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威廉王子和凱特盡力展現平民...

威廉王子和凱特盡力展現平民化風采

分享

【新三才首發 楚鸞編譯】就是這麼驚艷,引領潮流,衣著多變?這種潮流會永遠改變一個不起眼但又才華橫溢的年輕設計師的命運,或者能夠改變大家都聖誕願望?不是那麼回事,換句話說,威廉王子和凱瑟琳,劍橋公爵夫人,又名凱特·米德爾頓本週訪問美國東海岸的時尚潮流會影響全世界。

這更像是一種狂亂的時尚:現在你看到了,現在眼前這一切要從記憶中蒸發了。

但是,這種說法似乎自相矛盾,溫莎公爵夫婦的衣服,看起來是絕對百無聊賴,沒有新意,所以這種說法似乎表述有誤。

1985年威爾士王妃戴安娜跟她當時的丈夫查爾斯王子結婚四年以後,他們到了華盛頓,去佛羅里達州做短旅行。本週,他們的兒子和他的妻子在結婚三年之後也做了同樣的事。這裡曾經是所有細緻的童話故事的發源地,這一次到來的是更加充滿皇家尊貴氣質的成員。

他們已經成了一種商機!他們去打籃球!他們穿的跟我們一樣。一切的描述都符合他們的風格 – 尤其是在描述已經有5個月身孕的劍橋公爵夫人的情況的時候,更是這樣。這種說法有一定道理:她沒有任何計劃性的言論,所以她的服飾足夠說明她這個人,至少在公眾面前是這樣。

她在紐約凱雷酒店第一次亮相的時候,穿的是酒紅色的粗花呢大衣配絲綢長袍,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參加聖安德魯斯慈善晚會的時候,凱瑟琳的穿著吸引了所有訪問者的眼光,她的穿著集合了美學、政治學、還有經濟上的特點。(說句公道話,她的丈夫 – 相對而言,社交媒體和狗仔隊似乎沒有很關注他在衣著方面的選擇。) 最近她的衣著風格趨向前衛,標誌性的特點是她十月份在倫敦去國家歷史博物館穿了一件底邊參差不齊的裙子。挑戰不同款式的服飾是沒有事先安排的,就這樣也會被群眾推崇。

在服裝品牌方面,凱特選擇的是一個母嬰品牌,塞拉芬,珠皮呢外套,黑色高領的衣服,以及山羊–20世紀60年的黑色大衣,倫敦比尤拉–花邊雞尾酒禮服,桑椹粉紅色外套,珍妮派克漢姆禮服。如果不是頂級名牌,其他的各種高端品牌也不過是起到一種彌補作用。特別是在一些很特殊的場合 – 年終會面節日晚會 她一定會在衣櫃裡挑一件皇家購物中心罕見的禮服。劍橋公爵夫人穿的裙裝是以前的兩倍,其中包括在2013年參加100名婦女構成的對沖基金盛會時候穿的禮服。

在外表上凱特的著裝看來是這樣的:領口朝上,及膝的長度,肩膀小,圓口領子,看起來很柔和,非常有禮貌。即使是公爵夫人參加對沖基金私人晚宴所穿的黑色蕾絲雞尾酒裙露出了一點手臂,但是這樣的打扮讓人在腦海中想起的唯一的形容詞就是“適當的”,或者是“整潔的” 這裙裝看起來活力四射,鑲著閃光紗,做工考究精細。

這些服裝沒有代表什麼,但是卻對英國時裝設計師的設計真功夫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每日郵報的預測)就像第一夫人米歇爾.奧巴馬和卡梅倫薩曼莎一樣,已經利用她們特殊的公共身份,讓本土設計師在全球提高了認可度。這樣做更能引起小企業的注意,比重大的宣傳活動效果更好。基於這一點,衣服太用意被遺忘,或者是被大家所熟悉。

這樣並不代表他們在搞裁縫外交,代表美國的凱瑟琳也只是證明了一種審美觀點的推廣方式。

她確實給了本土設計師暗示,穿著戴托里·伯奇銀色斜紋軟呢外套和J. Crew彈力牛仔褲在布魯克林的巴克萊中心觀看NBA比賽,運動穿的斯圖爾特·韋茨曼的黑色輕便帆布鞋,訪問全程她都背著缪斯包,但是這些不足以吸引公眾眼球。因此,在選擇方面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戰略性,不過能夠推動跨大西洋的新興中端服裝市場,外套價格595美元,牛仔褲目前售價105美元,輕便運動帆布鞋在地攤銷售355美元。至於包包,她從2012年開始就一直在用這個牌子各種顏色的包了。

他們看起來沒有那個意思要讓孕婦連衣裙成為注意的焦點,巡遊的外衣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為了遮擋大肚子。

這可能是因為,根據王室觀察家,皇室的衣服看起來都很平淡無奇,整個皇室因為戴安娜的事情真正忐忑不安,(這是一個原因,為什麼凱瑟琳沒有陪威廉王子去華盛頓;另一種是,在她的第五個月時,不想讓她疲累。)這些不需要從歷史中查找學習。

不過,威廉王子的也仔細配搭了自己的禮服, – 他的開領格子襯衫事在巴克萊中心購買的,他明確決定不穿西方國家領導人的樣板服裝,(深色西裝,白色襯衫,藍色的領帶)取而代之的是選擇穿更平民化的藍襯衣,當他會見美國總統奧巴馬時打了粉紅色的格子領帶, – 這種配法似乎不能完全讓人信服。

相反,可能是因為人們對王室成員不斷得重新定位,王室人員也越來越平民化,正好像正在接觸眾所周知的“現實生活”,這種生活人們只要一醒來就能聽到那種千年之交開始就有的種種不滿。

最有力的例子,當然是威廉王子和他的新娘,是布衣平民首次嫁給國王,也是350年來的首例。(也是首次不是皇室聯姻的婚姻)。對世界來說,公爵和劍橋公爵夫人是都是看起來讓人煥然一新的皇室成員。

有一些人在推特上表達自己沒有參加者公爵夫婦訪問美國的旅行中對凱特在最後晚宴上的禮服的評選投票的失望感,但是很多美國人都參加了這次 的美國城市時尚新事物盛大晚宴的優選投票活動。但是,不管我們喜歡與否,凱瑟琳的晚會禮服 與她在紐約期間的全部服裝搭配一件功成身退了。

(责任编辑:顏靜璇)

(文章来源:The NewYork Times)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