八毛。對於綠色通道,司機們表示,已經好幾年沒聽人提起這個說法了。

山東壽光的蔬菜大棚開始,跟著運菜車一路來到了北京,認識了三個人,種番茄的桑金亮、經銷蔬菜的王偉、運菜的石立元,大家都在抱怨說不賺錢,甚至是賠錢,一斤番茄從地裏收購是每斤一塊五毛錢,收購、運輸成本是兩毛錢,那麼到北京之後,這些番茄又賣出了什麼價錢?

經過一夜的奔波,運菜車來到了北京大洋橋市場,上午十點,貨車開始向外批發蔬菜,柿子批發一塊五毛五、一塊六左右。這天從各地運進大洋橋市場的番茄量比較大,加上天氣寒冷,客戶減少,即使是這個價格,番茄賣得也並不理想。他們是一級批發商,為了能快速回籠資金,所有的菜都賣給二級批發,以這車蔬菜為例,番茄收購價一塊五毛錢,銷售價是一塊六,西葫蘆收購價一塊七毛錢,銷售價是一塊七毛五,黃瓜收購價一塊九毛錢,銷售價兩塊,那麼二級批發商又要加價多少?蔬菜批發商林雪豔:“這一塊六進的番茄吧,晚上賣出去點一塊七,掙一毛錢。”

林雪豔就是一名二級批發商,林雪豔說,現在各項費用都在上漲,攤位費從1500漲到了3000,夫妻倆在北京租房子住,房費原來是300,現在也漲到了500,糧油、煤氣全在漲價,每天吃飯50塊錢,一個月下來費用最少也得5000塊錢,這些最終都要體現在菜價裏。要是買賣好的話,每斤純利也就是五分一毛,最多一毛錢。林雪豔說,他們的菜直接賣給個體商販,最終進入零售市場,那麼個體商販又要加價多少?通過林雪豔,記者認識了個體商販彭必銀,彭必銀這次購買了兩箱番茄共99斤,每斤最終定價是一塊八毛錢。番茄的批發價格其實並不象表面看起來那麼低,以兩箱共99斤番茄為例,王偉批發是一塊六毛錢,但其中包含了兩個塑膠包裝箱的重量,每個包裝箱重4斤,實際王偉的批發價是(99乘以1.6除以91等於1.74元)一塊七毛四,林雪豔的批發價是一塊九毛五(99乘以1.8除以91等於1.95元),這樣我們最終拿到了一個準確的價格,桑金亮以一塊五毛錢把番茄賣給王偉,王偉以一塊七毛四賣給林雪豔,林雪豔以一塊九毛五賣給彭必銀,最終彭必銀以兩塊五毛錢賣到市民手中,不過彭必銀也抱怨說,現在房租等費用都在上漲,他也賺不了多少錢。

同樣的番茄在這裏賣到了兩塊八毛錢甚至更高,但是對於壽光的菜農桑金亮來說,無論是兩塊五還是兩塊八,這個價格離他都太遙遠。誰在物價上漲中賺了錢?菜價漲了,但種菜的桑金亮不僅沒能賺得更多的錢,落到手裏的錢反而比以前少了,原因是化肥的價錢比菜價漲得還要高。同樣,運費上漲,開長途運菜的司機沒賺到錢;收購成本增加,經銷商也沒賺到錢;而租金水電等各種費用上漲,菜市場裏的菜販子也賺不到什麼錢,買菜的市民更不用說了,只有向外掏錢的份兒。那麼,錢到底哪兒去了。。。。。。。。。。?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