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的开心果...

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的开心果—秀兰·邓波儿

分享

【新三才编译首发】当我们想到今日的童星时,总会想到在毒品和戒毒中心里痛苦挣扎的,已经成人的一连串著名童星。但是,当美国首位童星过世,我们却被提醒:往昔的童星们并不像今日的童星一样,长大了就一无是处。

秀兰·邓波儿于2014年2月10日(周一)晚上去世,享年85岁。虽然不是好莱坞的第一位童星,但是这位卷发的小女孩却成为好莱坞童星的定义每一位童星都被拿来和她对比。在1935到1938年间,秀兰·邓波儿成为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的开心果,得到最高的票房排名。

就如影剧中的童星母亲一样,秀兰·邓波儿的演艺生涯全是她母亲葛处德一手制造出来的。葛处德·邓波儿是个住在加州圣莫尼卡的家庭主妇,已经有两个9岁和13岁的儿子,却心心念念的想要一个电影明星的女儿。 她说服银行家的丈夫乔治·邓波儿再试一次,于是秀兰·邓波儿在1928年4月23日出生。

从摇篮里开始,小女娃就被教导唱歌,随着音乐摇摆,模仿不同的声音。葛处德照著年轻的著名女星玛丽·毕克馥(Mary Pickford)的发型将秀兰·邓波儿的头发卷成许多小卷, 在女儿3岁的时候就送进著名的米格林(Ethel Meglin)幼儿舞蹈学校,与后来的朱迪·加兰(Judy Garland)同时接受舞蹈训练,随后葛处德便开始拜访选择角色的导演们。

被广受欢迎的《小顽童》(Our Gang )系列喜剧短片的导演拒绝后,秀兰·邓波儿在系列短片《布鲁克斯宝宝》 (Baby Burlesks)中演出,本来是打算用来和《小顽童》竞争的,但是没有成功。

两年的零碎小角色后,葛处德与20世纪福斯影业公司签了一份合同,也为自己签了一份教导女儿演出的合同,当时福斯公司正在与米高梅及华纳公司的童星们对抗。

秀兰·邓波儿参与演出几部影片之后被福斯公司借给派拉蒙,第一次在《小麻烦》(Little Miss Marker)中担纲演出。然而在影片放映之前福斯公司的《起立欢呼》( Stand Up & Cheer)进入影院,其中5岁(其实6岁)的秀兰·邓波儿成为片中最引人瞩目的亮点。

1934年她的事业真正起飞。秀兰·邓波儿拍摄9部短片和3部影片,包括《亮眼睛》(Bright Eyes),其中她唱了主题歌《 On the Good Ship Lollipop》,登上了14个杂志的封面,成为许多文章的主题。到年底,用秀兰·邓波儿命名的商品大卖,如洋娃娃、书本、碗盘、衣服之类。那段时间为怕被人抢劫或绑架,她几乎不能出门。

秀兰·邓波儿一周工作6天,没有拍戏的时候她必须无止尽的拍摄照片和试穿衣服,接见著名的访客和做学校的作业。她的母亲监督每件事情,帮她记忆台词,拍片的时候就坐在导演旁边大叫, “精神点,秀兰,精神点!” 公司在片场替秀兰建造一个附带家具的小孩平房,让她在漫长的的工作期间休息。

葛处德严厉的控制着女儿的一切,不准女儿与其他的童星(最大部分是其他的儿童)接触,只看眼前的路,对世界上的绝大部分事情几乎根本不看。

一年之后,好莱坞在1935年颁给秀兰·邓波儿第7届奥斯卡特别金像奖,成为好莱坞第一个获得奥斯卡金像奖的童星,以表达对她的感谢。她拯救了福斯公司。

秀兰·邓波儿特殊的卷发,噘嘴和早熟的态度,以及令人愉快,受人欢迎的故事情节吸引千万的观众。电影情节的公式是:秀兰扮演一个小孤女,她的可爱融化了脾气古怪的老头子。在影片中,小孤女的善良最后战胜邪恶,然后是美好的世界。

传记作家安妮·爱德华总结说,她的成功是由于她自己的个人魅力、母亲葛处德的野心,世界当时的情况、良好的曝光,以及受欢迎的故事情节,这些条件组合,意外的把这个孩子变成成人世界里可以使一切变的美好的小天使。

1937年秀兰成为片酬最高的演员之一,她的片酬是 $307,000,而她的代言和授权所得是片酬的15倍。

据说比佛利山庄的一名调酒师有一次混合了姜麦酒和石榴,用樱桃做为装饰,给秀兰·邓波儿喝,命名“秀兰·邓波儿”。从此之后这甜甜的,粉红色的液体就成为每一代儿童的入门鸡尾酒。

然而童星的生活也不是完美的,做为公司的小金矿,掉一颗乳牙也是不得了的大事。一名牙医为秀兰·邓波儿做了一些瓷牙,带到片场,如果在拍片中掉了一颗乳牙,可以立刻换上。

1938年,她的电影票房开始下降,到1940年,尽管她替公司拍了22部片,挣了$3000万美金,福斯终止了和她的合约。

秀兰·邓波儿对从其它公司得到的邀请并不满意,于是她在洛杉矶一所女子中学注册,就读7年级。她很喜欢和她年纪相仿的孩子们相处,把电影事业置诸脑后。

但是葛处德不愿放弃她的梦想,所以秀兰继续演些零碎的电影,没有一部受到观众欢迎。作为十几岁的少女明星,她被伊丽莎白·泰勒、娜塔莉·伍德和朱迪·加兰压制的死死的,观众们发现更加能够接受她们的成长。

17岁时,显然是为了独立,秀兰·邓波儿嫁给一名几乎不认识的军人,4年后她带着一个女儿和丈夫离了婚。

秀兰偶尔拍些电影,但是她已经不允许母亲到片场监督,结果拍戏的准备功夫不够。不得已之下又于1947年把母亲请回片场,监督演出《That Hagen Girl》 ,可是片子还是失败了。

1950年秀兰·邓波儿与 查理斯·布雷克(Charles Black)结婚,搬到华府,开始对共和党的政治发生兴趣。1953年他们洛杉矶,从此长居北加州,有两个孩子。

秀兰·邓波儿的兄弟患有多发性硬化症,她开始卷入募款性的公共活动。

1967年她竞选国会议员,主张美国在越南参战,减少政府的浪费和环境保护,但是在共和党初选时输给反战的 保罗“皮特”麦克洛斯基,结果“皮特”赢了大选。

1968年在为理查德·尼克松竞选总统成功后,她被指定为美国驻联合国的代表。

1972年她被诊断患有乳癌并开了刀。她在大庭广众间谈论,并在《McCall》杂志上写出自己的经历。

1974年,福特总统指定秀兰·邓波儿为美国驻迦纳共和国的大使。在传记作家安妮·爱德华写的《秀兰·邓波儿:美国的公主》一书中,爱德华说,”她的大使方式是娱乐界的电影明星加上对工作的热情混合的产物。”

到了福特政府终结的时候,她被任命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礼宾司司长,并被老布什总统任命为美国驻捷克的大使。

秀兰·邓波儿一生获得无数的奖品和荣耀,包括1998年甘迺迪中心颁发的终身成就奖以及2006年美国电影演员公会颁发的终身成就奖。

秀兰·邓波儿的丈夫Charles Black于2005年去世,她有一子两女。

(新三才记者天净沙编译报导)

(新三才首发)(转发请注明出处)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