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动态 老鳥菜鳥一樣慘 名門名校也...

老鳥菜鳥一樣慘 名門名校也枉然

分享
2008-12-28-unemployment

關閉、降價、拋售,求生存再說

 

冰風雪襲擊美東的那晚,在曼哈頓下城翠貝卡一處小酒館裡,十來位高薪失業族正小酌聚會,這些人多有長春藤名校學歷,有一搭沒一搭地賣弄嘴舌,講著屬於華爾街的冷笑話,嬉笑嘲諷幾回過後,悵然地飲盡杯裡殘酒。

卅五歲的約翰拿了資遣費後,和多數失業金童一般,都先去度假再說,表面一派瀟灑,其實內心有說不出的恐懼,度假不過是暫時的逃避。約翰出身美東名門,和柯林頓家族交往親密,但在全美大蕭條的陰影下,政商關係也幫不上忙。

在全美失業率達到十四年新高之際,失業固然讓人焦慮,但重新找工作更是充滿挫折。單親媽媽克勞蒂亞五月被貝爾斯登資遣後,半年來四處覓新職,卻是一連串痛苦的歷程,後來在網上找到兼職,她自嘲「聊勝於無」。

職場老鳥栖栖皇皇,剛離校的菜鳥也很慘,五月才拿到哥倫比亞大學商學碩士的哈娜,八月找到避險基金的工作,才上班兩個月,就因投資市場太冷,部門籌措不到資金,哈娜即將面臨失業。

哈娜趕在年底前,寄出了兩百多張履歷,但總計才獲得五次面談,她嘆氣說:「早幾年畢業的學長即使失業,至少已賺到幾年高薪,我們這一屆最倒楣,畢業就面臨金融危機,連找一份工作都很艱辛。」

原先打算來美國淘金的外國留學生,現因找工作不易,轉換職業簽證困難,多決定回頭謀出路。來自香港的伊蓮幾番折騰,經獵人公司轉介到大陸企業,薪水雖不比美國,伊蓮卻頭也不回就直奔上海。

來自比利時的米可才和美國同學麗塔結婚,雖然解決了居留身分問題,但夫妻倆都是商學碩士,半年來都找不到理想工作。米可想前往杜拜工作,妻子卻強烈反對,不願新婚分居,低迷景氣籠罩著蜜月期。

小何有紐約市立大學電腦碩士,勉強找到工作,但公司不願幫忙申辦綠卡,小何著急之際,決定以政治迫害為由,向移民局申請綠卡。目前小何開始練功,這是經濟衰退下的新點子,此路是否行得通,不少大陸留學生都在觀望。

紐約地區失業潮有增無減,當局特地設立了所謂的「工作任務小組」(Work Force one),協助人們撰寫履歷表,尋找全美和海外工作機會,舉辦的人才交流會都大爆滿,其中大陸的招聘攤位惹人注目,鎖定金融基金、證券投資、保險等專業人士,詢問者多為華裔或留學生。

不僅白領階級覓職不易,低層勞力找工作也難,割草、剷雪等向來由墨西哥人攬下,如今許多人失業在家,都親力而為。僱有保母、清潔女傭的家庭,現因雙薪收入頓為單薪,紛紛辭退了保母、女傭。原本熱門的遛狗人也很慘,很多狗主失業,閒得很,乾脆自己來遛狗。

大批失業的外國勞工,很多每天都在停車場、高速公路橋下逗留,在冰冷的寒風中,等待打零工的機會,但多數希望落空,大嘆不如歸去。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