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爱滋病在非洲 迅速成为妇女...

爱滋病在非洲 迅速成为妇女疾病

分享

【新三才网讯】爱滋病在非洲不是同性恋或吸毒者的专利,它的感染族群主要是异性恋者,甚至很快地成为妇女疾病之一,上万名的妇女,包括朗蒂、达芬妮不由自主地由子宫、产道、乳汁将爱滋病毒传染给他们的孩子,凯波及佐拉尼。

一九八○年代后期,几近荒凉又饱受饥荒的索马利亚(这叙述文字可能冗长了些,尽管索马利亚显得荒凉,但很少出现饥荒),我跟一群摄影小组对开车到补给站或是丛林内地里的难民区时,我发现了跟飞机跑道一样狭长的道路,我们停了下来,发现一排苏联米格机,算算大概有上百架之多,但都全生锈荒废了,没有引擎、机翼,连驾驶舱也没了,战备一一卸除了,这些是冷战时代所遗留下来,令人感到万分惋惜的历史遗迹,南非在当时成为美国与前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之间发动军备竞争的场域。

大体说来,战斗机不是战士们唯一的武器,几十年前,几万枚地雷、手榴弹、各种步兵战备制造完成后,旋即自莫斯科、华盛顿陆续运送到非洲各国,同时进行着支持与暗中颠覆各地政权的行动,一切取决于哪一方取得奥援。通常AK-47是具攻击性的来福步枪,相当于骆驼与牛的角色,成为一些国与国之间的流通货币。其中有些国家在二十年前开始独立,总统和行政首长最先取得权力,也最先被美金和卢布 等金钱所腐化,不管他们政权是多么不受欢迎,只要透过选举活动,他们口袋里的财产等同代表着无限可能的机会。

有些事件显示,他们政府对那些无法摆脱贫穷的省分来说,可说是彻底地失败,几乎民心大失。这项施政偏差的结果,加上国内战乱、革命频仍,衍生了数万名的难民在边界来回跋涉,寻找安全的避风港和生存空间,因此,伴侣关系可以长久维系,也可以稍纵即逝。

就在此时,爱滋病向他们伸出了魔爪。

一九八九年,正当达芬妮儿子出世时,专家、科学家在斯德哥尔摩举办第四届爱滋病研讨会,将近一百三十个国家的五万名民众是病毒带原者,十五万人已发病,同年,该世纪最后一份报告显示,世界卫生组织预测世纪末将有五万人受到病痛折磨,十五至二十万受到感染,参与会议的人员表示他们不知道是那个环节出了差错,同时出于善意允诺着将试着找到方法以遏止这场灾难,但他们看不见也无法想像非洲人的真实遭遇,那里实在遥远到无法即时探测疫情,非洲患病人数以惊人的速度攀升,真实的数据远超出西方所估计的数字。

再者,爱滋病在非洲不是同性恋或吸毒者的专利,它的感染族群主要是异性恋者,甚至很快地成为妇女疾病之一,上万名的妇女,包括朗蒂、达芬妮不由自主地由子宫、产道、乳汁将爱滋病毒传染给他们的孩子,凯波及佐拉尼。

达芬妮不知道他儿子出了什么问题,只知道孩子一出生后的一个月,身体状况持续恶化。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