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外电:中国运动员高压下备战...

外电:中国运动员高压下备战北京奥运

分享

日本读卖新闻近日刊登六篇系列文章,报导2008年8月8日即将在北京召开的奥运。在第六篇标题为“处于压力中的中国运动员”(Chinese athletes under pressure)的文章中,读卖新闻专门就中国运动员在获奖压力下的身心状况作了报导。

文章说,中国共产党在为夏季奥运作准备的同时也将全中国的声望投入其中,不过中国在奥运中能有怎样的表现仍待观察。

中国6月10日在上海国际体操中心举行的全国冠军赛期间,渴望于明年参加奥运的15岁女性体操选手王燕,从高低杠掉下来头部先着地,造成脊髓断裂,结束了她的奥运梦。

北京晚报说王燕因为想做出特技动作才导致摔跤事件。部份中国媒体认为这个意外和她想在奥运国家队赢得一席之地的压力有关。

根据中国的培训制度,有天份的运动员在很年轻的时候就被国家选中。在体育金字塔顶端的大约1500名中国运动员从政府得到优于一般人的薪资和住房,而奥运选手又是从这些体育精英中挑选。

相较而言,大多数西方国家的政府对运动员的支持微乎其微,而运动员主要靠自行寻求企业或个人赞助来维继生活和训练所需资金。就像上个月在泛美运动会上获得进军2008奥运资格的美国铁人三项运动员安迪?波玆(Andy Potts),就住在一个连他的运动自行车、小孩秋千等物品都放在一起的小房间里。国际先锋论坛报8月15日报导说,在美国,这些运动员接受训练和承受牺牲,他们并没有得到什么财富和荣耀。

不过在中国,被挑选作为国家队成员的运动员被寄予促进国家声望的期望。换句话说,他们有赢得奖牌的压力。而对于西方运动员,这方面的压力会小很多:主要是运动员想要为自己扬名同时为国家争光,而国家期望通过运动员为其争光的比重较小。

湖南省长沙体委副主任熊倪,在1996年亚特兰大和2000年悉尼奥运赢得跳水金牌。退休后他致力于训练精英运动员,他本人也在异常年轻的年龄赢得了他目前的职位。熊倪的能力应该足以获得这种升迁,不过他的金牌也有其作用。

文章说,尽管中共对像熊倪这样能够促进其声望的人相当慷慨,不过仍然有运动员退休后被牺牲的案例。去年春天,电视台曾报导35岁的前全国举重冠军女选手邹春兰退休后以在公共澡堂帮客人搓身维生,后来她的个案成为媒体的热门话题。

也有报导称赢得国际比赛的前马拉松选手艾冬梅,因为入不敷出而考虑卖出她的奖牌。

现在住在香港的前羽毛球国家队成员王晨说,在中国,当运动员比输时,教练会公开表达他们的不满。她说:“那时我真的很愤慨。”1999年,31岁的上海人王晨到香港做脚关节手术,也趁机将自己从中国的全国训练制度中解脱出来。在去年的亚运会,她打败中国代表赢取金牌。她将代表香港参加北京奥运。

她微笑地说:“香港的教练要我寓赛于乐。从前,羽毛球是我生活的唯一。现在, 只是我生活的一部份。”

中国大陆在2004年雅典奥运赢得32枚金牌,仅次于美国。这个成绩被许多人视为惊人的成就。不过北京奥运官员和教练认为上次的奖牌数高于预期, 所以这次要超越2004奥运相当困难。

国家体育总局副主任崔大林在8月1日的新闻招待会中就对获奖的高预期态度表示谨慎,他说中国仍处于落后于美国和俄国的许多国家之列。他说:“我们希望在这些国家当中有高水准的表现”。但是,读卖新闻说,他的评论可以被解释为中国运动员的奖牌数不能低于第三名。

一名中国体育官员表示,如果在雅典奥运赢得金牌的选手不能在北京奥运上有同样表现的话, 就相当于自杀。读卖新闻说,这位官员是不是在开玩笑,还很难说。

读卖新闻最后说,离2008夏天奥运只剩一年,辛苦提升国家声望的中国奥运选手在对抗赢得奖牌压力的同时,也必须把他们的未来置于拚搏之中,因为他们的成败不仅关系到中共的面子,也维系着他们自己的前程。

资料来源:读卖新闻、国际先锋论坛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