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动态 谁会在下一秒被裁?

谁会在下一秒被裁?

分享

【新三才网讯】对于身处金融危机发源地纽约的华人来讲,金融危机给他们的带来的影响最为直接。降薪、失业、改行、回国,很多人不得不重新选择他们的生活。

谁会在下一秒被裁?

“ 据不完全统计,在华尔街工作的华人大约有7000人到8000人,其中在金融企业工作的大约有2000到3000人,其余三分之二的华人从事会计、律师、技术支持等职业,”一位多年在华尔街工作的华人社团负责人杰森・陈告诉记者,“其实从去年次贷危机开始,华人员工就已经开始出现离职或者失业的情况。”

华尔街的金融危机发生之后犹如一场多米诺骨牌游戏,从投行开始逐波倒下,在两个礼拜里,华尔街五大投行全部消失,之后是商业性银行、保险公司、对冲基金。开始的时候,不少投行的人往对冲基金里跑,但是现在对冲基金也开始出问题。

杰森介绍说,在华尔街金融企业工作的华人中,已经有超过10%的人被迫放弃了原来的工作,受到冲击比较直接的是两类人,一类是收入较高的人,一类是工作时间不长收入较低的人。

收入高的人一般在公司做的时间比较长,位置也比较高,公司发生变动之后,他们如果不是跟新的公司高层有关系就很容易成为被裁员的对象。不过这些人一般收入情况都不错,积累了一定的关系,所以他们找出路相对容易一些。从贝尔斯登和雷曼兄弟两家公司出来的华人就有差不多30人左右;而那些刚出校门或在其他行业跳过来、进入公司不久的年轻人,本来大都在公司担任助理的角色,由于缺乏人脉关系,在裁员大潮中他们是最容易受到冲击,也是承受能力较差的。

尽管华尔街的金融风波已经暂告一段落,五大投行的去向已经尘埃落定,但是裁员的高潮才刚刚开始。高盛集团最新宣布将裁员10%,也就是说有超过3000人将在近期失去他们的金饭碗。与美洲银行合并后的美林证券宣布未来还将裁员5000人以上。随着更多的裁员消息曝光,整个华尔街人心惶惶。

“ 我现在整天提心吊胆,不知道这份工作能够干多久,从去年开始公司就不断地裁员。公司刚被收购,我们可能会是下一拨被解雇的员工。希望公司能够对离开的人好一点,你知道雷曼公司破产后被裁掉的几千人不少连遣散费都没有领到,”在一家大银行工作的托马斯・林发愁地说,“我们除了工资之外,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来自年终分红,而公司分红的主要方式是股票。你可以想像,公司股票在一个月前每股还值几十美元,现在跌了70%。大家现在每天见面第一句话就问,公司股票还剩下多少钱了。”

在雷曼兄弟工作多年的徐先生幸运地在公司倒闭之前离开了公司,转到一家对冲基金。“我并没有什么先见之明,我在雷曼兄弟的最后几年里一直在跟违约掉期市场(CDS)打交道,当初只是感觉这些市场有问题,但是根本无法设想今天的局面,”徐先生心有余悸地告诉记者,“雷曼兄弟的员工是这次危机的受害者,他们看着自己的企业破产却无能为力。我虽然转到对冲基金行业,但是由于市场游戏规则可能改变,基金赎回压力太大,这个行业的危机正在慢慢显现,我现在还在考虑下一步怎么办。”

“一般来讲,公司重组或者兼并之后3到6个月是裁员的高峰。目前,华尔街正在经历着结构性的调整,很多结构性金融产品以后可能不会再有市场,因此预计一直到明年上半年,金融公司裁员的力度都会很大,大概还有20%的人会失业。”杰森颇为忧郁地告诉记者。

回国还是深造?

随着金融危机的蔓延,失业已经不仅仅是华尔街的专利。最新报道显示,全美主要的大公司中已经有四分之一的企业宣布了裁员的计划。越来越多在纽约生活的华人开始考虑寻找自己的出路。

在纽约从事移民律师工作的李先生最近接到了很多询问失业对策的电话。他说,“很多人打电话过来,担心找不到工作或者失去工作从而影响他们的身份和前途,其中一些人以前都在著名的投资银行工作过,有一些是大企业的职员。有不少人想回国发展,但是因为孩子的关系希望能够保住身份。”

来自杭州的王女士5年前来美求学,两年之后顺利进入纽约一家金融公司工作。她认为工作本身其实并不理想,不过为了孩子的教育,她决定一个人带孩子留在美国,丈夫留守国内。几年来,她一直希望丈夫能够来美国团聚,然后争取获得合法的永久居留身份。不过,这次金融风暴改变了她的命运。虽然自己并没有被公司裁掉,但是整天的提心吊胆还是让她决定回国寻找机会。见到记者时,她无奈地说,“国内的机会可能更多,趁孩子还没有上中学,我决定回国跟家人在一起。”

现年30多岁的凯西来自香港,2000年来到美国攻读MBA,2002年毕业后进入美洲银行工作,主要业务是推销公司的债券产品。在一周之前,公司突然通知她被解雇了。

“ 接到公司消息的时候,我其实并不是特别意外,”生性乐观的凯西坦率地告诉记者,“对我个人来讲,我并不是特别在意,经济不好失业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当公司通知我的时候,我很快就把自己的办公桌腾了出来……在银行工作,最重要的收入来自花红,因为我们的工资属于平均水平,不会太好,也不会太差。从去年开始,大家年底的花红就减了不少,今年的花红基本上无人敢问津了。”

但凯西随后的描述却没有那么轻松了:“被解雇之后,我先给我先生打了个电话,他人在香港,我说我失业了,以后你要养活我,你猜他说什么,他告诉我他的公司也可能受到冲击,我觉得一下子全身冰凉。”

谈到对前途的选择,凯西表示也许会离开纽约,离开美国。“很多同事都考虑去亚洲,我们比他们更有优势,现在世界都在看中国经济,也许在国内发展会有更多的机会呢。我还有个想法就是在纽约开所中文学校,现在美国人都在寻找中国的机会,学汉语在年轻人里很热门。”

对于年轻华人来讲,由于金融危机引发就业市场萎缩,重新返回学校也成为躲避危机的一个上乘之选。《华尔街日报》曾经做过一项统计,今年以来美国不少大学商学院的申请人数明显增加,一般增幅都在20%以上。

今年27岁的丹尼斯・谭曾经在一家住房抵押贷款公司工作。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之后,他一直考虑重新充电的问题。今年他开始重新复习考试,准备改行当律师。“未来几年里,公司里的机会越来越少,跳槽也没那么容易,这块市场复苏需要很长的时间。我想去念两年的法律,这样出来之后选择可能更多一些。”

华尔街每丢掉一份工作,意味着纽约市将减少3到4个相关的工作岗位。在当下的纽约,包括律师、房地产、餐饮等相关行业的华人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据估计,金融危机将导致纽约市失业市口增加20万人。对于生活在纽约的华人来讲,百年不遇的危机将给他们的生活带来意想不到的挑战。

信源:《环球》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