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动态 美元前途叵测 中国见招拆招...

美元前途叵测 中国见招拆招(图)

分享

【新三才讯】按通用的兑六种发达国家货币汇率加权指数(DXY),美元汇率自2001年开始见顶至2008年见底,调整时期已经长达七年。未来随着结构性压力进一步消退和周期性压力逐步消退甚至转化为支撑力量,美元汇率有望迎来为期5年的上涨周期。

美元结构性压力已大幅减轻

中证报报道,北京君投资本管理中心首席投资官彭俊明认为,经常账户赤字和财政赤字“双赤字”问题是过去美元贬值的主要原因。然而,时过境迁,这些先前导致美元贬值的动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美国经常账户逆差已经实质性改善很多。经过多年的调整,美国经常账户逆差占GDP的比重已经从高峰时期的6%下降至目前的3%附近(摘自高盛报告)。这个比例虽然尚未回正,但已经接近可支撑水平。近期的例子是,1995年至2000年,虽然美国的经常账户逆差处于1.5%至4%区间,但美元处于持续升值阶段。

美国财政赤字恶化已经度过最坏时期。金融海啸以来,美国财政赤字很大一部分是金融危机救助投资,并非常规性消费开支,且多数实现了巨额收益。金融危机期间,美国动用了近万亿美元财政资金对相关大机构进行了救助,一时间造成美国财政赤字飙升。实际上,众多财政救助是投资性的(或者说是抄底性质的)支出,而且多数借款已经得到偿还,众多救助还获得了巨额的收益。仅救助花旗集团一项,美国财政部200亿美元的股票就已经大赚了100多亿美元,另外购买的250亿美元超优先债权本息早已收回。近期,美国准备延长布什时代的减税政策,使得美国财政赤字改善在短期内受到影响。不过,长远来看,减税有利于美国消费稳定和投资扩大,有助于美国经济稳定复苏,最终有助于财政赤字下降。

美元贬值周期性压力有所缓解

今年下半年,美联储的第二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一度令市场恐慌,美元一度随之大幅下跌。但美联储相关政策出台后,美元汇率反而止跌反弹。

美国利率已经处于历史最低水平,迟早是要提高的,美元汇率从而有望得到周期性支持。历史经验表明,美元汇率往往在美联储加息时上升。今年年初,国际金融市场一个流行的主题是美元将沦为利差交易中的融资货币,从而将继续走弱。一旦美联储加息预期加强,美元利差交易头寸恐慌性清理将推动美元迅速反弹。

实际上,美国国债收益率近期自低位大幅上升,10年期国债收益率自近期最低的2.5%附近上升至3.5%水平,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美联储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效果。根据利率平价理论,美国长期利率水平上升,有助于美元汇率上升。

美元升值空间估计

目前,美元DXY汇率指数在80的水平上下波动。美元DXY汇率指数曾经在1985年创下168的历史高位,此后在1992年创下78的历史相对低位;在2001年创下121的相对高位,近期于2008年创下71的历史低位。根据历史经验,美元DXY汇率指数在未来5年回升至100水平的概率比较高,即自目前水平尚有25%左右的升值空间。

欧元兑美元汇率有望下跌至1:1平价。考虑到欧洲的科技竞争力被中国等发展中国家赶超的压力较大,而欧洲以奢侈品和汽车等为出口主导的产业结构日益受到发展中国家的冲击,在其劳动力成本较高且难以灵活调整的情况下,欧洲出口竞争力将持续下降,欧元兑美元汇率还将继续调整。即使调整至1:1平价,也还大大高于其2000年创下的历史低位0.83水平。

美元兑日元汇率有望上升至1:110水平。日本由于经过了多年的通货紧缩调整,日元名义汇率水平应进行较大幅度的修正,即美元兑日元汇率很难回到1:150的历史水平。不过,考虑到日本的财政赤字情况比美国和欧元区整体更为严重,且在美国金融海啸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期间日元汇率上升幅度较大,日元汇率未来的调整空间将大于欧元汇率,美元兑日元汇率调整至1:110应该属于较为保守的估计。

中国策

首先,中国的外汇储备和民间外汇资产管理谨防受国际炒家忽悠而大幅分散至非美元货币资产。进一步大幅自美元向其它货币资产分散,意味着在美元处于历史地位时,将美元卖在地板价。短期内若实在需要增加持有一些其它货币比重,鉴于日元兑美元汇率已经高估且受到日本官方明确干预,我们可以减持日元比重。

其次,切实化解美联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不良影响,动口更要动手。在质询和谴责的同时,更要采取行动来消除美元滥发的不利影响。一方面,可以将外汇储备中的美国国债抛售,直接或间接卖给美联储。这可将泛滥的美元老虎放进自己的笼子里,赢得受通胀困扰发展中国家的感激。另一方面,美联储送给中国一个在价格高位且长达8个月期限的抛售美国国债机会,真是千载难逢。此次若中国手中的美国国债抛售能成功逃顶,则既可以实现投资收益,又可以赢得国际尊敬。

最后,除了人民币,出口企业宜尽量以美元结算。在2002年4月份,笔者曾经撰文《美元走弱有利中国出口》,判断美元将长期贬值,呼吁出口企业尽量避免以美元结算。现在,美元面临长期上涨态势,出口企业宜按美元结算,以规避其它外币兑美元汇率下降带来的汇兑损失。

中期走势与美国经济无关

上海大学房地产学院副院长周洛华说,我做过这样一项令人沮丧的检验工作,凡是依靠市场数据来分析推理美元指数走势的研究,大都在3年重新审视时,变得可笑之极。我今天不打算重蹈前人覆辙,我不分析美国经济数据来预测美元走势,就像我反对研究公司基本面来推测股价一样。我猜想美元的中期走势可能与美国经济无关。

原因很简单,我们看空美元的理由始终非常充分,因为美国的财政赤字,因为美国的宽松货币政策等等,但是每次当美国出现这样那样问题的时候,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就会出现更严重的问题,导致美元作为避险货币的功能再次被人为推高。其实不是美元涨了,而是美国以外的其他主权货币陷入了比美国赤字更严重的问题。

我想通一个问题,美元今天的世界货币地位,不是由美国经济表现这个单一因素决定的,而是由另外两个主要支柱所拱卫的。

首先是美国具有完善的资本市场,提供了全面对冲各种风险的交易工具,投资人持有美元表现的资产时,几乎可以通过美国的交易所和投行化解掉任何隐含风险。无论是股票,指数,石油,黄金,国债,信用还是美元本身,都有相应的对冲工具。美国唯一不能对冲的资产就是房地产,最终成为了美国的阿喀琉斯之踵,不过现在这个漏洞也堵上了。

其次美国的影响力使得投资人更容易相信持有美元资产在动荡时期的相对安全性。有了这两块基石,美国经济如何发展就只能被视作是锦上添花的因素了。

所以我今天不打算分析美国经济走势了,我转而分析一下未来3-5年之内世界范围内可能出现的问题和存在的隐患。我想不出欧元区怎么走出困境,我想不出究竟欧元的问题还有多少没有暴露。我一直认为欧元是人类把程序化预设的交易策略引进到货币发行体系中的一次大胆的尝试,我曾经戏称欧元条约是“三个凡是”,我不能肯定“凡是通胀率在预设范围内,凡是财政赤字在预设水平下,凡是经济增长率在预设标准上”就一定能够维持一个货币的稳定,我实在想不出,我可以不需要任何主观因素就建立对这种货币的信心。所以,我猜想欧元的隐患是美元救生艇价值的重要支撑。

但是问题并不那么简单,人民币如果在未来的3到5年内兑美元大幅度升值的话,也许对美元形成双重的利空。美国这些年维持了很低的通胀率是有些反常的,因为根据美国自己经济学家们的判断,如此庞大的财政赤字早就该修成通胀的正果了。我猜想是中国极具竞争力的出口企业用提高劳动生产率的方法来不断地压低出口单价,由此才能使得美国国内维持一个比较低的通胀率。

问题是中国的出口企业是否永远都能保持竞争力,永远都能克服人民币升值带来的压力?现在整个中国的通胀已经起来了,劳动力成本迟早要上升;中国的环保标准和排放门槛都在提升,未必能够继续为维持经济增长而容忍低环保标准的生产方式。这些因素在人民币升值的共同作用下,是否会使得中国出口企业改善劳动生产率的能力达到极限?是否会出现我们的企业被迫开始提价,向美国消费者转移涨价因素。到那一天,我们今天看到的美国宽松流动性就会彻底颠覆其基础。因为那样的话,美国国内的通胀可能会突然上升,导致美国的利率体系被整体提升,那样的话,就会使得美国财政部目前堆积起来的债务显得更加沉重,而如果美联储极限实施第N期宽松扩张的货币政策的话,会进一步毁灭美元的价值,到时候,可能会出现美联储越买美国国债,美国国债越下跌的恶性循环局面。从通缩预期到通胀预期虽然一个符号之遥,却是天上地下的区别。

美元也许还有下跌空间,但我感觉美元的多头们大都已经躺在地板上了,他们已经很难在美国本土等来决定命运的事件了,我戏称他们是醉卧沟渠望明月的一族人。从某种意义上讲,美元的中期命运由欧洲的政治家和中国的企业家决定。如果欧元区国家的政治家未能顶住国内政治压力推进财政福利制度改革而堵上欧元体制的漏洞,那么美元就会体现出其具有的灵活对冲的避险价值;如果中国的企业家未能像过去5年那样成功地利用提升效率的办法来消化人民币升值带来的毛利率压力,那么美元的价值就会经受通胀的侵蚀,而当前的高额债务会加剧这种侵蚀的力度。

安全只是表象 美元积弱难振

北京宝恒盛理财咨询有限公司首席分析师张捷认为,美元的走势肯定是弱势是长期的,但是这样的弱势是相对的,其汇率可能不会那样的下降,但是购买力的下降是肯定的。

首先,美国的巨额国债早已经突破了十万亿美元,现在美国政府还在拼命借钱。资料显示,10年前美国国债是5.7万亿美元,2005年增加至7.7万亿美元。6个月前,这一数字达到12万亿美元。有分析称,目前美国约有3亿900万人,13万亿美元国债代表平均每人负债超4.2万美元。更惊人的是,国债正以一年增加一万亿美元的速度成长。而美国一年的GDP才有多少?14万亿而已。国际上公认的债务占GDP比例安全线是60%,美国则奔着100%去了。这还仅仅是公开的国债,据估计加上医疗保障,养老保险等隐形债务,美国现在已经陷入了一个73万亿美元的债务巨坑。73万亿美元是个什么概念呢?全世界一年的生产总值,在50万亿美元左右。也就是说,美国3亿人,把全世界都花破产了一次半。因此如果让美元强势,美国就是给全世界当活雷锋,让自己的债务负担加重让中国这些新兴债权国家得利,这不符合逻辑,也不可能出现。

我们还要看到欧洲、日本的债务负担也非常巨大。美元虽然弱势,但是其他主要发达经济体也不可能是强势的,因此他们彼此之间就是一个强弱互换的相对关系。美元肯定是弱势,但弱势是相对的。许多国际机构纷纷作出判断,美国N次宽松都有可能,已有预测称,下一轮的规模很可能达到4000亿美元。但我们注意到的是美国宽松背后欧洲在跟进。美元贬值必然加剧欧盟国家的债务负担,马上就会有欧洲的债务危机,欧洲不得不宽松。在美国实行量化宽松后,欧洲央行12月2日宣布将其对银行业的特别支持措施再度延长3个月时间,原因是欧元区经济复苏进程所面临的不确定性有所“上升”,欧洲并且加大了收购国债的力度,加大了印钞的规模。这样的全面印钞是全球通胀的开始,美元的弱势是相对于其购买力和大宗商品定价而来的,2010年7月至10月份国际市场能源、农产品、原材料、金属和矿藏等价格环比已累计上涨7.6%、17.6%、11.4%和21.1%,且这些天来国际金价、铜价都创造了新高。大宗商品暴涨的背后是西方货币整体弱势。

但其中也不排除美元有短期的强势,而且每一次强势的结果必定是美国国债的再一次发行。因为美国政府的现金流是要依靠新国债维持的,美国国债偿还也是发新债还旧债的,如果美元直线弱势的话是没有人购买美国国债的,而实际的情况是美元与欧元、日元的交替弱势,然后他们可以交替的增发国债和交替的印钞。这样的起伏波动还有大量的内部信息被这些西方国家掌握,他们的央行在国际货币市场上可以利用这样的信息不对称的关系大大的渔利,现在美联储的金融衍生品资产巨额增加,就反映了这样的情况,美元不但是弱势的,而且美联储是坐庄的。这是一个规则的制定者和裁判也参与的游戏,这样的游戏实质上就是一种赌博,这种赌博让新兴国家处于天然的弱势之中,美元的强势在于它庄家的强势。

应对未来的美元趋势,所需要的就是让自己的储备多元化,从储备外汇变成储备资产,同时提高自身优势资源的价格,任何的财富博弈,拿住强势货币或者资产是颠簸不破的硬道理,因此不要看美元的汇率稳定,就认为美元安全,美元肯定是长期走弱和相对弱势的。

弱美元是“杀鸡取卵”

香港中文大学全球政治经济社会科学硕士课程客席讲师黄元山认为,美元的强势能维持多久对环球市场有深远影响。一般的看法,美联储乱印钞票,所以美元强势不能持续,长远不值钱。此外,有另一种说法是,由于美国不能解决自己过度负债的问题,所以希望美元贬值,使债款变相减少。

不过,由于美元在国际不可取代的地位(如贸易结算、央行储备、被紧盯的货币等),当美国乱印钞票时,很多其它国家也被迫跟随,增加本国的货币作为对冲。所以,美国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很多国家也使本国的货币也相对宽松,欧洲便是很好的例子。美国印钞票,相对于实物如黄金是会贬值,但相对于其它货币,特别是如欧元、英镑、澳元等,却未必一定对。

弱美元是不是真的对美国最好呢?

未必。弱美元或许可以变相减债,但是长远来说,一个不稳定的美元会加速降低美元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减少美元作为国际货币上的优势。所以,弱美元是一个“杀鸡取卵”的下策,我很难想象是美国政府的政策目标。

从经济实力来说,正是由于美国可以利用其它国家替它埋单,所以,虽然金融海啸的源头是美国,美国的现况比欧洲更为可控,起码不至于一沉不起,这也是支持美元(相对于以上的货币)的其中一个因素。一个简单的例子,爱尔兰表面问题跟美国非常相似:楼市泡沫爆破、金融机构过分集中和过大、失业率高涨、政府财政入不敷出等;为什么爱尔兰就要被逼勒紧腰带、被逼接受欧盟和IMF的救济、被逼承受每个爱尔兰人平均约两万欧元的负债呢?这当然就是强国与弱国、强货币与没有自己货币的分别。

有人说,美国政府的“出口术”表面上是行“强美元政策”,实际上是弱美元。这个说法有可能,不过我仍然认为,出口术不能永无止境。最终,美元不可能太弱。我认为要保持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保持货币长远稳定是一个重要环节。美国要维持自己国家的影响力,不敢去牺牲货币的优势。

还有人说美国政府现在只有一个政策目标——要提高出口、增加就业,所以逼于无奈下也要使用弱美元。这个当然有可能,但众所周知,增加就业的问题起码需要五到十年的时间去解决。长时间的使用弱美元代价会非常大。而且,欧洲与英国的问题不轻,和美国根本是同病相怜,提高出口的目的地是新兴市场;自金融海啸到现在,美元相对于新兴市场货币已经贬值不少,已经有不少的竞争力,不一定要再进一步相对欧元、英镑去贬值。

最后,就是一些技术性的因素去支撑美元。相对于欧美以外的其它地区,美国的物价是非常低,这当然和美国仍然紧缩的信贷情况有关,其中消费信贷是个重灾区。这是因为消费信贷其中一个重要渠道是“影子银行”。虽然美国政府做了这么多的东西、印了这么多的钱、推出了这么多的救市措施,消费信贷仍然处于一个双位数字的下跌。从总量来说,消费信贷从2万6千亿美元,降到只有2万4千亿美元左右。换句话说,单单消费信贷一项,已经使信贷减少了2千亿美元。现代金融,信贷即是货币,信贷减少,亦即是货币供应减少。信贷和货币供应减少,使美国的物价升幅不大,仍处于通缩边缘。

2010年,可以说是美国经济技术性复苏的一年,全年大概有2-3%的GDP增长,劳动生产力也有所提升。但由于以上的原因,物价的增幅却仍然追不上GDP和劳动生产力的增幅。一般来说,物价相对低,货币会有上升压力:如果美国经济增长不能表达在物价的升幅上,可能便会表达在汇率上。这一点,日本是一个好例子。日本迷失二十年,由于通缩关系,物价没有升幅,经济生产力的升幅却反映在日元的升幅,这正解释了为什么日本虽然做了那么多的“量化宽松”,但日元仍然不断上涨。

美元最近的强势,与欧洲五国和其它的地缘政治有关系,是否就此转强,仍然要观察,不过,一厢情愿地认为美元(相对于其它货币)长远一定会弱,却未必有足够的理据。

与美元共舞

加拿大皇家银行陈思进认为,从古至今,还没有哪一种货币像美元那样,永久地脱离金银或其他任何有形资产的抵押而流行于世。唯一支撑美元的是脆弱的抽象的东西,那就是人们对美元的信心。那种信心来自于人们相信美国政府有能力和意愿将所有美元兑现。

如今美元保持独一无二的地位,要“感谢”前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他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不惜以逼近20%的高利率,“杀死”了13%的高通胀,使美元价值的上下波动,完全能根据美国的需要而确定。

美国需要借钱时,美元就变强势;需要赖账时,又成弱势稀释债务。现如今美国欠债太多,便忽悠大家“黄金能保值防通胀”,把黄金炒高。可炒高黄金究竟对谁最有利?自然又是美国。

单美联储在纽约那个金库就储藏了全球25%的黄金。截至今年9月底,黄金占美国外汇储备的72.1%,而仅占中国外汇储备的6%。一旦炒到足够的高价,美国很可能大量抛售黄金来回收美元。届时,美元肯定立刻转弱为强。而黄金则大幅下跌。美元已玩儿到了最高境界,对外贬值,对内保值,想低就低,想高就高,大斗进小斗出,不断地循环,完成对全球财富的掠夺。

由此判断,由于美国尚未从经济危机中解脱出来,所以美元的中期走势还会以偏弱为主,以稀释债务。

其实这个戏码,美国玩过好几个回合了,虽不新鲜,但屡试不爽。而从美国拥有的绝对军事优势看,至少在今后20年内,美元的地位是可以确保的。可以继续玩儿下去。

不过,虽然美元“可恶”,可目前还没有其他货币能够替代它。因此,美元不是你最好的朋友,但却是你唯一的朋友(it’s not your best friend, but it’s your only friend)。我们必须学会与“它”共舞!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