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动态 美国大选“钱规则”(图)

美国大选“钱规则”(图)

【新三才綜合】美国总统选举结果于北京时间2012年11月7日12时15分初步揭晓,尘埃落定,现任总统奥巴马依靠“摇摆州”奠定胜局,率先赢得270张选票,成功连任。

如若将美国的总统选举比喻成一场电视演出,斥巨资打造这华丽场面的制片人们对于这个结果,是否会满意?因为投入这场演出的资金,可是非比寻常。

2000年美国总统大选花费6.5亿美元,2004年超过10亿美元,2008年开支总额高达17亿美元,而刚刚结束的这一届选举,更是被称为有史以来最贵的一次选举,根据美国政治反应中心的最新统计,2012年美国总统选举的花费近60亿美元。60亿美元,是2010年英国大选投入的120倍,几乎相当于尼加拉瓜一个国家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总统选举俨然成为了有钱人的游戏,民主,是否真的需要付出越来越昂贵的代价,被巨额资金投入捆绑的民主制度,又能否在各方的角力和角逐中独善其身?

钱从哪里来

奥巴马的筹资额不仅遥遥领先于罗姆尼,而且几乎相当于2004年大选时布什和克里两位候选人的筹资额之和。

在两届总统选举中,奥巴马凭借其强大的“吸金能力”被人们形象地戏称为“筹款神奇小子”。据美国联邦竞选委员会公布的数据,在2012年总统大选中,两位候选人总共筹集的资金超过10亿美元,其中奥巴马筹资6.3亿美元,罗姆尼3.8亿美元。奥巴马的筹资额不仅遥遥领先于罗姆尼,而且几乎相当于2004年大选时布什和克里两位候选人的筹资额之和。“神奇小子”为何“神奇”,跟随2012年总统选举,追逐竞选资金的来源,让我们管中窥豹,了解潜藏在巨资背后的游戏规则。

选举资金的筹集可以采用公募和私募两种形式。美国从1976年开始用纳税人的钱向总统候选人提供竞选款项,称为“总统竞选基金”。按照美国选举法的规定,如果总统候选人接受联邦政府的资助,从其获得党内提名之日起至大选投票之日止,他的竞选开支必须限制在资助额度内。

早在2008年的总统选举中,奥巴马强大的筹资能力就已为众人所熟识,此次放弃联邦政府资助的竞选经费,选择自筹也就并非难以预料。奥巴马组建自己的竞选团队之后,需要在美国联邦竞选委员会制定的银行开立专门的竞选账户,账户用于收取其支持者对选举的捐赠,和支付所有和选举有关的花费,账户的收支均处于竞选委员会的监督之下,这一账户的收入多少反映了在人们眼中候选人的筹资能力。筹资的来源有选民、政党专项账户以及政治行动委员会专项账户的捐赠。

在博弈中寻找民主的本质

在今年的总统大选贡献卓越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名单中,有一个名为“国家啤酒零售联盟”的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支出高达270万美元。“这些钱可是要用来敲开那些政策制定者的大门,通过他们啤酒协会的游说达到减税的目的,而且这样做可以试图减轻法规对饮酒的限制,可以试图抹去种种关于饮酒健康代价的描述。”

在了解总统竞选收支的各项构成以后不难发现,个人对政党、候选人、政治行动委员会的捐款,以及上述个人和机构之间的捐赠都受到了严格的限额设置。规定源于《联邦竞选法案》,目的在于防止有钱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来购买民主。即便如此,大选制度仍然饱受诸多舆论的争议,被称为代表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这是因为,尽管存在对直接竞选收入的各种限制,但是各种利益集团、资本势力仍然可以操纵诸如政治行动委员、527组织等机构,想办法把软钱变得更软,通过“议题支持”“草根运动”的方式来影响选举的结果。

一位财经独立撰稿人对安然的案例分析,清晰地揭露了企业财团参与政治、影响政策走向的方式。“安然作为公司,是被禁止向竞选捐款的。于是安然的利益相关方(比如股东、管理层等),便成立政治行动委员会。为了尽可能扩大自己的政治影响力,安然公司的股东、管理层等,每年都以法律允许的最大额度向该委员会捐款,利用积累的资金选择一拨有利于自己的政客,连续多年资助他们进行各种竞选。一方面,为他们竞选提供最大额度的捐款,另一方面,出资做广告为他们做各种软性宣传。经过长期的“培养”,安然政治行动委员会所支持的某些政客进入政府之后,便会倾向于推出有利于安然公司的政策。”

在今年的总统大选贡献卓越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名单中,有一个名为“国家啤酒零售联盟”的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支出高达270万美元,其中向民主党捐赠约110万美元,向共和党捐赠160万美元。“这些钱可是要用来敲开那些政策制定者的大门,通过啤酒协会的游说达到减税的目的,而且这样做可以试图减轻法规对饮酒的限制,可以试图抹去种种关于饮酒健康代价的描述。”《今日美国》的记者托马斯·弗兰克在报道中写道。

越来越活跃的527组织,包括新近登上选举舞台的超级政治动员委员会,都为制宪者们敲响了警钟,各种势力正在以不断翻新的方式规避原有的制度和规定,力图为自己谋求利益最大化。尽管存在着弊病和漏洞,但是对于现今的选举制度,全盘否定仍然为时过早。根据政治反应中心统计的2012大选的筹款数据,奥巴马筹款总额中有近50%来自于中小选民,这一比例遥遥领先于罗姆尼的22%,一如当年遥遥领先于麦凯恩一样。媒体更多的将这一现象报道为奥巴马为获取选票实施的选举策略,但实际上,现今的新媒体如此发达,人们要获取信息变得如此便捷,奥巴马虽可以通过网络普及便利草根选民的选举方式,但是却无法轻易影响网民们鼠标点击间的选择,50%的数据强有力地支持了更多的人们正在以自己的方式实践着自己的公民责任,参与、影响自己的政府和自己的未来,这本身就是对于民主最贴切的一种阐述方式,而这样的民主,无论付出多少代价,也不会昂贵。

资料链接

选民捐赠:直接来自个人选民的捐赠,可以现金、支票、转账方式捐赠200美元以下的小额捐款。超过200美元的捐款,必须以转账或者支票方式汇出,不得以现金方式捐赠。

支票打包:支票打包的资金来源仍然是个人选民,和普通捐赠稍显不同的地方在于,支票的打包者大都具有很高的社会地位或者很大的社会影响力,在打包者的捐款触及了其个人捐款的上限以后他们可以发动身边的朋友、同僚或者任何愿意提供捐赠的选民,募集大额捐赠,然后通过打包支票的方式对候选人的竞选账户做出贡献,此方式仍然接受联邦竞选委员会的监督。

政党专项账户:选民除直接向候选人进行捐赠之外,也可以向政党在指定银行开立的账户进行捐赠,专项账户的收支接受联邦竞选委员会的监督。

政治行动委员会:由于单个选民对选举的捐赠额度受限,公司也不允许对选举直接进行捐赠,因此有影响力的集团或者势力往往通过成立政治行动委员的形式,帮助筹募及分配竞选经费给角逐公职的候选人。当然,政治行动委员会也需要接受联邦竞选委员会的监督,在指定的银行开立专门的选举账户,最多接受选民5000美元的捐助,最多向同一候选人捐助5000美元,或者向每一政党委员会捐助不超过15000美元。

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这是出现在2012年总统选举的一张新面孔,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不对政党或者候选人进行任何直接的捐助,也就意味着他们的资金流量并不受联邦竞选委员会的任何监管或者限制。他们影响选举的方式是通过各种广告、邮件或者其他的信息传递方式针对特别的候选人或者特别的选举州施加集中的影响和导向,成为软资金另一个重要的来源。

527组织:527组织因为美国联邦税法527条得名,早期成立的527组织大都是关心环境、移民等公益性问题的社会团体,其捐赠所得、会员费等收入享有免税的待遇。而后逐渐演变为以影响联邦选举为主要目标的非政党、非政治行动委员会的政治组织。这些政治组织不受联邦选举委员会诸如信息披露、捐款限额方面的管辖,可以自由地向社会募集用于影响选举的资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