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政府之手催生美国混血资本主...

政府之手催生美国混血资本主义(图)

分享

奥巴马率国会金融委员会领袖及政府经济团队成员亮相。(照片拍于2009年2月份)

【新三才网讯】2008年和2009年,美国政府奋力拯救经济。2010年,美国人将会对政府使经济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有个更清晰的了解。

只有在衰退结束之际,才能完全明显地看出,政府的角色怎样出现永久性的扩大,是否会因此催生一个新的、“混血”的美国资本主义。

有一点是一目了然的,那就是相比金融危机爆发之前,政府在今日美国经济中成为一支更大的力量。尤金(Daniel Yergin)说,政府和市场之间的边界转移了,政府的势力范围扩大了。他1998年出版的《制高点:世界经济之战》(Commanding Heights)一书从80年代开始按时间顺序记录了自由市场力量的上升。

为避免陷入困境的楼市和信贷市场把整艘经济之舟凿沉,布什和奥巴马政府以及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推出了一个又一个的计划,支出、放贷、投资逾2万亿美元。如果你曾拥有一张信用卡、一只货币市场基金、一个储蓄帐户,或买了一辆道奇(Dodge)皮卡甚至一把猎枪,或贷款买了房子或做起了小生意,你自己或是为你提供服务的公司都极有可能获得了美国政府的支持。

美国政府向近700家银行和保险公司注入了2,450亿美元,为近3,500亿美元银行债务做了担保;向蓝筹股公司提供了3,000多亿美元的短期贷款;为人寿保险公司和货币市场基金提供支持。

美国政府救助了美国三大汽车生产商中的两家;提供了数十亿美元的贷款,试图启动商业房地产市场、小企业和信用卡放贷业务。在去年和今年2月份实施的两项刺激议案中,政府承诺要提供9,550亿美元提振经济。

如今,每10笔新增住宅抵押贷款中,美国政府就直接或间接承销了九笔,是危机前比例的近两倍。财政部上周还说,一直到2012年年底前,都将为抵押贷款巨头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的损失提供无限额担保。

有人为这种强势的干预主义进行辩护,有人谴责它的成效,双方都在争相塑造美国对过去16个月中一系列事件的应对方法。

奥巴马总统首席经济顾问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说,政府的干预是重要的、短期的疗法,而不是资本主义的再现。他说,我们的总体目标是拯救濒临深渊的经济,当时看起来确有可能发生萧条。以这样的标准来看,政府的干预是成功的:去年秋季看似极有可能发生的金融和经济崩溃现在看来已经很遥远了。

萨默斯说,政府的救助原定是暂时的,事实证明也是如此;没有任何要改变美国经济以私营领域为基础的想法。

即使是这样,他说政府也不会回到危机前的形式。他说,过去金融体系运行的方式比很多人想像的要脆弱得多。这些事使我们有必要对监管经济和金融业的方式进行重大调整。

布什政府时期的财政部官员、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泰勒(John Taylor)说,政府的角色将比萨默斯所说的大得多。他说,尽管我们可能已经度过了紧急状况,我们所处的方式仍会在相当长时期内引发类似的政府干预,甚至对不严重的危机也进行干预,在美国有了一种救助的思维定式。

令人担忧的是,即使政府退出了救助计划,企业仍会指望下次危机中获得救助,而这将刺激又一轮的冒险。哈佛大学经济学家罗格夫(Kenneth Rogoff)说,如果我们没有适当地重新监管银行系统,我们要么会因为过度监管而增长缓慢,要么会在10年到15年内就遭遇新的金融危机。他与人合撰了一部有关中世纪以来历次金融危机的新书。

故事还没有结束。

尽管经济在增长,失业率却保持在非常高的10%。当刺激计划退出之后,经济增长的势头又会如何,这一点还远远不清楚。

金融领域的复苏令人吃惊。自3月9日触底以来,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已经涨了60%,金融类股更是涨了一倍有余。由违约风险最高的公司发行的垃圾债券的收益率与美国国债收益率之差从3月份的近17个百分点降到了现在的约6.5个百分点。这既显示出经济好转,又表明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回升。

多数主要银行似乎都已经恢复了元气。各家银行从问题资产救助计划(TARP)中获得的2,450亿美元资金中,已经偿还了逾1,750亿美元。自5月份财政部测试了19家大型金融公司的财务实力后,这些公司已经在筹集了1,360亿美元的股权资本,并获得了640亿美元没有美国政府担保的贷款。

但大银行的实力回升可能会扰乱市场。虽然小银行的资金成本长期以来都高于大银行,但这一差距正在扩大。据自由智库组织美国经济及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Economic and Policy Research)的贝克(Dean Baker)预计,这个十年的前七年,小银行和大银行的资金成本差距平均为0.03个百分点,但在截至9月30日的四个季度内扩大到了0.66个百分点。贝克说,这种情况意味着投资者认为如果危机再度爆发,政府会救助大银行而不是小银行。

耗资巨大的救助计划似乎并不总能成功。美国政府不得不再次对美国国际集团(AIG)以及通用汽车金融服务公司(GMAC Financial Services)实施原先的救助措施。通用汽车金融服务公司原先是一家汽车金融和抵押贷款公司,但目前是一家银行控股公司。这两家公司仍然无法筹集私人资本。

政府的干预活动带有长期成本,包括会带来巨额预算赤字,可能会最终推高通货膨胀和利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MF)预计,如果不实施加税或削减福利项目等在政治上十分艰难的举措,到2014年美国政府债务占年均经济总量的比例将从2007年的62%膨胀至 108%。随着联邦债务的攀升,更大比例的预算将用于支付利息,其中很大一部分都将流向海外债权人。如果利率从当前的低位上升,这个负担将愈加沉重。

截至9月30日的财年,联邦政府的债务利息是1,820亿美元。MBS Investment Management董事长波曾(Robert Pozen)担心,这一利息负担在十年内可能会与国防预算的规模相当,去年美国的国防预算为6,370亿美元。

政府的干预措施还带有政治风险。救助措施的主要规划者──美联储(Fed)主席贝南克(Ben Bernanke)、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以及前任财长鲍尔森(Henry Paulson)说,救助华尔街对救助美国民众很重要。但很多美国人以及议员都不认同这点。

在 12月的《华尔街日报》和NBC News民意调查中,只有21%的受访民众说他们相信政府正在采取正确的措施,而在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之后这一比例为64%。在国会,越来越多的议员支持让美国政府问责局(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评估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而美联储说这会威胁到其独立性。

对一些企业而言,美国政府的影响力变得越来越大,政府插手了企业从选择高管到汽车经销商命运的一切事务。总部位于密西西比的U.S. Bancorp已经偿还了问题资产救助计划的资金,但该公司首席执行长戴维斯(Richard Davis)却在12月与美联储的监管人员进行了商谈,确保公司上调股息是否合适。戴维斯说,我们仍在等待这方面的指导。他宣布银行会暂时维持当前的股息水平。

危机后资本主义的状况将部分取决于政府和国会如何发挥他们的新权力。在美国政府内部,关于这个问题存在着明显分歧。举例来说,美国政府是否应该像卡尔.伊坎 (Carl Icahn)那样做个要求变革的活跃股东,还是像指数共同基金那样做个消极投资者?

赫伯特.艾利森(Herbert Allison)离开私营行业,管理问题资产救助计划。他说,我们想尽快撤出这些投资,我们并不认为自己是长期投资者。但现在,美国政府正徘徊纠结于股东以及公众利益捍卫者这两个角色之间。

来源 华尔街日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