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动态 纽约豪华公寓倒爷告诉我们的...

纽约豪华公寓倒爷告诉我们的道理

分享

房产经纪人:威廉·阿克曼

【新三才网讯】威廉·阿克曼(William Ackman)是一位功成名就的对冲基金经理,掌管着17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395亿元)的资金,其中多数都是别人的钱。而他个人的净身价,据福布斯(Forbes)估计也达到了1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4亿元)。单凭这些事实,就足以让他成为西57街新建的奢华公寓大楼One57那套顶层共管公寓的首席候选买家了。

果然,在《纽约时报》上周日(10月25日——译注)发布的一篇引人入胜的人物特写里,阿克曼告诉记者,他正是那套面积13500平方英尺(约合1254平方米)的共管公寓的买家,交易价约9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5亿元)。更让人惊讶的是他买房的目的。

显然,阿克曼已经满足于同家人住在上西区(Upper West Side)了。他告诉《时报》,自己买下纽约最贵的一处房产是因为“我觉得那样会很好玩”。而他和一些好友都“持有一种想法,将来有一天,会有人真的很想买下它,于是就会来找我。”他们可能偶尔会在那里举办派对。

从One57的85楼看到的景观。

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是个共管公寓倒爷!这或许是历史上成本最高的一次共管公寓倒卖尝试,但从本质上看,它跟那些在2005年前后以赚取高额差价为目的、在佛罗里达(Florida)购买预售共管公寓的中产阶级投机者,也没什么不同。

这看起来或许是个有趣的实例,反映出那1%的富人是怎样过日子的。但是它刚好也淋漓尽致地展现出21世纪金融业的某些更大的缺陷。

我们为何会有金融行业?银行、债券、股市、对冲基金和私募基金市场,都在经济中发挥着诸多作用,但是最基本的作用是引导资本流动,使其得到最高效的利用。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经济的增长就有赖于此。一旦这个环节出现问题(比方说,在20世纪90年代末,数十亿美元的资金通过金融体系注入了烧钱的互联网业;再比如,同样巨额的资金在本世纪头十年中期,流向了无担保的抵押贷款),那就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如果金融体系将钱引向商业前景光明的公司,让那些想法最出色的人能够加以利用,那么所有人都会受益。

在金融业,有些势力乍看之下并不符合“帮助引导资本,使其得到高效使用”的类型,但他们确实改善了整个体系的运转。比如在期货市场,有些交易者可能在你眼里就是投机分子,但实际上,他们也提供了有益的服务。当航空公司需要针对油价上涨购买保险时,或者当制造商想要规避收到的货款贬值时,他们的存在能够确保有人愿意站在交易的另一方,给出合理的价格。

但是有些时候,你会看到,金融业的某些环节并未起到提高经济效率的作用。你会发现,有些人在利用短暂的低效率为自己增加财富,却对他人没有任何好处。高频交易算法(High-frequency trading algorithms)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人们为了对瞬时移动的资金加以利用,投入了庞大的运算力量;而那些资金对于一家在股市里筹资的企业,或一位想在该企业购买股份的长期投资者,是没有任何实质利益的。

在很多金融活动当中,你很难判断某种金融投机行为是好是坏。当一支私募股权基金收购下一家企业时,它究竟是打算用优质的管理来代替糟糕的管理,还是只打算削减研发支出、借入更多债务,以期不必为改善公司的长远预期费任何心思,就寻找到将公司转手的机会呢?

或者,我们回过头来谈谈阿克曼的例子。当阿克曼对保健品公司康宝莱(Herbalife)发起抨击,宣称它从事传销活动时,他的行为究竟是在揭发可能存在的骗局、让康宝莱的股价更准确地反映其长期预期,从而提高市场效率,还是说,他是在利用自己的公众影响力来惩罚一家好公司,为自己谋私利呢?

在那些情况下,答案是模糊而有待商榷的。

现在,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阿克曼购置One57那套顶层公寓的目的。有意思的是,它跟典型的私募股权或对冲基金的交易不同,如果我们从字面意思来理解他接受《时报》采访时的那套说辞,那么这笔交易是相当透明的。

阿克曼似乎将这套顶层公寓视为不可多得的房产。用他的话说,“它是公寓中的蒙娜丽莎,”正因为它独一无二,未来几年里,会有其他富人为之吸引,甘愿掏出比阿克曼和他朋友现在支付的这9000万美元高出许多的价格买下它。

且不说还有其它超奢华共管公寓楼盘正在兴建,美俄关系正在日益恶化,油价的下跌使中东财阀的收入缩水,这些因素都对他不利;即便他是对的,对这种不会为社会创造任何价值的金融投机活动的研究,也很有趣。

为One57的建设提供工程贷款的金融界人士,是贡献了价值的。同样创造了价值的人还有设计该楼盘的建筑师、参与施工的工人以及开发商。是开发商将这些资源集中起来,在一片空地上建起了90层的大厦,使里面的酒店和住宅可以供人充分使用。

你可能会问,将房子空置一段时间再倒卖,跟住上一段时间再转手有什么区别。这有点类似于《时报》去年报道的一则新闻——高盛(Goldman Sachs)的一个部门囤积了大量的铝,这些库存占据了全球铝供应量的很大一部分。高盛并没有开采铝土矿或冶炼铝。据报道,它只是将铝材从一间仓库运到另一间仓库来赚钱。在那期间,这些铝材并未被高效地用到饮料罐或飞机零部件的生产中去。

阿克曼正在下赌注,他认为出于某种原因,纽约高端房产市场为那套顶层公寓定的价格是不对的,而这个错误的定价在几年时间内会被修正;与此同时,那么一套面积13500平方英尺、坐拥中央公园胜景、可以在晴天观赏到整个都市美景的公寓,将在大部分时间里被闲置,只等那一天的到来。

这其实是在破坏价值:不管这套房子能租多少钱,租金都会构成闲置公寓的机会成本;更何况,阿克曼的投资团队还得为他们偶尔用来开派对的空房子缴纳物业费和房产税。

阿克曼的那套高耸入云的豪华别墅,可能不是他今年最大的一笔交易,也不是他对自己长期财富和声誉进行的最重要投资。但是这个例子最直观地反映出,有些金融从业者所做的交易,对于经济的改善是毫无帮助的。

(责任编辑:科明 )

(文章来源:《纽约时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