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西方人亲身经历中国医疗

西方人亲身经历中国医疗

分享

一位澳洲心理学博士罗伯特-伯恩斯(Robert Burns)在中国教英文将近一年,最近撰写了两篇文章介绍在中国的生活经历。第一篇标题为《在中国与健康赌博》(Gambling with Health in China),第二篇为《看护中国卫生系统》(Nursing the Chinese Health System)。这两篇文章主要是根据伯恩斯与中国人的非正式谈话内容,特别是与以前学生的交谈,其中许多人是有资格并富有经验的护士。在第一篇《在中国与健康赌博》的文章中,伯恩详尽阐述了中国人在艰难的环境下维持健康。他说,大多数中国人,无论何种原因,都不得不忍受疾病、或生活在疾病的威胁中、或绝望地期待康复,或必须持续一段时间治病。以下是第一篇文章的节选。

在中国与健康赌博

罗伯特-伯恩斯

到达中国后,通过最初几个月观察周围环境,我注意到街道上有些人患有不常见的疾病:譬如皮肤病、头上长有大肿瘤等,显然他们没有得到专家的诊断治疗,这些可怜的人即便就医也只有几个月到一年的生存期。拙劣的口腔卫生和龌龊的牙齿外观到处可见,表现在缺牙、牙龈溃疡和牙齿严重变形的比率很高。所有这些似乎是我在西方国家从未见过的现象,特别在我的祖国澳洲更是如此。但过了一小段时间后,我开始认为这些现象或许部份与人口密度有关,所以我开始对此习惯起来。不过在中国严酷的卫生环境下,还是有许多人显示出健康的外表,这一点让我印象深刻。

虽然如此,我仍然惊异这些不断忍受痛苦的人,他们的状况如何,是否与社会体制有关。因此我开始询问我的一些学生、包括护士和其它大学生,有关健康系统的情况。他们的解释是,许多中国人不寻求医疗保健,因为这是用户支付系统,并且多数人完全无法支付高昂的药物治疗或健康保险费。所以一旦病残,他们经常独自承受。

中国政府正在为农村人口创立一种选择性健康互助基金,使用者每年只需支付 象征性的数额,就能够在需要时得到深度折扣的医疗服务。但这个系统不是所有乡村都有,而且尽管其花费很少,但仍然很难让人们加入,因为许多医疗费用仍需患者负担。许多人即使有病需要治疗时也不愿意掏钱支付需要的治疗费用,所以他们认为每年贡献的保险费只是在浪费金钱。况且,城市里也没有相应的系统,城里人因而仍必须自己照顾自己,其中许多人显然很贫穷,无法支付卫生保健费用。

由于上述原因,中国家庭一般非常担心自己的个人医疗保健,都设法作长远打算,比如为将来存很多钱但却希望他们不必使用这笔钱。此外,他们还幻想直到年老都不会患有严重疾病,并存有足够的金钱能支付可能出现的医疗费用。然而,从统计上来说,这种想法不适宜大部份人的情形,因为所有的健康问题都可能发生在生命的任何阶段,而且考虑到中国的巨大人口,不可避免地会有大批人和家庭受到影响,结果这些人必须忍受痛苦并陷入经济困境。

众所周知,中国人有传统的孩子照顾年老父母的社会责任感。到了一定时期,父母准备与其中一个孩子及家庭度过晚年。几乎每个与我谈话的人都认为这是他们自己的责任及义务,这也是其他中国人共有的观点。基于此,如果有些人不这样做的话,就会受到别人的蔑视。结果,一旦一个家庭缺钱,家庭成员就无能力承担老年人的医疗保健,就会造成老人疾病缠身,不管其病症是轻是重,或是急性或慢性。有时家庭成员不得不放弃工作,在家长期照顾老人,直到老人过世,这使得在老人患病期间进一步增加了家庭的经济压力。

显然,一个国家提供必要的医疗保健是一个长期和棘手的问题,每个国家都必须为此做出努力。我认为主要的关注在于,大多数中国人,无论何种原因,都不得不忍受疾病、或生活在疾病的威胁中、或渴望得到康复,而且这种局面还必须持续一段时间。世界各地都有人生活处于艰难和不稳定状态,但从健康及其社会和经济涵义来看,许多中国人确实符合这一状态。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