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美国学生在法国火车上制伏携...

美国学生在法国火车上制伏携枪恐怖份子

分享

左起:亚力克・司卡雷多斯,史潘赛・史东和安东尼・萨德勒在法国火车上。

一位美国青年怀着开拓视野的期望第一次出国旅行,从他的家乡沙加缅度(Sacramento,加州首府)来到了法国与他的伙伴一起度假,却阴错阳差的在法国的火车上碰上一个持枪的恐怖份子,但他们以正义与勇敢的行动迅速的制伏了这个恐怖份子而成为 “法国的民族英雄”。

美国总统奥巴马与法国总统欧兰德大力赞扬这起事件中的四位英雄,由于他们当机立断的勇敢行动制止了一场将发生于火车上的大屠杀。这列火车是在8月22日下午3时17分从荷兰阿姆斯特丹开往法国巴黎,编号为9364的大力士高速列车(Thalys express, 又昵称为「红色列车」)。

事件发生在当天下午5点45分,当火车越过比利时边境进入法国北部时,一个任职於法国兴业银行的28岁员工离开他的座位想要进入第12节车厢的厕所,此时厕所内的人也将门打开,这位法国兴业银行的员工赫然看见一位赤裸上身的男子胸前挂着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该男子的头发是黑的,并穿着白色长裤和球鞋,在他的背包里面有九个装满子弹的弹匣,另外还持有280发子弹,以及好几把刀,身上也配带一支手枪。

紧接着就是好几秒钟的一阵混乱与一声枪响,一个法国裔乘客被手枪子弹击中颈部向前趴倒在座位上。然后紧接着那个上身赤裸的男子拿着他的AK-47机枪瞄準车厢乘客,但显然是因为机枪一时卡住,赤裸的男子将机枪重新上膛而发出几声可怕的“咔嚓” “咔嚓” 声。

惊慌失措的乘客无助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霎时明白原来有一个全副武装的恐怖份子混在乘客中,车务人员通过第11节车厢跑向位于列车尾的警卫室,躲在钢门的后面,任由外面的人敲打着钢门也不开门。与此同时,三位美国童年时代的朋友正坐在第12节车厢里聊著当天晚上在巴黎要做的活动。一位是23岁正在沙加缅度州立大学唸大四的小安东尼・萨德勒(Anthony Sadler Junior),另一位是亚力克・司卡雷多斯 (Alek Skarlatos),22岁,他是俄勒冈州国民警卫队的成员,刚从阿富汗出任务回来休假中,第三位是史潘赛・史东(Spencer Stone),他是美国空军的成员。这个枪枝上膛的咔嚓声引起了这三位美国士兵的注意。司卡雷多斯转头跟史潘赛说: “我们走”(去制伏歹徒),史潘赛迅速站起来冲过去抓住歹徒的脖子,然后我夺下歹徒的手枪并把它丟掉。萨德勒说,史东必须在歹徒视线下跑过整节车箱的距离,我们当时并不知道歹徒的枪卡住或是还有什么武器,如果当时有人被射中那一定会是史东,我们只是幸运都没被杀。

当时车内的一名62岁英国籍男子正在用他的笔记电脑做工作,他说他听到一声枪响然后又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随后看见有人从车厢走道向前方跑过去,我站起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就看见歹徒拿着机关枪。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坐下来并躲起来,然后我听到一个像是美国人说: “我们过去把他拿下”,但另一个美国人说: “老哥,不要”。萨德勒说,他认为这是作为一个团队唯一能够制服恐怖份子的机会,也许恐怖份子可能不止一个。史潘赛勒住歹徒的脖子,然后在亚力克夺下歹徒枪枝的过程中,我抓住了他的右臂。此时有一个法国人,可能是火车司机,前来支援压住歹徒的左手。然后诺曼用他的领带绑住枪手。

法国火车上的持枪男子曾经去过叙利亚并且已知他是从事情报工作的。

诺曼说,亚力克巡视一下看火车上还有没有其他恐怖份子,此时我们看到有一个人受伤流血,而史潘赛也已经受伤,并且一根拇指几乎断掉,颈部也被划了好几刀,但他没有畏惧的一起制伏歹徒,因为他以前是一位军医。当时很难弄清楚状况,我当时所想到的是我已经面临死亡,所以只好豁出去跟歹徒拼了。

诺曼说,“我不知道歹徒为什么没有顺利开枪,我觉得他可能是枪枝卡住,我们很幸运,那时能做什么呢?要嘛坐着等死,或者是站起来被射死。我们已经看够了这类攻击,要知道他们一旦开火,会杀光所有人。这纯粹就是一个瞬间定生死的选择。诺曼补充说,他只是要回家与家人团聚。

这个攻击者,阿幽佈・碍儿-卡杂泥(Ayoub el-Khazani),是一个25岁的摩洛哥人,欧洲皆知其为情报人员,他求美国人把枪还给他,但萨德勒说,他们持续进行还击并将他定住使他无法再攻击人。

从列车内乘客用手机所拍摄的画面显示,歹徒被制伏在地面脸朝下并且呻吟著,但显然已不省人事,而史东赤膊的上身沾满血迹,列车管理员先过来急救在他旁边的受伤乘客。其他乘客则在寻找地上的手枪,火车司机透过广播系统要求列车乘务员与他联系。

萨德勒告诉记者说,在稍后周六时史东已被移往里尔的专科医院以治疗他的手和脖子。我们已经跟他通过电话,他做的很好,他觉得事情的发生真是难以置信。法国当局说,其他乘客的伤势没有生命危险。

同时受伤的还有一位法国演员锺修癸・安格雷(Jean-Hugues Anglade)。他为了要按下火车的紧急停止按钮,手指被玻璃割伤深及骨头。在他发给法国一家新闻杂志(Paris Match)的图文描述中,他说明自己所遭受到的磨难,并且批评火车职员拒绝打开钢门,甚至恐怖份子都已经被制伏了他们还不肯打开。安格雷坐在第11节车厢,他说他听到乘客用英语高喊: “他在开枪,他在开枪,他拿着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他当时身边还有他的两个孩子与他的伙伴。

他说,当时在他们身边还有另外约15个左右的乘客。突然列车乘务员们脸色苍白的,伏身顺着车厢通道跑向警卫室。他们用特殊钥匙打开警卫室,然后把自己在锁在里面。当时枪手在第12节车厢里离我们只有几十米,他似乎决定向我们走来。我当时想到的是我们死定了,他会把我们所有人都杀了。因为我们被卡死在火车上难以脱逃。

我把警报器的保护玻璃打破去拉警报线以使火车停止前进。玻璃割伤我的中指深及骨头,火车也慢了下来,但我们仍然被困在里面。

我们背对着墙大家挤成一团,我们大声喊叫警卫室的员工开门让我们进去,但是没有人应答,无线电通话机也没有声响。这种被放弃,沮丧与孤独是非常可怕而令人难以忍受的。对我们来说,这是不人道的。这几分钟就像几小时一样长。我用身体保护我的孩子,告诉他们一切都会平安的。我的手流了很多血,但幸好我们保持住冷静。

他补充说:“然后一个年轻人,安东尼・萨德勒,跑进我们这节车厢高喊枪手已经被休假中的美军士兵制伏了,大家可以放心了。他在寻找毯子和急救包为受重伤的两个人急救,他去敲警卫室的门,但仍然没人敢回应。

铁路工会发言人克里斯托福・萨哥罗告诉BFMTV电视台记者说,大力士列车工作人员为火车做了最好的安全保护,他还为他们的冷静表达敬贺之意。

法国首相曼纽尔•瓦尔说,大多数的感谢与祝贺是献给第12车厢里的英雄们,他说美国人特別勇敢,并且展示了他们在极为艰困情况下的勇气。法国首相补充说,我们对他们所表现出冷静与勇敢献上我们所有的感激,赞赏与钦佩,没有他们出手相救,我们可能面临著一个可怕的悲剧。

这三位勇士以及诺曼,已经由阿拉斯(Arras)市长授予勇敢勋章,火车停下来的城镇已恢复平静,枪手已由反恐官员带走。他目前被关押在位于巴黎附近,勒瓦卢瓦-佩雷地方,一个掌管专业恐怖份子的总部。

做为一个困惑的大四生,萨德勒和他的妻子玛丽亚,在加州面对电视台工作人员说,他所想说的只是很安慰,没有人被杀害。

萨德勒的父亲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坠落中的世界,里面充满善良与邪恶”,他说:“我不知道那里是能够庇护你孩子的安全地方”。他听说他的儿子去见了欧兰德总统。“而我现在还抱着我的头在伤脑筋呢。”

(责任编辑:翻译:郭慕法)

(文章来源:http://www.theguardian.com/)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